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8章 这他娘,被敲诈了?

逆战锋王

钟小发 著

连载中免费

他曾染红江山,战场背棺;他曾巍然屹立岭南国门,愿以一人之力,守得住万载山河。如今。他:老婆,今天晚上石斑鱼汤,滋阴养颜!香山别苑,五号楼。。……

免费阅读

面对金宗泉的无视,秦东山与秦雪君悻悻一笑。

这等大人物,眼高于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也实属正常。

只不过,他怎么会来这里??

就在他们疑惑不解的时候,金宗泉笑道:“秦小姐,让我看看你爷爷的情况?”

“好好好,您这边请。”秦秋受宠若惊,连忙退到一旁,把路让开。

就是这一转身,金宗泉看到了被他们挡在身后的陈阳,神色微微一变,在深吸了一口气后,这才向前道:“陈,陈先生,你也在这里。”

在今天之前,他并没有见过陈阳,只是根据与杨虎的交谈,以及秦家的家庭成员关系,从而猜测出来的。

以前是陈阳陈少帅。

而今是九门提督,镇南王。

这是一个传奇,一个活着的英雄!!

一股敬畏之情,从金宗泉这个老人的心底,油然升起。

然而,他的这一声招呼,却让房间里的其余人错愕不已。

金家这位老爷子,竟然认识陈阳?还跟他主动打招呼?

秦东山傻眼了,这可是金陵唯一古武世家的掌门人,怎么可能会跟一个废物有交集?这明显说不通啊。

秦雪君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小心翼翼的向前一步,柔声道:“金老,我是陈阳的姑姑,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前来。”

不得不叹服这个女人的眼力见儿,感觉到了事态的不对劲,立马换了一副嘴脸。

“不要在这里乱攀亲戚啊!”陈阳严厉的警告道。

秦雪君:“……”

她嘴角扯动,心底不由得暗自腹诽,“这个家伙,怎么这么爱记仇?”

“金老,您认识陈阳?”秦秋好奇的问道。

这话一出,其余人都竖起了耳朵。

金宗泉看了一眼陈阳,见他挑了挑眉,顿时明了,一本正经的胡说道:“几年前,我去山里采药的时候,跟陈先生有过一面之缘。”

“原来是这样。”秦秋点了点头,心里不由得自嘲一笑。

刚才她竟然在猜测,请动金宗泉给妹妹治病的人会不会是陈阳,自己果真想的太多。

想来也是,一个是吃软饭的废物,一个是金家掌门人,这两者之间怎么可能会有交情?

称之为,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也丝毫不为过。

“陈阳,还不快金老倒杯水?”罗素兰在一旁催促道。

在她看来,陈阳跟金宗泉虽然只是偶遇过一次,但人家堂堂金家家主能一眼认出他,并主动打招呼,这说明给人家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既然再次遇到,那就是上天给的机会,怎么能不好好巴结一番?

这种机会,不可多得,要是错过了,是要天打雷劈的。

金宗泉连忙挥手制止,“不用!!”

这可是镇南王!让镇南王给自己倒水??

金宗泉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连忙岔开话题,并朝着病床前走去,“我来看看病人的病情如何。”

“谢谢金老爷子。”秦秋感激道。

罗素兰狠狠地瞪了陈阳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这是一个跟金宗泉攀上关系的绝好机会,竟然就这样白白错过了。

废物就是废物,机会摆在面前也抓不住!

经过一番诊断,金宗泉施展出了祖传的太玄十三针,最后开出两张药方递给秦秋,“连吃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会再来行针。”

秦秋愣了愣,而后激动的问道:“您,您是说,我爷爷还有救?”

要知道,医院给出的结论是,随时都会走。

“撑个两三年,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金宗泉没有把话说的太满,但对秦秋而言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热泪盈眶,双手合十,鞠躬感谢道:“谢谢!谢谢金老!”

“太客气了。”

金宗泉微微侧过身,避开她的鞠躬,这是镇南王的女人,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家族的族长,怎么受得起?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跟陈阳招呼了一声之后,金宗泉离开了病房。

他的看出来,这一家子矛盾不小,既然牵扯到镇南王,那些不开眼的家伙要倒霉喽。

出了医院,金宗泉沉思了一会儿,继而拨通了一个电话,“刘总,你店里最贵的宝贝我要了!我是送给一个尊贵的朋友,等下把地址发给你。”

病房内。

“我还以为,你这个废物要攀上高枝一飞冲天了呢,感情机会摆在面前也抓不住!废物就是废物,哈哈!!”

秦雪君居高临下,颐指气使指着陈阳,讥笑道:“你这应该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对于她的嘲讽,陈阳丝毫不放在心上,似笑非笑的问道:“刚才你们说,老爷子手里还有股票?”

“当然有!而且,那几只股票最近大涨,价值不菲!”秦东山下意识的说道。

“那么,股票呢?”陈阳摊了摊手道:“被你们独吞了?那可不行,我家老婆必须要分一股!”

秦东山呆滞,自己就是来找股票的,什么叫独吞了?这窝囊废,难道想倒打一耙?

“这样吧,给你们一天时间。一天之内,把属于我老婆的那一份送到家里来,不然的话,嘿嘿……“

陈阳笑了,笑的异常邪魅。

秦东山:“……”

秦雪君:“……”

这他妈,被敲诈了?

要是他们真拿了股份,这事还能扯上一扯,问题是,他们连根毛都没见到啊!

秦东山愣了好一会儿,像盯着傻子一样盯着陈阳,冷笑道:“你神经病吧?还是穷疯了,想从我们敲诈点钱?”

“懒得理他,我们走!”秦雪君算是看出来,这个废物撒泼的本事倒是一流,要是被缠住了,必然是个麻烦,还是先走为妙。

等处理完秦东山身上的伤,再收拾这一家子也不迟。

陈阳没有阻拦,只是善意的提醒了一句,“记住了,就一天时间。”

陪了爷爷一会儿,秦秋心力交瘁的离开医院,独自驱车离开,本想打电话叫两个好朋友出来喝酒,岂料,她们竟然在马场玩。

秦秋想也没想,直接去往马场。

陈阳拦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

他们刚走没一会儿,一辆崭新的法拉利佐罗,在无数人惊愕的目光中,停在了医院门口。

车上下来一个中年人,匆匆赶往医院。

没一会儿又火急火燎的走出来,抱着一个手机询问道:“金老,没看到人啊,是不是已经走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