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41章 赠花

乘鸾

云芨 著

完本免费

上辈子,明微疲于奔命,终归没能变化命运,丧失了最最重要的的亲人。睁开眼睛眼,她意外发现自己回了八十年前。明微站在山下酒铺,遥望堆琼砌玉的邙山。。……

免费阅读

雷鸿无话。

杨公子肯为他退一步,已是天大的面子,他总不能要求人家放了这些女子吧?

就像之前说的,这些女伎的存在,就是为了取乐。这回放了,下回呢?这于她们而言,亦是生计。

雷鸿拱了拱手:“多谢公子。”

杨公子懒懒道:“今日允了你,日后可要记得这份情才好。”

雷鸿恭声应是,重新落座。

于是游戏继续。

姜湛已站在明微面前,皱眉:“戴着幂篱倒也有趣,不过,碍着本世子挑人了。摘下来!”

明微顿了一息,慢慢抬起手。

郡王世子这么说,这幂篱她是非摘不可。

但若摘下来,她的眉眼就遮不住了。

明三夫人这身衣饰,以浅色为主色,重在清冷飘逸。又以轻纱蒙面,若隐若现。一则遮掩她的身份,二则半遮面之下,越发凸显出眉眼精致。

以明家的家底,养几个貌美姬妾还不容易,这般作践明三夫人,自是因为她的美貌有别于他人。

明微实在没把握,露了眉眼,不叫人留意到。

心念电闪,她的手已经搭在了幂篱上。

一瞬间,她有了主意。

眼前美人摘下幂篱,露出蒙了轻纱的脸庞。

姜湛先是一怔,只觉得这双眉眼精致极了,叫人想一看究竟。

等他凝神再看,大失所望,很快移开了视线,去看下一个美人了。

明微轻纱下的嘴角轻轻一提,笑容一闪而逝。

其实这法子,说穿了很简单。

江湖上流传的易容术,除了改变五官面相外,还要有相应的功夫。需得调动脸上的肌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一样的五官,可以表现出完全不同的感观。

这就是精、气、神。

明微摘下幂篱的一瞬间,让自己眉尾下垂,双目收神。

姜湛猛然一看甚美,再看便觉得她眼大无神,秀眉含苦。

美人在骨不在皮,眉眼固然漂亮精致,瞧着苦巴巴的,就没什么意思了。

姜湛很快挑中一个,轻佻地将绢花插在美人半露的胸前,畅快地笑道:“来来来,跟本世子走吧!”

那位女伎低身一礼,颇有几分得意,满脸堆笑地随姜湛归座了。

明微过了这一关,正松了口气,视线一抬,却见那位杨公子倚在座中,手里把玩着那朵芙蓉绢花,笑吟吟地看着这边,目光意味深长。

她一怔,疑心他看的是自己。再定睛,他已经收回目光,仍旧神思散漫。

是错觉吗?

即便与这杨公子在茶寮曾有一面相会,但那时隔得远,现在又蒙了面,他应该认不出来才对。

又听杨公子说道:“雷护卫,世子已经选了,你也去选一个吧!”

“这……”雷鸿又纠结。

杨公子一声轻笑:“放心,这回是斗技,不是叫你取乐。”

雷鸿先前已经推了一回,这回再推,未免太不给面子,犹豫片刻,抬手一指:“就她吧!”

他只是随手,站在他所指之处的几名女子,一时拿不准指的是不是自己。

这一迟疑,便有人站了出去。

站出去的人是明微。

她见雷鸿随意乱指,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听杨公子刚才的意思,选中了,就要听命于人。在场这些公子哥,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当然还是雷鸿最可靠。

她站的方位,其实稍稍偏离了雷鸿所指的方向。可他这样乱指,本来就不在乎是谁。

她毫不犹豫站出去,别人理所当然就以为是她了。

明微慢步走到雷鸿面前,低身一拜,压着声音:“谢大人赠花。”

雷鸿很是局促,将手中那朵杜鹃递过去。

明微抬手去接。

两人相隔咫尺,一个坐,一个拜,眉目恰恰相对。

蒙着轻纱的脸庞撞进眼帘,雷鸿一怔。

瞬间,便有同样一双眉眼从脑海里闪现出来。

“哈哈哈,轮到我了!”这声音打断了雷鸿的浮思,连忙重新将绢花递过去。

想了想,他有点不安,望向首位的杨公子。却见他以手支颐,目光一扫而过,嘴边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不知道认出来没有。

明微收了花,便在雷鸿身后站定,不知道短短的时间里,这位雷护卫心里转过多少念头。

一时觉得,她那样的身份,不该出现在这里,怕是自己认错了。

转念又想,那天自己离得最近,那样的惊鸿一瞥,这辈子都没遇到过几回,印象深刻到难以磨灭,怎么会认错?

倘若真是她,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是明家刻意送人来吗?

雷鸿克制着自己转头看的冲动,努力端坐。可总觉得脑后有一双眼睛盯着,如芒在背。

明微瞥了眼这位雷护卫,纳闷:他屁股抹油了吗?扭来扭去做甚?

待这些公子哥都挑好了人,杨公子将手中芙蓉花一抛,恰恰落在最后一个女伎怀里。

那女伎被挑剩,正在沮丧,忽然接到这朵花,一怔之下,便是大喜。

当即袅袅娜娜,上前拜谢:“谢公子赐花。”

杨公子浑不在意,挥手让她站到一旁,说道:“人挑好了,那就开始吧。”

姜湛左拥右抱,好不快活,闻言问道:“表哥,要怎么开始?击鼓传花吗?”

杨公子道:“那有什么意思?斗技,要自己有胜负心才好玩。”

他随手捡起桌上一只小巧的金盏,掷于案前:“谁胜了,本公子就赏她。”

这金盏由纯金制成,上嵌宝石,华丽异常,价值不菲。

众女子眼睛都亮了。

她们入这行当为的什么?不就是财物吗?

“哈哈哈,表哥好大方!”姜湛大笑道,“既然如此,我也添个彩头。”

他摸了块扇坠,抛过去:“本世子一并赏了。”

姜湛如此,其他公子哥岂能不凑趣?

转眼,案前多了一小堆金玉佩饰。

重赏之下,有人站出来了。

“诸位公子,妾愿意一试。”此女大大方方,扬声说道。

选中她的那位公子鼓掌叫好:“你若赢了,本公子就替你赎身!”

其他人跟着起哄:“谁来应战?本公子也给赎身!”

很快,另一名女伎也站出来了。

她们一个取了乐器,一个摆好姿势,开始斗歌舞。

明微心不在焉,目光投向外间沉沉的夜色。

说起来,她来的路上发现,信园正好临着一块阴地,这大半夜的,想是有不少游魂……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