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输或者赢

弃胥如龙

三把叨 著

连载中免费

我的老婆是不不喜欢男人即使了,她但是个扶弟魔……一个穿着军靴的男人拎着包风尘仆仆地从机场里缓缓走了出来,他一米八的个子,剔着圆寸,英俊的脸庞上有着一双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睛,不经意间地咧嘴一笑透着坏意,完美地把帅痞这两个字诠释到了极致。。……

免费阅读

江午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怎么也不明白为何叶心就是不肯相信自己。

“叶心,你确定要和我离婚吗?”

“确定。”叶心绝情地说道:“你让我恶心。”

江午忽然笑了,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他是很爱叶心,但此刻他却被伤透了心,一个人走在江城的大街上,天空忽然下起了雨。

男人永远不会流泪,只是遇上了停不了的雨。

走着走着他忽然想清楚了什么,也许叶心回去后就能知道错怪了自己,但他也不会回去了,在那他受尽了屈辱,最后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得到。

不知不觉他竟然走到了萧和的楼下。

江午上了楼,敲开了萧和的门。

“江午?快进来吧,都淋湿了,赶紧去洗个热水澡吧,别感冒了。”

江午在卫生间冲了好久,洗完澡萧和已经帮他烘干了衣服。

他躺在沙发上一言不发,萧和就坐在他的身旁。

“你怎么了?有心事?”

“没什么,只是……好像有点不开心。”江午淡淡地说道:“别说我了,你最近怎么样?”

“正在找工作,不过……有点难。”萧和低着头。

江午想了想,说:“别气馁,也许好运很快就会来的。”

“嗯。”

江午闭上了眼,而萧和就很配合地哼起了那首夜半小夜曲……

叶心回到了家,她把江午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全部放到了门口,准备离婚的时候直接给江午和他划清界限。

赵雪晴见状不由得说:“女儿,你早就该这么做了,那个窝囊废有什么资格待在我们叶家?”

叶心没回话,脑海里不自觉地想起了江午的话,电脑上的东西?

她上了楼,却发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不见了。

“妈,我笔记本电脑呢?”

“啊?刚好像在看见继祖拿了,你问问他。”

叶心敲了敲叶继祖的房门,“继祖,我电脑是不是在你那?”

里面传来了叶继祖微喘的声音,“嗯,姐,我用一会,过会给你。”

“快一点,我要用。”叶心说。

没一会,叶继祖打开了房门,但叶心的电脑却打不开了。

“姐……这个……好像中毒了。”叶继祖尴尬地说道。

他刚才正在里面搜索着爱情动作片双手发泄着成年人的欲望,但却不想中了毒,整个电脑系统都瘫痪了。

叶心皱了皱眉,“算了。”

“不好意思啊姐,这样,我现在帮你拿去修理。”

“这么晚了,算了,明天再说吧。”

“没事,我正好要出去,你不是要用吗?”叶继祖说着就出了门。

……

次日,江午从睡梦中醒来,悄无声息地从萧和家走了,他想了想给忠叔打了电话。

十分钟后,八辆劳斯莱斯一字排开,声势浩大地把江午接回了江家,路上的行人看见这阵仗不由得纷纷吃惊。

“老天!”

“谁来了?”

“咱们江城又出龙了不成?”

郊区的庄园,江午第一次以江家二少爷的身份踏入了房内,屋子里两排的佣人纷纷低头,齐声说道:“少爷,欢迎回来。”

江雄虽然依旧一脸严肃,但不自觉上翘的嘴角还是暴露了心中的喜悦。

“去把我隔壁屋子收拾一下。”江雄吩咐道。

“我不住这里。”江午说。

“你不住这住哪?”

“时间还没到,你不是说给我一年的时间吗?”

“那你今天回来……”

“你让姐跟我说想我接触一点江家的生意,我是来跟你要权的,我知道江家有一个教育公司是吧?连锁幼儿园。”

“不错。”江雄答道,“我们万胜教育集团幼儿园是全国顶尖的幼儿园。”

“那好,我要做那个公司的总裁。”江午认真说道。

江雄皱眉,“那么多公司那么多行业,你为什么要挑这一个?”

“这你不用管,怎么?舍不得?”江午问道。

江雄笑了笑,“有什么舍不得?只要你回来,就算你把它弄倒闭了我也不在乎,不过你不傀是我们江家人,那么多公司你偏偏挑中教育这一块,有眼光,十几年前我就开始布局婴幼儿儿教育和老年养老院这块,启蒙教育和社会老年化问题将会是未来几十年的主题。”

江午其实并没有想那么多,他只想给自己找点事做。

“行了,阿忠,你把少爷任职的事情办一下,顺便把鲁大厨叫来,中午做几个好菜。”

“是老爷。”

“不用了忠叔,我不在这吃,走了。”

“你小子!”

江午直接转身离去,忠叔却追了出来,“小少爷,这是我帮你准备好的礼物。”

忠叔递上了一个精致的木盒,里面装着原本要送给叶心外公的礼物。

江午微微叹息,“忠叔,你替我先保管着,可能用不到了。”

一上午叶心都没有给江午打电话,江午有些疑惑,昨天不是说好了离婚吗?难道不离了?难道是叶心发现错怪了自己却不知道怎么向自己道歉?

怀着疑惑,江午主动给叶心打了电话,但没人接。

想了想他回了叶家,就算是要离婚,自己的东西还在那,得拿回来。

家里没有人,看着门口自己被打包好的东西江午无奈地叹了口气,看了看这熟悉的房子,算了,走就走吧。

门突然开了,叶继祖神色慌张,见到江午,他忽然颤抖着抓着江午的肩膀,“江……江……姐夫,你得去救姐姐啊!”

江午瞪大了眼睛,“你姐怎么了?!”

叶继祖吱吱唔唔地说:“我……我……我输了五百万,他们让家人送钱,不然就砍我的手,我……我就给姐打了电话…她为了救我……把自己压在那了……”

“你说什么?!该死的!你姐现在在哪?!”

江午按照叶继祖给的地址赶到了郊区的一个废旧工厂,叶心的红色马自达就停在里面,工厂深处的地下防空洞内,人声鼎沸,门口站着七八个喽啰恶狠狠地盯着江午。

“干什么的?”

“找人”

“找谁?”

“我老婆,叶心,被你们扣在这里的。”

“哦~”那几个喽啰互看了一眼笑了,“抬手。”

他们搜了江午的身,确定了没带武器后,一个喽啰领着他进了里面。

防空洞内摆着好几张赌桌,里面人头攒动,各色各样的赌徒杀红了眼。

“老大,他来赎那女人的。”

一个卷发留着小胡子的男人看向了江午,他打量着江午,冷笑了一下,领着江午走到了角落边的一张赌桌前。

叶心只穿着贴身内衣站在赌桌内,脚被镣铐固定着,她被逼在这当荷官替他弟弟还债。

见到江午,叶心嘴唇不自觉地颤抖,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没想到来救自己的竟然是他。

看见叶心流泪,江午不自觉地双拳紧握,虽然自己完全有信心能突围,但叶心被脚铐锁着,看来硬来是不行了。

“她弟弟把她输在这了,不多,五百万。”小胡子坏笑着说道。

江午咬了咬牙,“有没有POS机?”

“有,当然有,把POS机拿来!”

“等会!”

一个戴着口罩,头发遮住半张脸的男人突然走了出来,他仔细地打量着江午,眼神如刀,他冷笑了笑,说:“我们这有个规矩,想带走荷官可以,不过得和她赌一把,你赢了,钱留下,可以带走她,但是她要留下一只手,但如果你输了,你剁手,她不得赎身。”

说完,口罩男甩手就将一把匕首扎在了赌桌上。

那些小弟立刻把江午的脚也上了镣铐。

“开始吧。”

口罩男直接把一打扑克牌丢在了桌上,“简单点,一人抽一张,点数大的赢。”

江午和叶心互看了一眼,他对着叶心点了点头,“抽吧,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

叶心颤抖着抽了一张牌,翻开,梅花K。

全场一片哗然,这要抽中A才能赢啊,几率太小了。

江午做个了深呼吸,咬了咬牙,眼神如鹰一般扫视了一遍扑克,缓缓地伸手从当中抽出了一张牌,狠狠地翻过来拍在了桌上……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