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47章 请出权威人士

影后穿成了权臣的掌中妻

寒江古月 著

连载免费

林幻莫名其妙的穿到了一本名为《男主她有锦鲤运》的古文小说里,成了那个跟她同名电影异姓的炮灰男配。林幻:“……”这小说我特么演过啊!刚出道至今的时候也没可以选择权,再加导演图名字更方便,直接让她演这个炮灰男配了!穿书前。导演:“你要委曲求全,要忍辱负重宽容大度,要为男主私的能奉献自己,最后为了男主去死,炮灰的使命是牺性自己成就男主。”林幻:“导演安心,我的演技杠杠的!”接着直接凭这个角色拿下了最佳男配奖,一时之间剧本邀请无数,她一步一个脚印,从最佳男配奖拿下了百花奖影后。穿书后。林幻:“非吴下阿蒙,从此刻就,我正式宣布本书更名为《炮大宅院,西侧临水庭院内,暗红色的房门紧闭,菱花纹木窗微敞。。……

免费阅读

同样一炷香时间作出诗句,但在最后点评时,却迟迟给不出结果。

很显然,应该是两人实力相当,作出的诗句让人一时间分不出谁好谁次。

评委们讨论了有一盏茶功夫,最终给出的结果是王韵输。

双方的诗句都被展现在大家面前,所以王韵看到了对方的诗句,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的确欠一些,只能下台了。

接下来是陆音上台,很轻松就打败了杨絮,然后是冯贞贞上台……陆音被打败了。

下台后陆音满脸自责:“妹妹能力有限,实在惭愧。”

周景语忙安慰她:“是对手实力太强,你已经很厉害了。”

这话并没有安慰到陆音,特别是对手很强这几个字让她藏在广袖里的手不由的握紧。

周景语却已经上去了。

这一次,评委讨论时间更长了,两个人作得都不错,有几个评委甚至觉得这两个可以并列一个名次,但这是比赛,势必要选出最佳才可。

不得已,只能请出更权威人士过来裁定。

楼夫子。

曾经教出无数才人的夫子,如今在座的评委都是楼夫子教出来的,楼夫子的意见自然是最权威的。

楼夫子今日也来这边过中秋,但没在诗会现场,在周边垂钓。

有人去请楼夫子过来。

没多久,楼夫子就来了,但与他一同前往的,还有一人。

“是晋安侯!”

大殿内不知谁喊了一句。

晋安侯名扬天下,又手握兵权,在朝堂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存在,太子都要让其三分。无他,大晋的江山就是楚家守下来的,所以他权威名望高是公认的实至名归。

这样的人不管去到哪里都是受追捧的存在,今日观看诗会亦有不少名门子弟,与晋安侯一般年纪的也有不少,面对一个跟自己不相上下的人,世人会生出不服的较量心里,但面对一个比自己强太多的人,世人就只有折服和敬重。

若能跟晋安侯攀上关系,那才是真正的飞黄腾达了。

女眷看问题与男卷不一样,她们关注的是晋安侯的私人感情问题。

晋京第一美男子,弱冠之年,还未曾定过亲,家中又无姬妾,这等绝佳条件,谁人不惦记?

今日众多女眷出现在这个大殿内,不就是为了目的晋京城里的帅哥?如今这第一美男都出现了,大家伙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看过去。

只见走在夫子身边的男子,一袭玄色华服,身材颀长,眉目如画,气质端方,鼻梁的高挺和温润薄唇,无一不出挑精致到了极致。

只是他面容冷清,似一朵生在雪山巅峰上的孤傲冷花,让人只可远观。

年轻男子目不斜视,任由旁人讨论,他眉宇都不皱一下,仿佛这等场合,他见惯了。

他淡然出尘,别人却无法淡定。

尤其是未婚女子。

晋安侯自来冷漠,女子近不得身,也不敢近身,加之他极少出席宴会,贵女们见到他的次数少得可怜。

如今能在这样的场合光明正大的看,自然激动了。

原先被大家追捧的周景臣瞬间被比了下去。

陆音也看得红了脸,忍不住咬住嘴唇,只恨自己没有赢下方才比赛,若是当着晋安侯的面得冠军,那是何等美妙的画面?她此生从未对哪个男子这般在意,只恨不得整颗心都放到他面前叫他看到她的情意,若能的他青睐,此生无憾了。

罗碧自然也不用说,她曾同父亲提议,要与晋安侯联姻,被父亲狠狠骂了一顿,只说什么晋安侯府不是他们高攀得起的,让她不要好高骛远,眼光要放低一些。

只是见过最好的,哪里还看得上一般的?

罗碧心中无奈,却也控制不住去关注晋安侯。

再说冯贞贞等人,也都是含羞带怯的表情,只恨不得旁人都消失,只留下晋安侯一人就好了。

与罗碧不同,冯贞贞是国公府的千金,因国公府没什么实权,是最有资格和晋安侯结成亲家的存在。

也不是没提过,被楚老夫人婉拒了。

冯贞贞为此恼怒了许久,楚家大房没有公婆,晋安侯的婚事自然由老夫人说了算,但国公府哪里配不上晋安侯府了?

楚老夫人说全凭孙子意愿,孙子的婚姻她不干涉。

当真是笑话了,这儿女婚事自来是父母命媒妁言,晋安侯的父母不在了,婚事自然由她说了算,说什么不管,不过是瞧不上国公府。

冯贞贞心中对楚老夫人有气,却不气晋安侯,楚老夫人兴许没跟他提过这事,他什么都不知道,她又怎舍得怪他?

若是他发现了自己的好,兴许……

冯贞贞咬唇,脸颊渐渐发热起来,越发坚定要拿下冠军。

再说林幻这边,她渐渐皱起了秀眉,晋安侯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又跟着夫子一起过来了?

书中的晋安侯一世光明磊落,最恨那等不良心机手段之人,念她初犯,他已经在高世子一事上网开一面,

若是他先前真听到了她对林瑜说的话,那么待会……

林幻无奈揉了揉眉心,就算他听到了,又如何判定林瑜等下作的诗,不是她作的?

根本不好判定,他就是想拆穿,也拿不出证据。

只要她和林瑜不承认,别人就没有办法。

这样想着,林幻心中安定了不少。

那边,台上人看到夫子和晋安侯过来,纷纷起身迎接。

也没寒暄太久,就拿出周景语和冯贞贞的诗句给夫子看,夫子还未看,却对旁边的晋安侯道。

“你是我最骄傲的学生,自来才华横溢,又严以律己,待人待事再公正周到不过,先由你来评定这两首诗句如何?”

只见晋安侯端端正正朝夫子行了一礼,道:“夫子过奖,但学生与周世子深交,若由学生评定,或有失公正,故这评定一事还由夫子主张。”

夫子哈哈一笑,抚了抚胡子,“为师本想看看你这些年来的长进,罢了,这等场合也是不合,改日为师再考你才艺。”

晋安侯道:“学生静候。”

夫子这才看向那两首诗句。

场下人的心神都跟着紧绷起来,有其是两位当事人。

周景语的拳头下意识握紧了,人人都说她端庄大气,但是人都有缺点,她也有与人争斗的心性。

与冯贞贞从小斗到大,只恨不得事事都压对方一筹,无他,冯贞贞此人太过嚣张,周景语这等大气之人都忍不了她。

若是让对方赢了,这辈子估计都被对方压着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