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一百章 明星效应,果然厉害

素衣锦食

被打的兔子 著

连载免费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免费阅读

“额,这倒不用,怪麻烦的。”她偷偷瞥了他一眼,听他的语气,倒不像生气的模样。

祁曜语气平淡道:“也没什么麻烦的。”

也是,毕竟这裁制衣衫不用他老人家亲自动手。

只不过,因着这么一闲话,柳夷光的心态渐渐崩了。越发开不了口致歉。

两厢沉默,祁曜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绞在一起的手指上,心惊胆战生怕她将手指给绞断了。

“我不是生气。”最终他还是开了尊口,脸色有些不自然,背过身去。

柳夷光一听他说没有生气,重重的吐出一口气,道:“殿下真是的,我都快吓死了!”话音一落,她自己都发觉了,方才说的那句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撒娇。

这娇滴滴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现在有闪电,麻烦过来把她给劈醒吧!

祁曜莞尔,带她出来果然没错,不过一天,就将她养得娇了。

“我…我先回去休息了,明日还得赶路呢!”说着,便逃了出去。

祁曜哑然失笑,罢了,路漫漫其修远兮,他可一点儿都不着急。

柳夷光一路飞奔回到自己的房中,又羞惭又懊恼,忒丢人了!在屋内暴走了许久,总算将胸口堵着的一团气给疏通了,这才晃晃悠悠地开始洗漱。

看着铜镜中小小的人儿,一口气又上来了。

倒到床上,辗转反侧,脑子里循环反复播放祁曜那抬眸一笑。

真是好看!怎么就能这么好看呢?

次日鸡鸣,柳夷光抱着枕头和被子入的马车,一入马车,立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了。

连一个眼角风儿都没给祁曜,闭着眼道:“殿下容我失礼则个,昨晚没睡好,眼睛都睁不开。”

“唔,睡吧。”

就这么真真假假迷迷瞪瞪地过了数日,也越发接近北郡了。

越往北,天气越是干燥,本就是少雨的地界,因着干旱,连植物都蔫儿蔫儿的,叶子低垂,一副吾命休矣的可怜模样。

植物尚且如此,何况人乎?

蝗虫繁殖的速度非常快,原本只是小范围的闹灾,经过几日的发酵,已经有不少村庄受了牵连。如今没有受灾的地区都在抢收粮食。

沿路看到在田里劳作的农人,都是满脸的喜庆之色。

收割麦子散发出来的味道,新鲜的粮食的香味可真迷人。柳夷光趴在窗上看着外面,心情畅快。

祁曜看着外头劳作的农人,光着的膀子,裸着胸膛,身上都被毒辣的日头剥下了一层皮,可他们却在笑,笑得那样畅快。

许是知道祁曜在困惑什么,柳夷光自言自语道:“如今各个农庄都在抢收粮食,这种四处做工的庄户自然就抢手了,工钱自然会涨。这边抢收粮食,劳力供不应求。可已经受灾的地区,没有粮食可收割,劳力都闲置了。”柳夷光眯了眯眼睛,道:“殿下,我在北郡鸡鸭养殖场可行性计划书里也提到了这一点,以工代赈,让闲置地劳力有事情可做,有工钱可领,方能让受灾地区更快速地恢复过来。您瞧,能拿工钱,大家多开心。”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咬牙道:“您出钱,我出点子,算是技术入股,这个养殖场,咱们七三分成,您得七成,可好?”

“你年纪不大,脑子里怎么都是这些俗事!”

“非也非也,”柳夷光笑道,“您再仔细想想我这么做是不是在行善事?”

没有这个养殖场对她来说并没有任何损失,卖上一只酱鸭子能买三四只活鸭子,赚得也不算少了。

祁曜默然,她说的不无道理。

不仅有道理,而且比朝中那些只知道靠天灾捞钱的衣冠禽兽要良心多了。

“财迷,我已经着人筹办此事。”

这才是睿王该有的气魄嘛,柳夷光勾唇一笑,便没有再过问此事。

这位殿下可是有治国之才,不至于连一个小小的养殖场都办不起来。她再追问,倒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

且,睿王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稳!

又行了两日,到了北郡灾区。

柳夷光本以为会看到的凄凉的灾民画面却根本就没有看到,只看到老百姓们拿着蔓草编织成的网与前来救灾的官兵一起四处捕捉蝗虫。

大农令前来禀报灭虫的成果,激动得焦炭一样的脸上都泛着红光。

“殿下给的几个捕虫的法子也忒好使了,每日都能捕获一两石的蝗虫。”大农令也是头回出来协助赈灾,自然兴奋,而且最近他吃蝗虫都吃得都快上瘾了。

“殿下让御厨随行赈灾这个点子实在高绝!近来虫宴盛行,已经有不少州郡的商人前来采买蝗虫!下官自然不可能将捕获的虫子卖出去,却告诉他们,想要虫子,可以自己随便抓,抓虫子的法子我都告诉了他们哩!”

柳夷光大惊!

“啥?”

忽而一阵肉痛是怎么回事?

不仅肉痛,她还忽而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以小龙虾的前车之鉴,蝗虫该不会也会被吃成需要人工养殖的凄凉处境吧?

大农令这才给了个眼神给坐在睿王殿下下首的这位小公子,眼生得厉害,听发出如此惊讶之声打断了他的陈述,微微不满,皱了皱眉头又接着道:“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多谢殿下和世子,其他州郡的商人,也都是听说殿下和世子喜食这几道菜,才来一探究竟的。”

明星效应啊,明星效应。柳夷光已经见怪不怪了。她自己个儿还穿着睿王殿下同款山寨服装么?

祁岩对大农令说的这话十分不满意:“你们居然敢在外头这么抹黑本世子!谁说本世子喜欢吃虫子的!”

他都是被迫的好么?

祁曜面无表情地看向他,幽幽道:“我,让他们传的。”

祁岩一时气结,暗骂一声:混蛋东西!

柳夷光心中仍有疑惑,便对着他二人道:“两位兄长,不如我们去外面看看?”

不亲眼看到,她还是不相信。

治蝗灾哪有那么简单!说不定是这个当官的在忽悠两位皇子皇孙呢?

这回轮到大农令吃惊了,这位小公子居然喊睿王和世子兄长,难不成也是皇亲国戚?可实在是想不起来有他这么一号人物。相貌比之端亲王世子还要清秀,说他是个女娃娃都有人相信!

“也好。”祁曜起身,看了她一眼。

柳夷光立刻狗腿地随着他的目光走到他的旁边,与他并行。

废话,这可是灾区,要是碰上流民,待在他身边可是最安全的!

祁曜不知她所想,只对她的乖觉甚是满意。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