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16章 不是

乘鸾

云芨 著

完本免费

上辈子,明微疲于奔命,终归没能变化命运,丧失了最最重要的的亲人。睁开眼睛眼,她意外发现自己回了八十年前。明微站在山下酒铺,遥望堆琼砌玉的邙山。。……

免费阅读

小厅里,死一般的寂静。

明晟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觉得气氛不对,不好开口。

只有明微,没事人一样,自己给自己倒茶,慢吞吞地喝着。

直到喝完,她搁下茶杯:“四叔,现在您还要说,自己不信鬼神吗?”

明四老爷的表情晦暗不明。

许久,他回身:“晟儿,你出去。”

明晟迟疑着没动。

四老爷没好气:“怎么,你还担心我打她不成?”

明晟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自己这个爹,指着人鼻子骂得狗血淋头那是有的,打人好像没有过。就刚才这情形,骂人的话小七未必会输……不过,万一气狠了呢?还是在外面守着比较安全。

于是他欣然站起:“孩儿就在外面,爹您有事就喊一声。”

四老爷:“……”

这儿子到底是他生的还是老三生的?

屋里只剩两人。

明微含笑:“四叔,请坐。”

四老爷哼了声,回去坐下。

明微重新给他倒茶:“侄女病了多年,这几天才清醒过来,许多事还稀里糊涂的,刚才若有冒犯,还望四叔不要见怪。”

四老爷嘴角抽了抽。

来之前,他没把明微当回事,以为她是小孩胡闹,这才落了下风。现下见她行事条理分明,脑子已经冷静下来,心知这个傻了十五年的侄女,已经不能当成孩子对待了。

“知道自己没规矩就好。”他说,“你先前病着,年纪又小,不清楚家中事,也是情有可原。这般与长辈语言争锋,不止传出去让人笑话,也坏了家中的规矩。”

明微点点头,很受教的样子:“四叔教训得是。侄女自幼没有父亲教导,您与父亲原是一样的,这份情我与母亲都会牢记。”

她这么说,四老爷倒有些不自在起来,轻咳一声,与她解释:“不知道你母亲有没有跟你说过家规,明家禁言玄道巫蛊,这是祖训,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明面上都要做到。”

明微含笑低头:“是。”

“至于园子里那只……”他顿了一下,“你二伯已经写信去京城了,你就不要胡闹了。”

明微笑着摇头。

四老爷不禁皱眉:“我已经与你说明缘由,你还不听?”

明微道:“四叔误会了,侄女并不是不听,而是想说,我并没有胡闹。”

四老爷面色一沉:“你还要推墙?”

明微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掂起那包朱砂,看似随意地问:“四叔,朱砂灼魂,这阵法是谁教您的?”

“是……”明四老爷一顿,警惕地看向她。

明微并没有等他回答,继续说道:“这阵法过于粗陋,若是凶物没那么凶,倒是合用,可凶物太凶了,反而会激怒它。这么一来,适得其反。四叔,您这灼魂阵一摆,这只凶物恐怕会提前破困而出。”

这些话,可不像不懂的人说的。

四老爷终于正眼看这个侄女,对她说的话,也信了几分。

也许真是玄女娘娘显灵,送她回来的?不然,怎么说得出灼魂阵的名字?

心中思度良久,四老爷终于开口问:“那你想怎么做?”

明微漫不经心:“我现下刚刚回魂,肉身没有法力,收不了它。不过,困住它还是不难的,您放心。”

放心?能放心才有鬼!

又听明微继续道:“说起来,这只凶物怪得很,身上似乎有什么……”

四老爷正竖着耳朵听,见她不讲了,便问:“有什么?”

明微一笑:“我现下还看不出来,只觉得不对劲。”

四老爷没好气,这是逗他玩!

“您那个灼魂阵,也不是不能用。”明微又绕回来,“只需要添加一些东西,就能既牵制住那只凶物,又不叫它破阵而出。”

四老爷知道,话题已经被她牵着走了,可这事他太好奇了,忍不住顺着问:“你要添加什么?”

“一时说不清。”明微注视着他,“接下来几日,我会对灼魂阵进行添改,四叔若是担心,不如过来看着?”

四老爷也回视她。

叔侄二人,目光都带着试探。

“好啊。”四老爷终于端起了那杯茶,一饮而尽,“要是你还胡来,我这个当叔叔的可不会纵容你。”

说完,站起来往外走。

明微起身相送:“四叔走好。”

门外,多福扒着门缝听屋里的动静。

她八岁就跟着小姐,这么多年,从没离开过。虽说现在小姐好了,可她还是不放心。

后来明晟出来,也跟她一样趴着听。

屋里两人坐得远,说话声音也小,听得模模糊糊,就不知道四老爷要走。

四老爷一开门,这两人没收住力,不由自主往屋里跌。

撞了个正着。

四老爷见明晟这样,怒气上头,指着他:“你多少岁了?像个什么样子!”

明晟自知犯错,缩着头跟个鹌鹑似的。

四老爷气得一甩袖,跨出门就走。

明三夫人也没走远,一直等在不远处,此时笑着迎上前:“四叔。”

四老爷勉强说了句:“时候不早,我先走了,三嫂随意。”

明三夫人诧异。这就走了?

另一边,多福已经迫不及待进屋去了。

“小姐!您没事吧?”

明微“唔”了一声,喝了口茶。

多福上看下看,自家小姐都好好的,才松了气:“没事就好。”

看她这样,明微莞尔一笑。

随即收住笑容,自言自语:“不是他啊!”

多福听不懂:“小姐,什么不是他?”

明微没解释,只说:“我饿了。”

“哦。”多福马上被拉走注意力,“午饭已经好啦,小姐去用饭吧?”

“嗯。”

明微一边往外走,一边在心里想。

作妖的人不是这个明四老爷。

如果是他的话,哪会这么简单被她几句话拿住?

真正凶狠的人,不会放在脸上。

他们甚至不会给她说话的机会。

因为,说到底,她不过是个失去父亲庇护的弱女子。

在这个俗世,一个家庭失去男人,就失去了跟别人同等对话的资格。男人们是支柱,是家主,只有他们,才拥有完整的作为人的权利。

另外,她确信自己没有弄错。

这个明四老爷身上的气,和第一次见到的一样,却和第二次不同。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