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七章 蒋玉诚

带着商店去修仙

北水无寒 著

连载免费

这是一个修仙文,也不是宅斗文。女主有个伪系统辅助修仙。伪系统是个商店,女主的金手指之一。女主叫林雪,女主现在的都不明白是谁,算了不纠结了了。“众目睽睽之下被表少爷推下湖中,这哪里是什么小孩子的玩闹,这是谋杀呀!”。……

免费阅读

从金水城到黑石城这一段路,林雪没有太多的停留,因为这路上并无什么灵植荒兽,所以很快林雪就来到黑石城中。

对于一个修士来说,什么城门不开,什么检查盘查,她都不用考虑,疾行术虽不是御剑之术,可区区一面城墙是挡不住林雪。

趁着夜色进了城,林雪没有直接去军营,她在城中逛了一下,很快林雪发现了她感兴趣的东西。

赤金河中居然带有丝丝灵气,虽然少的可怜,可只那么一丝丝灵气,也足以让河水比一般河水有营养,怪不得只有黑石城可以种出黑石米,将种子运到其它地方,种出的米都没有黑石城的米好吃,原来根源在这灌溉的河水中。

既然河水含有灵气,那么也就是说必定有灵石矿脉在河水流经之地,不然很难解释河水中为何会含有灵气,虽然这点灵气算不得什么,可若是日日年年饮用,那凡人的身体也会十分健康。

林雪顺着赤金河而行,很快就来到了河水源头,高山上的雪水融化后汇集成的小河,这座山山上植被并不多,乱石居多,山高,有积雪的地方比较多。

山底虽有一些松林,可稀疏杂乱,没有什么荒兽灵植,看来灵气来源不在山上。

林雪用探灵术一寸一寸在山的四周转,探灵术虽好用,不过在固体介质里就打折扣了,地下探查并不容易。

天一点一点的越来越亮,林雪已经围着山转了三圈了,心有不甘,林雪停在河边,四下望去,并无什么特别的。

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是她所遗漏的,林雪不相信若是一点灵物也没有,那河水中何来的灵气。

林雪又将探灵术用到河水中,一点一点慢慢的向河底探查去,第一缕阳光照射到水面上时,林雪终于有了发现,赤金河尽头与山底相连接的地方,有一条裂缝,灵气就是从里面出来的。

抬头看了看天,林雪并不着急去探宝,她给自己用了一个清尘术,然后向着黑石城内驻地军营走去。

报到什么的,真的很简单,因为从守门的小兵,到军中高阶将领,都知道林雪要来,他们早就翘首以盼,所以林雪很顺利的进到了军中,并且被安排到专门的宿舍里。

看着布置奢华的房间,林雪嘴角有点抽搐,这是拿她当宝供起来呀!算了,也不计较这些了,反正自己应该在这里也留不了多长时间。

柳子轩带着军中的几位将领给林雪接风洗尘,林雪很给面子的陪他们吃吃喝喝,因为林雪还是个娃娃,所以一顿饭吃的是中规中矩,在众人面前混个脸熟就好。

吃过饭后,林雪与柳子轩单独谈了一下,关于以后军功的事,林雪和他提了一下,柳子轩表示没问题,反正林雪也说了,人头大数还是归他们,她只要一小部分而已,至于其它的照旧。

林雪在柳子轩这里没有规定在哪个队里呆着,她属于一人编制的独先锋,分到哪个队也不合适。

因为前三次的出手,林雪的军职其实已经升了,不过升职的文书还没有到黑石城。

趁着闲来无事,林雪从柳子轩那里知道了,蒋明诚现住在城中别院,林雪决定去看看这个未来的姐夫。

“世子!夫人也是为你着想,您怎么就不肯留下玉环呢!这丫头可是心甘情愿的,您就随了夫人的意思吧!”一个胖乎乎的婆子,正一脸恨铁不成钢看着面前的男子。

男子看着跪在地上的一个妙龄女子,脸上尽是不满,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嫌弃,地上的女子长的并不是什么绝色,可那身段真是诱人,前凸后翘,一看就是好生养的那种。

女子一身青白花衣服,低着头,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锦衣男子正是永定侯世子蒋玉诚,他正坐在轮椅上被一个小厮推着。

只见蒋玉诚一脸讥讽的对那婆子说道:“刘嬷嬷,我敬你是母亲身边的老人,我也不与你为难,我会写封信给母亲,你带着人和信回京吧!”

说着就示意小厮推自己进屋,听了蒋玉诚的话,那胖婆子不依不饶的叫道:“世子!这可不行,夫人可是给小的下了死命令!这事要是办不好,小的可没有脸回京!”

蒋玉诚冷笑道:“我还就告诉你,这事我是不同意的,刘嬷嬷,莫要以老卖老!”

刘嬷嬷一听这话,也来气了,她脸色差到极致,声音也变得尖锐起来:“世子,你要识大体,若是您真有个三长二短,又没有留个后,那岂不是对不起祖宗!”

话音一落,蒋玉诚身边的小厮不知从哪摸到了一个碗,直接就砸到那刘嬷嬷的头上,啪的一声,将刘嬷嬷额头打破了!

那小厮厉声呵斥道:“胡说八道什么!居然敢咒世子死!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刘嬷嬷头痛的用手捂住伤口,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叫道:“我不活了,我也只是安侯夫人的吩咐办事,那想一个小小的狗奴才都敢与我动手!世子,可是夫人让老奴来的,你可不能不听夫人的话呀!不能忤逆夫人呀!”

说着就干嚎起来,蒋玉诚看着赖在地上耍赖的刘嬷嬷,冷声道:“闭嘴!”

那刘嬷嬷扫了蒋玉诚一眼,没有当回事,依旧数落着干嚎着,蒋玉诚对身边一直站着的贴身侍卫说道:“将这个呱噪的婆子绑了,一会儿送到马车上,送回京都!”

刘嬷嬷一听还想再叫喊,只见个一直当壁花的侍卫,立刻将用一块不知哪来的布,将刘嬷嬷的嘴堵上了,并用绳子真的将人给绑了。

蒋玉诚看着她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以为我这次重伤活不了,所以母亲这才急急的让你带个丫鬟来,说什么留种的话!我的母亲真是想的周道呀!也是真的糊涂,先不说我早就有婚约在身,未成亲哪容庶出子女出现!母亲糊涂,你们这些伺候了这么多年的老人也糊涂吗!这种主意都敢随她的性子,真是应该好好的敲打敲打你们了!”

蒋玉诚转头看向那个女子,说道:“你和刘嬷嬷回京吧!我这里不需要什么丫鬟伺候,我不会收你入房的。”

那青白花衣服的丫鬟,抬起头,露出一副我见犹怜的神情,双眼含泪的轻语道:“还请世子收了玉环吧!不然回到京中,玉环只有一死谢罪了!夫人在来前已经吩咐道,如果不能怀上世子的孩子,那么就会将玉环卖到百花楼!还请世子怜惜!”

说着就嘤嘤的低泣着,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蒋玉诚脸色更冷了,他冷冷的说道:“怎么?听不懂我的话吗?我是不会收你的,回京是你最好的选择,快滚!”

青白花衣服的丫鬟玉环不为所动,只是低头轻泣,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边被绑的婆婆努力的扭动,想挣脱,却又无法挣脱。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