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9章 没治好

我曾爱你多一点

墨小萌 著

连载中免费

为了逃出养父母家,那个半夜,她卖了了自己,本我以为而已一场交易,谁知四年的,那男人竟找登门来!齐小洛一脸懵逼,“儿子?谁的儿子?”“我的,和你的。”A.X集团最年“恭喜啊,我们今晚必须好好庆祝一下……”。……

免费阅读

“快点说,到底是怎么治好的?”

他迫切的想知道。

“没有治好。”

欧曜不耐烦的应付叽叽喳喳的好友,一语道破真相:

“只有在她身上才不起疹子。”

啊?

“什么意思?”

邢彦不明白。

“就是字面意思。”

欧曜起床气本来就严重,更别说现在这个点被叫醒,平时哪怕是最奢侈的合同也要考虑他本人的作息时间再行商议,今天的情况算是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令人惊悚了。

“字面意思?是说你碰别的女人还会长疹子,但唯独那个女人例外?”

他想了想说出自己的解释。

欧曜黑着脸给他一个点头。

自己也曾以为旧疾痊愈了,让下属给他找来几个当红女明星,结果还没有碰到手,他就恶心到想吐,于是恼火的把那些女人全都赶走。

结果回来看到齐小洛,那些不适的反应毫不存在,他却更愤怒了。

“不会吧,还有这样的?”

帅气的男医生也没办法解释这种“病情”,他挠挠头,

“你有没有调查过那个女人的背景,会不会是你的对手派来当卧底的人?”

能让欧曜只对她一个人有反应的女人,应该很不简单。

当然调查过。

欧曜来华国之前,齐小洛八辈子的资料被欧家翻了个底朝天,连她日常的吃喝拉撒睡都差点被写成日常交上来,在欧曜的电脑里面,有一个专门的资料夹是为她而准备的,里面记载了她这二十二年里每个阶段的成长特征。

甚至齐小洛自己都没有那么详细的了解过自己。

“她是欧子伽的血缘母亲。”

欧曜简单的说出她的身份。

“四年前的那个?”

“恩。”

当年就是因为欧曜得了奇怪的病症,欧家人担心他一辈子都没办法接触女人,那欧家的传宗接代可怎么好?经过几番商议之后,最后决定采取人工授精的办法,为欧家诞育下一代的继承人。

不过他们从来都没在乎过欧子伽的亲生母亲是谁,因为她一点也不重要。

“你怎么会回国来找她?”

邢彦没有提前接到通知啊。

“子伽一个人突然跑回国,为了以防万一,我才把她带在身边。”

正因为这个突发情况,让他发现了意外惊喜。

“这样啊……那你对着她不起疹子也算合情合理,可能你们共同孕育了一个小生命,心里的抵触感有所减少。”

邢医生猜测道。

“我和欧夫人也有血缘关系。”

他淡淡的指出事实。

当初做完手术醒来,欧曜看到母亲的第一眼就恶心到吐了她一身。欧家人慌忙推他重新检查,可是仪器显示出来的结果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唯独他不能再碰女人了。

这些年,他一直一个人单着,外界都传闻A.X.的总裁不好女色,传言说……欧曜喜欢男人。

“那不一样,你们母子两个关系本来就不好,说不定手术之后你的‘恐女症’放大了这种抵触,所以才对欧夫人感到不舒服。”

邢彦摇摇头,转过头对那个正昏迷着的神奇女人感到无比好奇。

“我今天晚上不走了,等她醒过来,我要好好观察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对她没有反应,说不定可以治疗你的症状。”

他看看自己带来的医药箱,有些兴奋,

“不行,还是让她明天去我医院吧,一方面可以好好治疗,另一方面也要仔细、全面的检查一下,有可能发现她跟其他女人与众不同的地方。”

仔细?全面?

欧曜想到那些冷冰冰的仪器……

需要人脱光了衣服检查。

“不行!”

他毫不犹豫的一句话否定了邢医生的建议。

“为什么不行?欧曜,你不会是想一直这样吧。”

以前的欧大少爷是什么样子的,那叫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可现在呢?这四年他简直素成了一个苦行僧!连邢彦都看不下去了。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走吧,把药留下,剩下的点滴会有人帮她打的。”

欧宅自己也配有医生,不过医术没有帝都第一医院邢家人那么高罢了。

“喂,你利用完我就把人赶走,是不是有点太狠心了。”

邢彦不相信的看着冷血的男人,根本没什么大病就把自己叫过来,现在打完针又要把自己赶出去?

结果人家根本不搭理他,挥挥手,属下们自觉的站到前面“请”人出去。

“那你别忘了明天带人去检查。”

邢医生拿上自己的东西,还不忘记提醒。

“说了不去!你走吧,用不着你担心。”

他才不会让齐小洛赤果着身体任由那些医生们看的。

邢医生摸不着头脑,遗憾的离开。

男人重新回到自己卧室,坐在沉睡的女人身旁,用挑剔的眼神打量她全身。

齐小洛苍白的小脸上还带着睡不安稳的表情。

长得这么娇小,难怪经不起饥饿。欧曜撇撇嘴,他是不会承认是自己的错的,一定是齐家从小虐待这个女人导致的结果。

不是亲生的女儿还敢如此对待她,男人的眼睛里瞬间闪过一丝冷冽的光芒,他用手指划过无暇的脸颊,轻漂漂的语气里含着威胁的味道,

“齐小洛,你还不快点醒过来,自己受虐就算了,现在你儿子也落到了齐家人手上,如果他有个意外,我一定会让你和齐家一起陪葬!”

什么?

还在吊针的齐小洛嘤咛了一声,她好像在依稀中听到了“齐家”两个字。

“知道吗,欧子伽现在就跟你那个好哥哥在一起,你不是一直很想见他?如果你还不醒来,猜猜我会做出什么事情呢?”

哥哥?

女人的意识挣扎的更厉害,欧曜这个虐待狂,他说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他想对哥哥怎么样?

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预示着主人要转醒的征兆。

“你,你敢……”

齐小洛终于睁开眼睛,抿了抿干涸的嘴唇,虚弱地说道。

“怎么,不装睡了吗?”

欧曜嘲讽的用手指点了点她的嘴唇。

“难看死了!”

这个注定要做自己**的女人,怎么能带着这样一副苍白落魄的妆容?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