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35章 夜话

乘鸾

云芨 著

完本免费

上辈子,明微疲于奔命,终归没能变化命运,丧失了最最重要的的亲人。睁开眼睛眼,她意外发现自己回了八十年前。明微站在山下酒铺,遥望堆琼砌玉的邙山。。……

免费阅读

闹成这样,居然也没人来看情况。

这种事,到底持续了多久?余芳园里那么多仆妇,偏偏这里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明微露出一丝冷笑。

她原以为,有人设局害明三夫人,就已经够险恶的了。没想到,真正险恶的在这里。

“冰心,你能自己起来吗?”

冰心捂着滴血的脑袋,慢慢爬起来:“小、小姐……”

她被吓懵了。

“你去喊童嬷嬷,让素节到老夫人那里……”

“不行!”明三夫人打断她的话,“不能让老夫人知道!”

明微回身:“娘?”

明三夫人抖着嘴唇:“这种丑事,让你伯祖母知道,对你不好。”

明微只得道:“那总要人处理吧?”

她倒是不介意把六老爷弄死,可那样的话,后续会有很多麻烦,对明三夫人也不好。

深宅大院真是麻烦,倘若是前世的她,这种人渣,弄死拉倒。

“告诉嬷嬷,找你二伯。”明三夫人低声,“她知道怎么做。”

明微点点头,将帕子递给冰心:“你回去就这么跟嬷嬷说,自己的伤也赶紧处理一下。”

“是。”冰心用帕子捂着伤处,顶着夜色,急步去报讯。

明三夫人看着地上哀嚎的六老爷,又是解恨,又是惧怕。

“你有没有事?刚才怎么那样胆大!叫你走也不走。”

回过神来的明三夫人,打了女儿一下,又垂泪:“你哪里知道男人力气多大?他抓着你你怎么跑得掉?万一……”

明三夫人不敢再想下去。

明微笑笑。虽然武功还没练回来,但在一个没学过武的男人手里逃脱,不是什么难事。

再说,刚才那情形,总不能扔下她们不管吧?

只是没想到会让明三夫人受惊至此。细究起来,其中的隐情叫人心惊。

想到这里,她轻柔地抱住明三夫人。

这些年,她到底受了多少罪?

童嬷嬷带着素节匆匆赶来,看到地上捂着小腹的六老爷,惊得神魂俱散:“夫人!这、这……”

“嬷嬷!”明三夫人垂泪。

童嬷嬷迅速冷静下来:“素节,你马上去东边马婆子那里送信,叫二老爷立刻来。”

“是。”素节吓得面色苍白,强自镇定下来,摸黑跑了出去。

童嬷嬷又问:“六老爷伤了哪里?有没有性命之危?”

“死不了。”明微松开手,往六老爷走去。

明三夫人马上拉住她:“别过去!”

明微安慰她:“他被我刺中要害,现在疼得爬不起来,没有力气来抓我了。”

“可是……”

明微就叹了口气:“二伯也是知情人,对不对?”

明三夫人避开她的目光。

明微心中透亮。

恐怕,不止是知情人。

她试探了一句:“六叔伤得这么重,二伯会不会认为我殴打尊长?”

童嬷嬷却说:“小姐,二老爷不会这么做的。”

“为何?”

童嬷嬷并不解释,只道:“总之,这个不用担心。”

明微却更担心了。童嬷嬷的态度,说明了一件事。

二老爷与明三夫人纠葛甚深。

那么,她更加不能打草惊蛇!

她深吸一口气:“你们听我说……”

……

夜色深沉。

明府东边一座偏僻的小院里。

一灯如豆,将屋中对坐的两人,拖出长长的影子。

二老爷看着对面的人,不急不徐泡着茶。

烫杯、置茶、洗茶、注水……

茶叶在杯中翻滚,慢慢舒展开柔韧的身姿,仿若一场舞蹈。

而做这件事的人,自始至终神情专注。

二老爷感慨:“还是你耐心好。”

对面淡淡道:“耐心不好,这日子怎么过得下去?”

“也是。”

点茶完毕,二老爷托起茶杯闻香,慢饮细品。

对面那人却不喝,等他品完了,一边续茶,一边问:“黎家的官司,就这么不了了之?”

二老爷不以为意:“不然还能怎么样?男女私会之事,叫巡按御史来断,本来就可笑!”

对面却蹙眉不语。

二老爷见此,关切地问:“怎么,有问题?”

“这位杨公子,到底在想什么?好好的沾上黎家姑娘,他不嫌多生事端?”

二老爷就笑:“对他来说,还真是再正常不过。在京中,他就出了名的来者不拒。长了那样一张脸,招姑娘家喜欢,谁来亲近,他都不拒绝,只是也从来不负责。”

“京中是京中,他这回是奉了圣命出京的。”对方轻轻叩着紫砂壶,“皇城司提点,圣上再宠爱裴贵妃,也不会把这个职位随便给人。说他是个草包,我决计不信。”

二老爷不免怀疑:“你是不是想多了?看看他先前做的事,荒唐成什么样了?”

“呵呵,你别忘了,他是谁带大的。明成长公主和博陵侯带大的孩子,品性会是这样?”

“这……”二老爷想了想,“那也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样,或许就是为了辅助蒋文峰来的。”

对面却摇头:“若是辅理,为何一来就摆出与蒋文峰不合的态度?这是障眼法。他们二人来东宁,明着是蒋文峰巡察各府,暗地里恐怕他所奉的圣命才是主因。”

“那也不一定是你猜的那个原因。”

“多做准备没有坏处。”他道,“我们已经输过一次,再也输不起了。”

这句话让二老爷动容:“那,我明日就去见郡王?”

“不成!”他却断然拒绝。

“为什么?”二老爷不懂,“我们不该抢占先机吗?”

“你怎知郡王那边没人想到?上赶着就太殷勤了。我们对郡王来说,没有那么大分量。”

二老爷叹气:“只怪当年那步棋走错了,现在步步艰难。”

“错就错了,再提没什么意义,抓住现在的机会才重要。”对面终于端起茶来,“改天换日,从龙之功,若是来得容易,怎见珍贵?”

二老爷慢慢点头:“你说的对。”

这口茶终于饮了下去。

“对了……”二老爷刚要说话,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谁?”二老爷警觉。

响起的是一把苍老的声音:“老爷,素节姑娘来找您,说出大事了,请您马上去余芳园一趟。”

二老爷立刻向对面看过去。

“去吧,”他挥挥手,神情如常,“不是要事,她不会使人传话。”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