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一百零二章 姑娘??

素衣锦食

被打的兔子 著

连载免费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免费阅读

“这盔甲穿起来着实麻烦,倒不如同你一般,穿个大麾便宜。”

柳夷光听了,立刻笑道:“只是不如您这身帅气。”

祁曜稍稍垂眼,遮去眼中的笑意。

任她帮忙一片一片地拆掉盔甲。

“这盔甲还真重,穿着不累吗?”她是真的很好奇,穿成这样还能走路?还能打仗?

“习惯了。”

想来当个出色的皇子也极为不易,柳夷光默然,从荷包里拿出蜜饯,捡了一粒递过去:“殿下,吃一颗果子吧。”

淡淡的薄荷清香,放入口中,顿觉清凉,令人气爽。

柳夷光自己也吃了一粒,重重地吸了两口气,这种清凉感驱散了脑中的昏昏沉沉。纠结了一小会儿,就拿起扇子,给他打扇。

边打着扇边想:明明自己在做苦力,为何感觉到了一丝丝甜蜜?难不成真的喜欢上他了?

她偷偷看了他一眼,睿王殿下容貌、性格、能力、人品皆上品,能同这样的人结交实属运气,只是,身份太过悬殊,而且,自己这炮灰的设定,在后宫能活几个月?

小命重要,远离宫门保平安!

她这边正想着心事,马车突然一停,惯性使然,往前一倾,头刚要撞上车壁,被祁曜一拉,拽入了他的怀中。

外面突然传来凄惨的哭声。

“主子,您没事吧?”石林忙问道。

“出了什么事?”

“有个小孩儿突然冲了出来。”石林答道。“还好今日驾车速度不快,没有撞到,只是这孩子正好摔在马车前,石南正在查看。”

还在祁曜怀里趴着的柳夷光琢磨着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要不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实际上只是想找个理由逃避现在的尴尬。

祁曜却没有放开她,用极轻柔地声音哄她道:“好生待在车里,交给他们处理。”

“殿下……”她咬着唇,艰难开口:“您可以放开我了……”

祁曜低头看了她一眼,心中懊恼,立刻松了手,任由她慌张地逃离开去。

外头孩子的啼哭之声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柳夷光听着哭声心中发毛,亦觉得烦躁不堪。

祁曜拧眉道:“为何仍在啼哭?他的父母家人可在?”

石林回道:“并无人来认领,小孩只哭泣,不肯答话。”

“可受伤了?”

“方才摔了一下,脚受了伤。”

祁曜沉吟片刻道:“罢了,先带他回去医治。”

石南立刻抱着娃,放到了队伍最后空置的马车里,命人照看着。

清理了围观的百姓,车队缓缓前行。隐约可以听到议论声,众人都感叹小孩子好命。

柳夷光看了他一眼,命好不好,得看这位贵人肯不肯垂怜了。

待到了府邸,柳夷光跟着祁曜去了书房,将除虫卵的法子详细地写下来。祁曜看了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又重新誊写一遍,这才让人送去给冯大人。

柳夷光撇撇嘴,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字确实比自己鸡爬的字要好看得多。

真是让人自惭形秽的存在呢!

“要不要去看看那个小孩?”柳夷光问道。

“为何要去?”祁曜满是疑惑,“不是已经让太医去为他诊治了?”

这么说也没错,可他就不会好奇么?那个小孩为什么会突然冲过来?

寻常百姓,见了这般华贵的马车都会自发避开,就算是路上的乞儿都知道避让贵人的车马。

仿佛是知她好奇,立马就有人过来回禀此事。

来人是常星。

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柳夷光,这才启禀:“殿下,今儿您带回来那个姑娘您可要去瞧瞧?”

姑娘?柳夷光不知为何心里有点不舒服,尤其是常大人提到姑娘的时候,为何又往自己这边瞧了一眼,怪别扭的。

祁曜丝毫没有想要去瞧瞧的兴趣,“你若是闲着,可以先把这个拿去抄上几份。”

他拿着的,正是柳夷光所写的鸡鸭养殖场可行性计划书。厚厚的一叠。

常星的脸立刻垮了下来,求助似的看向柳夷光。

她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看向祁曜道:“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殿下,晚膳时分见。”

也不等祁曜的回复,便挥一挥衣袖退下了。

祁曜目光追随着她直至看她关上了门,脸才沉下来。

“说吧。”

常星躬身,正色道:“殿下,今日您让人带回来的是个貌美的姑娘,容貌与阿柳姑娘有七分相似。”

祁曜眼神一凌:“年岁几何?”

“年岁也似与阿柳姑娘相当。”

祁曜倏地一下站起身来,在书房中来回踱了几圈。

“石林不是说是个孩子?”

“她扮成了男子,倒像是个孩子。”

石林他们几个常年跟随殿下,哪儿有机会接触女子,自然没他敏锐。到现在,还以为带回来的是小男孩儿。

见祁曜没做声,常星又追问道:“殿下可要亲自去瞧瞧?”

祁曜挥手,“此时先不声张,命人照料就是。”说完之后又补充了一句,“此事暂不告知柳儿。”

“喏。”

祁曜觉得心中烦闷,将手稿扔给常星。

“今日抄完。”

常星哭丧着脸:“殿下,老奴多久没拿过笔了,写出来的字比狗爬得还难看。”他一边说,一边打开手中的卷轴,顿时住嘴,得,殿下让抄便抄吧,他的字总比这卷轴上的要强。

柳夷光回到房中,发觉洗澡水已经备好。于是,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便是如此,心中仍不熨帖。

她亦不相信巧合。

一个打扮成男子的姑娘,这么巧地摔倒在祁曜的马车跟前。

而且,常大人看向她的那两眼,太让人介意了。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早知道就赖在那儿听完了再走。

思量来思量去,越发觉得不安。

她现在的身份可太尴尬了,是叛国罪臣之女不假,却又被皇亲国戚保护着。

只是这层保护壳到底有多硬,她实在没有太大的把握。

是呵,她重来都不是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的人。

她从水中走出来,擦干了身体,换了一身更为清爽的服装。

“探望伤者,这可是基本的礼仪。”

柳夷光简单地梳好了头发,到厨房里寻摸了一碟子点心,捧着就往下房那边去。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