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一百零一章 打扇和解扣~

素衣锦食

被打的兔子 著

连载免费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免费阅读

北郡之地,多良田,乃富饶之乡。

不过富的都是世族乡绅,此次蝗灾虽说严重,但也不会伤及他们的根本。

可怜的都是一年到头靠那几亩田地过生活的平常人家。

蝗虫移动的速度很快,不过半日,又啃光了一处。在车中就能听到外头蝗虫振翅的声音以及啃噬的声音。

天地万物皆可食的感觉。

马儿也越来越不安分,车也挤不稳当。柳夷光身体僵硬,恨不得整个人贴在墙壁上。

祁岩想要打开车窗往外看,被柳夷光一把按住。

“别动!”

柳夷光的耳朵贴在车壁上,道:“一开窗,不知道要跑多少进来。它们可是会咬人的!”

外头石南和石林也道:“柳公子说得极是,奴才带着皮褥子这才没事,可是这马儿可就遭殃了,恐怕不能前行了。”

柳夷光一听,立刻从包袱里翻出一件破破旧旧的大麾,把自己从头到脚裹了起来。

祁岩见她如此,恨铁不成钢地问道:“你穿成这样就不热吗?”

柳夷光也懒得理会他的冷嘲热讽,这件大麾里缝了结结实实的牛皮,是她特意准备的。可惜,牛皮不容易得,她只做成了这么一件,自然得先紧着自己用。

“您没瞧见冯大人脸上、手上都有细微的伤口吗?那可都是虫子咬出来的!不把自己包好了,我这比蔷薇花还好看的脸被毁了怎么办!”

索性就这么不要脸了,反正她不会放弃牛皮大麾。

祁曜眼神带笑,也不阻止她,随她自己折腾。

然则不久,就有人送了战甲来。二人换上,那叫一个虎虎生风。

柳夷光傻眼,但还是在祁岩的嘲讽中,倔强地选择了自己的牛皮大麾。

下了车,大农令目瞪口呆地看着柳夷光的装扮,暗想:这位小兄弟的衣品倒很是独特。

路上到处都是蒙头盖脸的人,手里拿着捕杀蝗虫的工具,抓虫抓得很是起劲。

倒也还没有到遮天蔽日的境地,比她预想的要好多了。柳夷光松了一口气,早发现,早治理,效果甚好。

柳夷光可没有捕虫的兴致,在路边光溜溜的树干之下,用脚捻了捻土,细细地看,果然仍有不少虫卵。

“只靠捕捉治标不治本,这土里有不少虫卵。若是不下雨,只能物理破坏虫卵。”

柳夷光话音刚落,大农令就问到:“物理破坏?”

“就是通过翻土来破坏虫卵。”

其实,如果有农药,治理虫卵起来会更方便,可惜她虽懂得一些农业知识,却对化学一无所知。只能用最笨的方法了。

“翻土之时,至少要往下挖8寸,挖起来的土要细细地打散了,经烈日晒上两日方可。”

冯大人听了,很是惊讶,原来这位小兄弟竟是个懂稼穑之事的,听他说得头头是道,不由得生出了结交之心。

“没有想到小兄弟这般年轻,就通晓农事,不知……”

话未说完,祁曜开口道:“柳儿,过来。”

柳夷光只露出了两只眼睛,朝着大农令眨巴了两下,然后迅速地窜回祁曜身边。

冯大人不明所以,亦步亦趋跟过去,对着柳夷光道:“小兄弟既通农事,不知可愿为国效力……”

祁曜眼风扫了过去,“冯大人不必多言,她年岁尚小,先跟着本王历练历练。”

冯大人恍然大悟,立刻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更加猜不透这位小兄弟的身份了。唯一能肯定的一点就是,他是睿王的人。

柳夷光深觉可惜,冯大人身为大农令,位列九卿,掌管钱粮及治粟,若能入他老人家的法眼,日后若要行事,应当方便不少。

可经祁曜这么一阻拦,她也只能暂时熄了这心思。

捂了这么一会儿,她已全身都是汗,“殿下,情况我了解得差不多了。咱们先回府邸商议接下来的除虫政策,您觉得怎么样?”

“唔。”

难得的,他竟回复了一个字。

第一个窜上车的,却是祁岩。摘下头盔,露出一张煞白的小脸。

柳夷光脱下大麾,拿出扇子使劲地扇了几下,顿时觉得凉快了许多,见他脸色不佳,压抑住想要狂笑的心情,问道:“世子,您没事儿吧?”

祁岩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原来闹虫灾竟是这样的场景,那样多的虫子,在天上乱飞,树木草地都被它们啃噬一空,他很是怀疑,若不是他这一身铠甲,那些虫子说不定能将他啃成一堆白骨。

太可怕了!

他是一个文人雅士,如今却让他看到这种场景,会做噩梦的好不好?

“世子又何必害怕呢?您不是吃得挺欢乐的?”

一想起这个,祁岩无比反胃,忍不住呕了一声。

“本世子只是穿着铠甲太热了罢了!”他伸出一根手指,朝她曲了曲,道:“给我也扇扇。”

柳夷光哼了一声,目光转向了祁曜,他也穿的铠甲,会不会热?

祁曜很是自然地接过她手中的扇子,又很自然地给她打扇。

她简直要跪了!

祁岩将脸转向一边,隐约胃疼。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场面,会不会被灭口?

“殿下…我不热,真的……”

额上的汗珠却在她话音刚落时滚了下来。

看起来着实没有可信度。

祁曜伸出手,摸摸她的头,道:“出门在外,自不如在家舒适,且忍忍。”

睿王殿下也太温柔了!比起那个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祁岩,这才是男神正确的打开方式好么?大夏有眼光的女子还是太少了。

“也还好,我本就喜欢出游。”柳夷光眯着眼睛笑道:“殿下,您还是把盔甲脱掉吧,我捂着眼睛不偷看。”

祁曜一愣,倏然笑道:“好。”

这地儿实在难以待下去了,祁岩带上头盔,下了车,去了后头冯大人的马车。

柳夷光果然信守承诺,捂住了眼睛。

祁曜又轻轻拍她的头:“帮我解扣。”

外面驾车的石南石林同时转头,面面相觑,主子这是在……

赤果果地勾搭人家小姑娘呀!

柳夷光松开手,倒是有了那么一丝少女的娇羞之色,脸颊红扑扑的,伸手帮他打开了盔甲上的铆钉扣。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