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28章 送食

乘鸾

云芨 著

完本免费

上辈子,明微疲于奔命,终归没能变化命运,丧失了最最重要的的亲人。睁开眼睛眼,她意外发现自己回了八十年前。明微站在山下酒铺,遥望堆琼砌玉的邙山。。……

免费阅读

“七姐!”明湘瞪大眼。

“嘘!”明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转头吩咐,“多福,你到外面守着,要是有人来了,记得通风报信。”

“是。”多福搁下食盒,转身出去了。

两小只的注意力都在食盒上,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明微一边打开食盒,一边问:“刚才谁说,给个大肉包子就喊爹的?”

明湘吐吐舌头,脸皮厚如城墙:“我敢叫,七姐你敢应吗?”

食盒第一层,搁着一张白瓷碟,白胖可爱的包子围了一圈,冒着细细的白烟,香气勾鼻。

“算你厉害!”明微把包子拍她手上,“吃吧。”

热腾腾的肉包子,瞬间激活了两个人的食欲,明湘和明皓捧起来就往嘴里塞,活像饿了三天的小乞儿。

充满谷物甜香的面皮,发得刚刚好,一咬一口油的肉馅,咸香适口……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包子!

明微看着他们狼吞虎咽,打开第二层,对明湘道:“你要的羊乳,加杏仁煮过,还调了蜂蜜的。”

小巧的碗内,奶白色的羊乳散发着蜂蜜的甜腻香味。

明湘小小地欢呼一声,迫不及待地端过来。

唔,好满足……

明微又打开第三层,将肉干、蜜枣、米糕等分给他们:“塞到袖子里,饿了就吃一点,小心不要让人发现。”

“嗯嗯。”这种事,明湘很老练了。

倒是明皓挺不好意思的:“七姐,谢谢你。”

“这件事我也有份,总不能光让你们担责任。”明微剥了颗松子糖放嘴里,“你们以前常受罚?”

“主要是八姐啦!”明皓先告状,“每次都说她负责,最后还不是连我一起罚!”

“那你还每次都听她骗。”

明皓:“……”

“七姐,别听他的。”明湘一边啃肉干一边说,“其实他也想溜出去玩,我只是给他一个理由而已。”

“那还要谢谢你了!”明皓嘲讽。

“你知道就好!”明湘大言不惭。

明微莞尔,他们姐弟,让她不由想起了上一世。

她十岁那年,时局已经很乱了。

师父在战乱后捡到一个小孩,见他孤苦无依,又颇有天分,就收为弟子。

这就是小师弟。

她虽然生在乱世,却有师父从小照顾,除了练功,并没有吃多少苦,难免有些孩子气。

有时候偷懒,就找小师弟当借口。

小师弟总是老老实实替她背锅,虽然每回都会被师父看穿。

后来,小师弟死了。

和师父一起死在贼人围攻之下。

想到那一幕,明微眼睛发红。

不急,她告诉自己,不要着急。

现在她回到了七十年前,一切都还没发生。她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扭转天下运势,改变历史走向。

师父不会死,小师弟也不会死。

她会将这一切,消灭于萌芽。

“我们不该带七姐出去的。”明皓说,“那个杨公子,问了七姐的身份,还不知道想怎么样呢!”

提到这个,明湘也很沮丧:“都怪我……”

明微倒是无所谓:“他能怎么样?就算要抢,我也不是他想抢就能抢的。”

她祖辈为官,父亲生前为官,家中叔伯也在做官。

正经的官家女,不是随便能动的。

“他要直接抢,我们倒不怕。”明皓道,“怕就怕他使阴招,到时候连累七姐坏了名声。”

“是啊!七姐你不知道,那些阴私手段才防不胜防。”明湘垂头丧气,“大姐的例子在前面呢!”

“大姐?”明微记得,大小姐是二老爷的长女,出嫁多年。

明湘觑了明皓一眼:“不知道六弟还记不记得,这已经是六七年前的事了,我们那会儿还小,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还是我娘,后来为了警告我,才说的。”

明皓迷糊地看着她:“六七年前?发生了什么?我就记得……姐姐在出阁前病了一场,好了就出嫁了。”

“其实大姐不是病了。”明湘低头把玩着手指,“她是……被人轻薄了。”

“什么?”明皓大惊失色。

这是他亲姐姐,虽然出嫁后多年不见,但幼时天天跟他在一块的。

“怎么会被人轻薄了?”明微觉得奇怪,“家里不可能,去外面肯定带着人吧?”

“具体我娘没说,只说大姐去别家玩耍时,中了圈套,被人占了便宜。为了瞒下这个事,大姐回来就称病,然后相了一户人家,远嫁了。”

明皓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口中喃喃:“难怪……”

难怪姐姐嫁得那么远,难怪她从来不回家省亲。难怪娘从来不提姐姐,难怪他有一次听过爹娘为姐姐的事吵架!

说起来,他记得幼时爹娘感情没这么差,莫非就是因为姐姐的事……

明微发现他脸色不对:“六弟?”

明皓狠狠抹了把脸,压低的声音带着杀气:“是谁干的?”

“我娘不说。”明湘安慰,“六弟,你别急。事情都过去好几年了,家里能报仇肯定已经报仇了。”

好半天,明皓才压下情绪:“嗯。”

“七姐,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别人怀有恶意,总能找到机会下手。”一向胡闹的明湘,一脸郑重地告诫。

明微心里暖暖的,柔声应下:“好,我记住了。”

眼看快要落锁了,明微起身:“时候不早,我先回去了。”

“天黑,七姐走慢些。”

“放心。”

明微带上空食盒,出去和多福会合。

……

流景堂内,寂然无声。

明三夫人静静抄着经。

自从明微病好,她将抄经时间改到下午,晚上很少到这里来了。

不多时,门被推开,二老爷走了进来。

“你倒是心诚,小七病都好了,还天天抄。”

明三夫人不言不语,直到抄完最后一节,搁笔收纸,才转过身来。

她语气带着嘲弄:“你忽然传信说有要事,到底什么了不得的事,在你眼中算得上要事?”

二老爷慢慢呷了口茶,才道:“小七的事,算不算要事?”

明三夫人一怔,随即脸上浮起怒色:“我跟你说过,不要动小七!如果你敢动小七,我们就鱼死网破!”

二老爷轻轻一笑:“看你,急什么?小七是你女儿,也是我侄女,难道我不为她想?就是为她好,才来找你。”

听得中间那句,明三夫人嘲讽之色更浓,冷冷道:“说吧!到底什么事?”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