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一百零三章 少年英豪,勇气可嘉

素衣锦食

被打的兔子 著

连载免费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免费阅读

“呵,巧了!”

方至下房院门口,就碰上了已经换了一身衣衫的祁岩。

柳夷光忖度着,这个二世祖怎会如此好心来探望伤者,便听到他说道:“柳儿也是来看美人的?啧啧,元朗近来的桃花运着实不错,出一趟门儿就捡回一个美人儿。”

柳夷光勾着唇,眼眸放着冷箭,悠然道:“世子,非礼勿言呐。人家一个小姑娘,你如此损害人家的名节,实在不妥。”

祁岩几乎想要翻白眼,您还知道名节这个词呐?

柳夷光也懒得同他周旋,要往里走,就被石林拦住。

“柳公子,主子有令,不许探视。”

祁岩就站在一旁看着她吃瘪,心中畅快了些许。才要开口嘲讽几句,柳夷光已经抱着点心转身走了。根本没有半分纠缠。再瞧石林,正拿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仿佛在说:世子爷,您还不如一个姑娘家爽利!

于是,撩起下袍,踹了过去。石林敏捷,躲开了去,似笑非笑道:“世子爷,小人也是领命办差,您就别为难小人了。”

“罢了,爷还不稀罕瞧呢!”

祁岩悻悻然走了,心中也不免疑惑,元朗这又是做什么,竟派了石林在这儿守着。

他是知道的,石林石南两兄弟是元朗的左膀右臂,之前他派石南暗中保护阿柳,现在又让石林在这里护着一个捡来的小姑娘。

天色渐晚,气温骤降。

祁曜遣人来接她过去用晚膳。

一出门被混着沙土的凉风一吹,既舒爽又讨厌。

许是晚膳主要是为了宴请来救灾的官员,用的分餐,一人一桌,三菜一汤,吃得颇为简朴。

唯一的一道荤菜只有应景的虫菜。

她偷瞄了在场的各位大人,除了冯大人,其他的官员都面如土色。想来,他们还不曾吃过。

在怎么说,都是出自御厨的手艺,色泽金黄,摆盘雅致,卖相不错。

祁岩只拿眼睛看了一眼菜色,便扔下一句:“没食欲,就不影响各位大人用餐了,某先回房休息了。”往外走的时候,一直朝柳夷光使眼色。

柳夷光垂着眼,安静地用膳,装作没看见。

祁曜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却也不点破祁岩的想要吃小灶的心思。沉默地允许了他独自离席。

众大人的眼睛都看向了祁曜,见睿王殿下已经姿态端庄地咽下了蝗虫,只得纷纷下箸,夹起了盘中的蝗虫放进口里。

强忍着恶心,却看到柳夷光一口一个吃得好不欢快。

他们仿佛都能听到她将虫子咬得脆生生作响的声音。

柳夷光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仰起头露出一个天真可爱的笑容,又让众人惊了一把。

绝代风华,这位小兄弟的风采更胜端亲王世子!

祁曜朝她招手:“过来。”

她便放下筷子,拿出手绢擦擦嘴,这才颠儿颠儿地走到了睿王边上,跪坐下来。

“喜欢吃便多吃点。”

祁曜亲手将一盘虫菜端过来给她。

柳夷光眼睛微眯,懵懵懂懂地回道:“我不喜欢吃呀。而且我都快吃饱了!”

祁曜绝倒,你不喜欢吃还吃得如此香甜?

其他人只有一个想法……这个小公子居然拂了睿王!

真真少年英豪,勇气可嘉呀!

祁曜的手刚要收回,柳夷光又将盘子抢了回去。

“虽然不喜欢,也不讨厌,既是殿下赏的,我带回去当宵夜吃。”说完还冲祁曜眨眨眼,意思是,要记下我帮你解围的人情哦。

也不能怨他想出这个法子,面子工程还是得做一下,比如这个吃虫宴,他明明不喜欢还非得要装作很喜欢,不就是让百姓知道,这虫菜皇子都吃得,百姓有什么吃不得的?

祁曜心中一暖,她知道他挑食,特意为他解围。

有一种被袒护着的感觉,心中甚是熨帖。

众人看到的却是另一番光景,这位小兄弟竟敢一而再地在殿下面前放肆!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

冯大人不动声色,心中思量着,先摸清这位小兄弟的底细,再徐徐图之将他招入大司农。

今日的宴会,恐怕是史上最冷清的宴会吧。

睿王话少,只是嘉奖勉励了众人几句,就专心用膳;受宠的小兄弟得了“赏赐”之后,便一心一意地吃东西。平时还算活络的冯大人亦满怀心事,默默吃饭。

直到祁曜用完膳离席,众人才有了一种终于可以呼吸了的感觉。

柳夷光抱着盘子,跟随着祁曜。待出了院子,才笑道:“今日才终于体会到殿下的威严。”

“威严?”祁曜背着手,露出清浅的笑容,“有吗?”

又是这种笑!

柳夷光心跳若鼓,砰砰砰、哒哒哒。

果然啊,祁曜稍稍收敛了些,她果然喜欢他这般笑。

刚才宴中这般笑,气氛自然不会僵硬肃穆了!柳夷光呐呐道:“殿下威严些总是好的,这样就不会被人欺负了。”

倒是敢!

祁曜伸手揉揉她的头。

“殿下,你能不能不要再拍我的头了?”这样太暧昧了,会让人产生错觉的好么?

祁曜收回爪子,脸上的笑容僵硬在脸上,“柳儿不喜欢我拍你的头?”皇姐摸你的头时,你不是挺开心的?

周遭的气氛忽然一冷,他的身上有种肃杀之气,她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脖子。

“殿下,我虽做男子打扮,毕竟人家还是个姑娘家。”柳夷光无辜地看向他:“男女授受不亲啊!”

“嗯,”祁曜忽然弯下腰,凑到她面前,与她平视,“你说得没错,是该守礼。”

分明是自己开的头,听他这么说,有点失望是怎么回事?

“今日在车中,本王抱了你,那就依礼而行……”他语气似调侃又似认真:“负责到底!”

砰砰砰、哒哒哒

鼓点节奏似乎更快更强了。

“殿下,我不是……”

怎么好像是自己在碰瓷呢?她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好么!

“待为你父平反,我便去提亲可好?”

柳夷光听闻,踉跄了一下几乎摔倒,怎么忽然就提到了提亲?

睿王殿下,我只是有那么一瞬间迷了眼,动了春心,可是还没有迷恋到想要嫁给你的程度好么?

“殿下,这也太草率了!我……我……我还是个宝宝,您摸两下头,抱那么一下,应当不打紧,不打紧……”

睿王的直起腰来,自上而下看着她,无形中给了她许多的压力。

是了,这才是一国皇子,人上之人的气势。

但凡拂了他一丝半点的意,便要翻脸无情了。

她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准备即将到来的雷霆之怒。

忽而,感觉到他的手又抚上了她的头顶,轻轻地揉了揉,像极了在撸猫。

“是你说的,摸两下头,抱一抱都不打紧。”

柳夷光暴怒,鼓着腮帮子,“殿下,您也太幼稚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