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46章 揭穿

乘鸾

云芨 著

完本免费

上辈子,明微疲于奔命,终归没能变化命运,丧失了最最重要的的亲人。睁开眼睛眼,她意外发现自己回了八十年前。明微站在山下酒铺,遥望堆琼砌玉的邙山。。……

免费阅读

“错!”

“怎么?”

明微道:“死人不能保守秘密。”

杨公子:“……”

明微看着他的眼睛,说:“不管什么样的死人,我都能让它开口说话。”

杨公子脸上的笑慢慢收了起来,掐着她的那只手掌,在柔嫩的颈子上爬了爬,似乎蠢蠢欲动,想活动一下。

明微不得不连呼吸也放轻。

方才短短的交锋,她大概摸到了这位杨公子的性子。

那层浪荡公子的皮下,藏着一个狠戾的自我。他不喜欢别人说谎,越是耍手段,他就越不留情。

她现下功力低微,想安安全全从这里离开,只能打动他。

杨公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脸上再无笑意。

这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庞,此刻只有审视。

但明微觉得这是个好现象。

这说明,他脱下了那身皮。

“你到底是谁?”

不等明微回答,杨公子就道:“不用费心瞎编了,我早就命人打听过。明家七小姐原是个天生痴愚的傻儿,就在一个多月前,撞鬼受了惊吓,忽然就好了。明家的说法是,玄女娘娘感念明三夫人一片赤诚,将她走失的魂魄送了回来……”

说到这里,他笑了下:“故事编得挺圆,不过,我却是不信神仙的。”

明微默默把想好的说辞咽回去。

这么油盐不进的人,她已经很久没见过了。

话说回来,凭她以前的本事,也不需要编什么说辞。

做便做了,不服动手啊!

而现在,不服是真的能对她动手的……

杨公子抓起她的手腕,慢慢揉捏着她的手掌,一寸一寸,摸得很仔细。

不是男女间甜蜜暧昧的揉法,而是在确定某些东西。

“好生娇嫩的一只手,”他轻轻说道,“想来一直娇养,才会这般指如葱根。虎口的茧很薄,掌缘还有些红肿,指骨也没变形,看起来是刚开始习武……”

说到这里,他目光一厉:“可是,刚才你的应对手法,非常纯熟。仓促之下,光线不足,认穴却准得可怕。以箫对掌,找的也是最弱的关节。没有十年以上的功力,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所以,你不是明七小姐。”他凑近,在她耳边一字一字地说,“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冤魂?”

明微静了静,道:“看来我今天注定倒霉,不小心迷个路,竟然就泄了底。”

“错!”

“怎么?”

他道:“你吹箫的时候,就已经泄了底。”

“哦?”

“那只曲子,是百年前一位玄士所作,原名问天。因他扫荡人间,常以此曲度魂,所以,又得了个名,叫度魂曲。”

杨公子笑了一下:“这曲子几乎不在民间流传,知道的多半是玄门中人。你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会知道这首曲子?”

明微艰难地维持呼吸,回以同样的笑:“公子居然知道度魂曲,看来也不简单啊!”

扣着脖子的手掌一用力,引得她闷哼一声。

“你刚才若是乖乖回去,我暂时也没空理会。偏巧,你就迷路迷到这里来了……”

“公子是一开始就动了杀心吗?”明微很好奇,“既然知道我在这里,为何还要肆无忌惮地交谈?”

“不。”杨公子轻笑,“你藏得很好,我一开始并不知道。直到方才,我写信的时候,你的呼吸变重了一点点。很想知道我在写什么?”

明微恍然大悟:“所以你把信给烧了。”

“好啦!满足了你的好奇心,你是不是也该满足一下我啊?”他柔声问,“明姑娘,你是何身份,究竟为何而来?若是老老实实坦白的话,说不定,我能给你一条活路。”

明微心念电闪。

从方才的对话可知,这位杨公子深受圣上信重。

他还有这样的武功,这样的心机。

她因为自身还弱小,暂时不能跟明家翻脸。

但明家与他相比,那就不值一提了。

如果能够早日离开明家,明三夫人便不用再受那些苦。

只一瞬间,明微就做了决定。

“公子既然知道度魂曲,可知道作曲的那位玄士,是何方高人?”

杨公子目光微闪。

明微继续道:“他姓宁名钧,少年是位富贵公子。青年家道中落,流落江湖,意外习得玄术。中年小有声名,却因仇家追杀而丧妻丧女。为了报仇,整整二十年,他四处拜师,终成大家。报仇后,得高人点化,大彻大悟。晚年经历乱世,他四处云游,救了无数人,得了偌大的名声。最后,以身镇邪,挽救了玄门传承,化身清气在人间。”

“他一身玄术,博采众家之长,并且仁心仁德,力挽狂澜。天下玄士愿意以他为首,于是给了他一个独一无二的称号。”

明微注视着他的眼睛,轻轻说出两个字:“命师。”

杨公子看着她不说话。

“这就是第一代命师的故事。此后,命师代代相传,皆以天下为己任。大约传承了一百多年,那一代命师传人意外失踪。从此,命师之称,消失于世间。”

明微笑:“度魂曲虽然听过的人不多,但也有人能吹奏。可是,除了命师传人,没人能御使此曲,更不用说,以此曲驱策游魂。”

杨公子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明微静静回视。

“你要什么?”他终于问。

脖子上的力道,第一次松下来,明微内心跟着松了口气:“公子可知,我为何会出现在此?”

“明家送来的。”

他答得这么淡然,明微不免诧异。

杨公子嘲笑:“你不会以为,只有你们明家干这种事吧?”

“……”她真是高估这些士绅的操守!

“我想离开明家,和母亲去京城。”她说。

他就道:“你得证明自己有用。”

明微笑:“我不是说过了吗?什么样的死人,我都能让他开口说话。你们不是在找一个死人吗?术业有专攻,这种事,还是交给专业的比较好。”

杨公子瞟了她两眼:“你说是命师传人,我就信你?你自己也说了,命师传承已绝,谁知道你这个命师传人是真是假。”

“真也好,假也好,有本事不就行了吗?”

杨公子眯起眼睛思索,忽然动作一变,扣着她脖子的那只手抓住她的衣领,往下一撕。

“嗤啦——”裂帛声响起,露出大片雪肌。

他毫不犹豫,俯身下去,整张脸贴在她的颈子上。

明微愣了下,这种超过正常程度的肌肤相贴,让她非常不适,直觉想要挣脱。

这时,屋子被人推开了:“三公子,您……”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