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42章 生事

乘鸾

云芨 著

完本免费

上辈子,明微疲于奔命,终归没能变化命运,丧失了最最重要的的亲人。睁开眼睛眼,她意外发现自己回了八十年前。明微站在山下酒铺,遥望堆琼砌玉的邙山。。……

免费阅读

信园,是郡王府的别院。选址第一要点,便是安静地势佳。

本身风水自然是好的,可安静必然偏僻,偏僻易生阴地……

“雷护卫,怎么不叫你的人上场?”杨公子的声音,拉回了明微散漫的思绪。却听他道:“难道彩头太少了?”

明微一凛。

一个卖身的歌姬,不应该对财货表现得这么不屑一顾。

她不是想引起这些人的注意,而是想蒙混过去,最好泯然众人。

刚这样想罢,就听一位公子道:“咦,这半张脸长得真是好看。将蒙面摘下来瞧瞧?”

明微还没来得及想办法拒绝,雷鸿已道:“她这样装扮,自然是因为好看,摘下来就没趣了。”

杨公子闻言哈哈笑了起来:“雷护卫还是很懂的嘛!我看,以后多来几次,就知道乐趣了。”

雷鸿尴尬极了,不知该如何接话。

明微知道自己非出去不可了,便踏前几步,向雷鸿施礼:“大人,可否?”

雷鸿微叹,低声说道:“你若有意,那就去吧。”顿了顿,又说,“输了无妨,酒我替你罚。”

明微诧异,这位雷护卫,还真是个好人啊!

那边杨公子听到了,笑道:“雷护卫真是怜香惜玉,真喜欢她,不如本公子将她送给你?”

“不成……”雷鸿脱口拒绝。

“这是不喜欢了?”杨公子目光扫过明微,手指轻轻敲着下颔,状似沉思,“虽然风韵欠缺,但这半张脸确实美。既然雷护卫不要,那本公子就留下了。”

“公子!”雷鸿急了。

他不知明家为何将自家小姐送来,但若真被杨公子留下,前程就毁了!

谁知杨公子脸色一沉,这次竟不给他面子了:“雷护卫这是什么意思?送你你不要,又不让本公子留?难道连我留个女伎,蒋大人也要管吗?”

雷鸿冷静下来,抱拳道:“公子见谅,下官只是觉得,公子出门在外,不好多生事端。”

“哼!一个女伎而已,能生什么事端?”杨公子昂起下巴,露出贵公子的骄矜,“本公子还非要留了,你待如何?”

“公子……”雷鸿左右为难。

他不知明家的打算,既担心明微坏了名声,又怕自己多管闲事。

这时,明微粲然一笑,再次向雷鸿施礼,说道:“多谢大人相护,然我来此,伺候贵人乃是本分。不管公子要不要留,听命便是。”

雷鸿还当自己猜对了,不禁在心中一叹。

既然是明家刻意为之,他也不好多管了。

杨公子听了,轻轻击了击掌:“这话本公子爱听。既然你这么懂事,本公子也多怜惜怜惜你。不管斗技输还是赢,另外赏你。”

明微垂下头,故作娇羞:“谢公子垂怜。”

回过身,她错了错牙。

本想蒙混过去就算,这杨公子倒来生事。

好啊,既然不让走,当她不会闹吗?

明微退到一旁挑选乐器。

因她先前试手用的是琴,侍者便要抬琴上来。

明微伸手一阻,从中挑了一只洞箫。

摸着熟悉的吹孔,她有些感慨。

早年习艺时,师父叫她挑选武器,她选了箫。

师父便亲自用雷击木制了一管箫给她。

那箫从没离过她的身。

直到她踏入邙山。

明微将箫仔细擦了一遍,试了试音,对侍者道:“就这个。”

她回到场中,与斗技的舞姬见礼,各自说了句请指教,便一个吹奏,一个踏舞。

记忆遗留的本能何其强大,吹孔一凑到唇边,自然而然有乐声流淌而出。

熟悉的乐声中,明微仿佛回到了从前。

她手中那管箫,度过无数魂,也镇过无数邪。

箫声过处,妖鬼听命,邪异臣服。

……

素节来来回回地踱步,一颗心七上八下,时不时伸长脖子往里头瞧。

和她一处的侍婢,被晃得眼晕,忍不住出声:“这位姐姐,坐下等吧!”

素节意识到自己打扰别人了,连忙致歉:“对不住。”

也是等得无聊,这侍婢与她搭话:“姐姐为何如此焦灼?杨公子极大方,这是好差事呢!”

素节僵硬地笑了笑,找了个理由:“我家小姐第一次出来……”

“原来是这样。”侍婢好心传授经验,“姐姐别急,没这么快的。杨公子爱玩,要到四更才会散呢!他也不折腾人,就是玩玩游戏什么的,了不起被占些便宜。干咱们这一行,也是难免的……”

素节心道,她担心的就是小姐被占便宜啊!

丝竹声远远传来,听不真切,也不知道小姐现在做什么……

“这箫声真好听。”侍婢说,“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就觉得心情宁静。”

素节听她这么说,便留心了一下,不想竟入了迷。

箫声清幽沉静,仿佛带着她进入另一个世界,那里有松涛过耳,潮声起伏……

素节出了一会儿神,还是担忧明微的情绪占了上风,又想伸脖往里头看,不想一抬头……

“啊!”

那个侍婢吓了一跳:“怎么了?”

素节盯着她的肩膀,暗忖,是错觉吗?刚才好像看到有个人,趴在她的肩上……

还没想出个究竟,耳边又是“啊”的一声,扭头一看,却是另一个侍婢。

她一脸惊惧,指着帷幕,声音发抖:“有、有影子!”

众侍婢顺她所指看去,有人一脸茫然,什么也没看到,也有人尖叫出声,一把抱住旁边的人。

“我、我也看到了!是什么东西?”

另一个侍婢脸色都吓白了,“没有脚!鬼,鬼啊!”

尖叫声此起彼伏,引来了信园的管事。

冷着一张脸的管事进来,大声喝道:“叫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大呼小叫……”

后半句话没说出来,几个丫头同时叫出声来。

管事被她们一吓,更气了:“再这样就滚出去!”

“不是啊!”一个胆大的侍婢哭丧着脸,哆哆嗦嗦指着他身后,“您后面有、有东西……”

“啊啊啊!”他再呵斥都不管用了,侍婢们挤成一团,躲得远远的。

管事被她们叫得后背一凉,心里打鼓,忍不住慢慢回头。

“啊!”这次是他自己叫出来了。

一个苍白的影子,就贴在他身后。见他回过头来,歪了歪青灰的脑袋。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