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40章 刚正

乘鸾

云芨 著

完本免费

上辈子,明微疲于奔命,终归没能变化命运,丧失了最最重要的的亲人。睁开眼睛眼,她意外发现自己回了八十年前。明微站在山下酒铺,遥望堆琼砌玉的邙山。。……

免费阅读

“不喜这些。”杨公子轻轻叩击手中玉杯,慢声重复这四个字。

微沉的嗓音,有一种介于男人与少年之间的意气风流,每个音调从口中吐出,好似玉珠滚落。

他还是用那种懒散的语调说道:“男人不喜欢女人,通常只有两种解释。其一,他不行,其二,他喜欢男人。雷护卫,你是哪种啊?”

雷鸿神情尴尬:“下官不是,下官只是不喜欢这样……”

杨公子补完后面的话:“不喜欢这样的女子?”

雷鸿垂着头,当做默认。

杨公子又笑:“那你说你喜欢什么样的?你要不说,就是糊弄本公子。”

“下官……”他吭哧吭哧说不上话来。

“哈哈哈哈!”这模样,坐在雷鸿对面的公子看笑了,“表哥,你就别逗他了,这就是个老实人!”

得他解围,雷鸿松了口气,拱手:“多谢世子。”

明微看过去。这位年纪比杨公子略小一些,面上还带着少年人的青嫩,但那浪荡公子的气质,已经十分纯熟了。

东宁能被称为世子的,只有一人,便是祈东郡王的世子姜湛。

杨公子一笑:“既然表弟为你说话,我就不为难了。”

雷鸿站起来:“多谢公子。下官公务在身,这就……”

“诶!”杨公子抬手,波光流转的双目看向他,又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我说不为难你,可没说你能走了。”

雷鸿一怔:“公子……”

“女人么,本公子不强迫你。”杨公子慢吞吞地说,“可这宴都已经开了,你就这么走,也太不给面子了。雷护卫这么不给面子,是蒋大人对本公子不满吗?”

“当然不是。”雷鸿马上道,“大人一向尊重公子,以礼相待。”

“那就坐下。”

雷鸿无可奈何,只得重新落座。

“美人们既然来了,那就开始吧。”

杨公子拍了拍手,马上就有数名侍女,捧着锦盒进来,跪到诸位公子面前。

他率先伸手入盒,取出来的,却是一朵几可乱真的绢花。

就听他慢声说道:“今天玩点不一样的。我们每人手里都有一朵绢花,自己在这些美人里挑一个送了。谁得了花,谁就是你的人,接下来的游戏就代表你。”

郡王世子姜湛搂着身旁的女子调笑:“代表我们做什么?斗酒吗?”

杨公子撑着下巴,以无所谓的口气说:“想斗酒也行啊!不过,美人能歌善舞,斗歌舞岂不是更好玩?若是斗输了……”他顿了下,“就脱一件衣裳。谁先脱光,谁就算输,输的人任罚。”

姜湛抚掌大笑起来:“妙!真是妙!表哥这玩法,真是新鲜又有趣。”

其他公子哥也哄笑起来:“这个好玩!来来来,谁先选?”

“不如三公子先选?”

杨公子把玩着手中的芙蓉花:“我无妨,选谁都一样。”

姜湛兴致勃勃,推开身边女子站起:“那我先来!”

他走到这些美人面前,一个个看过去。

女伎们隐隐不安。

大庭广众之下脱衣,未免羞耻。可是,她们能怎么样呢?贵人们爱这么玩,那就只能跟着玩。卖身的人,哪有那么多讲究?

明微却勃然大怒。

并不是生这些浪荡公子的气。她早年随师父浪迹江湖,也曾是王侯座上客,那时礼崩乐坏,玩得比这还要过分。见得多了,她对这些人只有鄙薄。

她怒的是明家。

这样的场合,居然送明三夫人过来。

倘若没有换人,她岂不是也要这样,让人随意玩弄?

她一个贵家夫人、名门之后,年纪都能当这些少年人的母亲了,竟要受此羞辱!

“且慢!”一个声音,打断了暧昧的氛围。

明微抬目看去,却是雷鸿。

他脸色涨红,带着三分尴尬,三分不安,剩余的便是压抑的怒气。

“公子。”众人瞩目下,他努力平静语气,起身向杨公子进言,“她们是来献艺的,不如就好好欣赏歌舞吧?众目睽睽之下,脱衣舞乐,实在……有伤风化。”

他这话一说出来,堂中便是一静。

片刻后,这些公子“哄”地笑了起来。

有人说:“都说蒋大人刚直不阿,果然如此啊!身边的护卫都这么正直。”

“什么正直?何必说得这么迂回,就是老古板嘛!”

姜湛跟着大笑:“表哥,叫你留他下来,扫兴了吧?”

杨公子不气也不笑,仍然半倚着靠垫,抬了抬眼皮:“雷护卫。”

任这些公子调笑,雷鸿绷紧面皮:“下官在。”

“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叫什么吗?”

雷鸿硬梆梆地:“不知。”

就听他慢吞吞说道:“这叫无用功。”

雷鸿正要开口反驳,被他抬手阻止了:“你以为你在打抱不平?好,就算这次本公子听你的劝,下回呢?女伎之流,本就供人玩乐,你又没法抹杀它的存在,所做不过无用功。”

“但是……”

杨公子又道:“何况,她们若是表现得好,极有可能被看中,那样就脱离了千人枕万人尝的处境。你这么做,何尝不是在坏她们的前程。”

“就是!”一位公子叫道,“本公子就挺满意那一个,如果她服侍得好,带回去也未尝不可。”

杨公子晃着杯中美酒,露出一丝笑意:“雷护卫,你当你在扫荡人间不平,可知这世间污浊本是常态?你扫得一屋,也扫不了天下。”

他这么说,雷鸿反而站得更直了:“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公子,大人常说,他不可能平尽天下冤屈,但至少能还眼前之人公正。您不做,这些女伎就少一回欺凌,不做的人多了,清平世界就来了,怎么会是无用功?”

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这些浪荡公子,大多不学无术,如何反驳得来?便都哑口无言。

杨公子顿了一下,忽然大笑起来。

旁人不知他的态度,只得跟着陪笑。

杨公子笑罢,挥了挥手:“好,看在雷护卫的面子上,本公子今天就不欺凌她们了。游戏嘛,照旧,要是输了,不想脱衣也行,饮酒吧!雷护卫,这样你满意了吗?”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