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往事

腹黑娇妻要逆袭

花浅 著

连载中免费

前生单纯懦弱,被堂姐残杀导致死亡!复活被拍卖会的那一夜,误惹恐女症纪少。这一世,定要那些欠她的,害她的,变本加厉的还回去!“三百万买你,也没赠品吗?”俞意舒踮起脚尖,伴随着冰凉的液体滑落到肌肤的触感,俞意舒一下子惊醒过来。。……

免费阅读

余潇潇告诉俞意舒她想成为世界顶尖级别的服装设计师。

她为了从业设计呕心沥血,注了许多的心思到工作室内,还投入大量资金运转,积攒下来的钱被花的精光。

现在也在招揽来自各个地区的手艺人,想让工作室日渐逐步的成长,名声远扬。

她憧憬有朝一日能看到工作室飞黄腾达,这样一来她也就心满意足,能够安心了。

虽然目前还有许多不足,需要逐步改进和发展,但她相信很快就能发展起来。

“你为什么如此执着于服装?”俞意舒羡慕她能够奋不顾身的完成自己的理想,想做何事就放手大胆的去完成,自由的像空中摆翅飞翔的鸟,将整个世界一览无余,不会停滞不前。

“我外婆是做民族服装的,儿时受到家里的影响,所以对民族服装比较感兴趣,我也算是继承了她老人家的手艺。”余潇潇想起种种往事,她的脸上不自觉的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轻轻的抿着嘴,脸颊浮现出两个可爱精致的小酒窝。

“挺好的,不过,你会有对服装设计感到厌烦的时候吗?”俞意舒好奇她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民族服装很是落后,不少后人大篇幅的篡改服饰,已经失去了原有独特的民族个性。

他们虽然不断的创新,达到人的审美观。但历史悠久的传统却没有传延下去,常人在街上穿不出门。

“看多了就会厌烦,无论做什么事都逃不过这个定律,我也不例外。”余潇潇像是想到什么事情,她的神情忽然失落下来,语气幽幽,阐述着无奈的事实。

“那你一定要坚持下来啊,不然你的努力都白费了。”俞意舒对她做了个加油打气的手势,她真的很看好余潇潇的未来,前途充满了一片星光。

“外婆和我的观念不同,我更偏向现代风,想要做到最小幅的篡改民族传统,让人人都穿着上街,不受到异样的眼光。”余潇潇目光渐渐放远,她喃喃自语道,有那么一刻思绪缥缈,当年的场景犹如身临其境般。

她的外婆从小到大十分的疼爱她,但从剪裁布料直到能够自己亲自动手设计服饰,中间经历了太多了的千辛万苦。她的十指上皆被扎满了针眼,直到后来才逐渐愈合。

最终慢慢的与服装契合,不断有了灵感。

“外婆也就这一点信念和我相似,她也想把民族服装发扬光大。我外婆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人,尤其是穿着民族服装的时候,想不想看她的照片,都那个年代的物品了,我还留着呢,放在现在兴许是老古董了。”

余潇潇谈起这个话题时很是兴奋,她将照片珍藏保留的很,有随身携带着册夹的习惯。

照片的边缘泛黄,年轻气质温婉的女人身穿着民族服饰,她半依靠着红木椅,视线凝视着不远处,两手规规矩矩的摆放在膝盖上。

“真是个大美人!”

余潇潇似是想到了什么后沉默了一会儿,半响后艰难苦涩的开口,“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根本就看不到我的努力,得到了如今的成就又如何,我不知道剩下的信念是为了谁而活。”

“她肯定会为现在的你感到自豪。”俞意舒尽力的安慰着余潇潇,她顺势拍了拍她的肩膀。

“说实在话,我真的挺想念她的。”余潇潇语气中充满了浓浓的忧伤和失落,她不擅将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

“想吃些什么,我们边走边聊,顺便先吃点东西填饱肚子。”俞意舒环住她的肩膀,将骨骼娇小的她揽在怀里,企图赶走那些悲伤的氛围。

她轻柔的拍着余潇潇背部,盼想着给她带来些安全感,让她不再沉迷于往事,朝着前方看去,人死已不能复生,最起码余潇潇带着信念活下去的。

“不知道附近有没有甜点店,咱们去吃甜点吧,我可以给你推荐几样巨受欢迎的品种。”余潇潇立马将视线转移,她没心没肺的把之前的悲伤忘的一干二净,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没人知道她掩藏起来的伤心难过,她更不愿意把负面的情绪带给其他人。

“我来请客,不准拒绝,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当我的模特,这就算是谢礼了。”余潇潇完全不给她留拒绝的时间,率先抢过单子付了钱。

“接下来你有什么安排吗,要不要去工作室里面看眼。”二人吃完甜点后,余潇潇开口询问,她巴不得马上就把她拐到工作室里。

评委们的打分时间为半天左右,他们会从中抽取一位特等的选手,经过不断的讨论与筛选,然后淘汰掉部分人。

“要回去等通知结果。”俞意舒本来可以不去,她绝对过得了初赛,但是主办方的席位上有个特殊的人,纪言琛。

他身为主办方,一个小小的初赛都要参与其中,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除非图谋不轨。

“我等会儿就不陪你过去了,要回工作室那边一趟,时间比较着急,我们有事就电话里联系。”余潇潇可惜道,她原本以为能把人给带走,顺便让她见证自己的实力,提些建议。

俞意舒与她分开后,便重新抵达了初赛的场地,基本上大部分的人都散场走完了,只有少部分的人还在执着等待着结果的到来,估摸着还有一两个小时裁判才能够讨论出名堂来。

她低着头上了电梯,一时没有注意到电梯里还存在着另一个人,而且对方像门神似的站在角落里不吭声,让人很难注意到他的存在。

安逸的环境里,欢悦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宁静,俞意舒从口袋中取出手机,见是个陌生的号码,她正准备挂断,对方又马不停蹄的用语言来骚扰着她。

“要是敢挂断我的电话,我会让你后悔的。”

就光说这口气而言,俞意舒所认识的人里头没有一个人会以极端的口吻来逼迫威胁她,或是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苏魅。

俞意舒迟疑了片刻,她的手指在屏幕上一滑,才拿着电话接听起来,“你是?”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