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43章 他逆着金光缓缓走来

影后穿成了权臣的掌中妻

寒江古月 著

连载免费

林幻莫名其妙的穿到了一本名为《男主她有锦鲤运》的古文小说里,成了那个跟她同名电影异姓的炮灰男配。林幻:“……”这小说我特么演过啊!刚出道至今的时候也没可以选择权,再加导演图名字更方便,直接让她演这个炮灰男配了!穿书前。导演:“你要委曲求全,要忍辱负重宽容大度,要为男主私的能奉献自己,最后为了男主去死,炮灰的使命是牺性自己成就男主。”林幻:“导演安心,我的演技杠杠的!”接着直接凭这个角色拿下了最佳男配奖,一时之间剧本邀请无数,她一步一个脚印,从最佳男配奖拿下了百花奖影后。穿书后。林幻:“非吴下阿蒙,从此刻就,我正式宣布本书更名为《炮大宅院,西侧临水庭院内,暗红色的房门紧闭,菱花纹木窗微敞。。……

免费阅读

她开心的笑了,又絮絮叨叨跟林幻聊了很多,直到林瑜过来,小姑娘看到两个长得一样的姐姐,都有点老虎老鼠傻傻分不清楚了。

林幻笑着对她说:“这是我姐姐,你可以叫她瑜姐姐,区分我们的方式是刘海和服装,以后看到了,可别错认哦。”

小姑娘认真看了看,发现真是这样。

两位姐姐这么诚恳,她也主动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却也说不全,只到:“娘亲都叫我珠儿,你们也可以叫我珠儿。”

林瑜觉得这孩子可爱得不行,两个人陪着她在这里等她口中陪她玩捉迷藏的人。

不远处草地上有蝴蝶,珠儿被吸引了过去。

看着珠儿的甜美的笑容,林幻总觉她好像有点不足之症,但也有可能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保护得太好,所以体质弱一点。

等了一会,小姑娘的家人还没出现,然而诗会在即,必须要过去了。

林幻就对林瑜道:“姐姐去参加诗会吧,我在这里陪珠儿等她的家人。”

林瑜犹豫道:“可是——”

林幻打断她:“姐姐,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同你说过的话你都忘记了吗?做人要果决一点,那首诗你早已经背下了,去吧,别想太多。”

林瑜咬唇,转身就要走。

林幻在背后又道:“姐姐,你要记住,只有你成功了,我才不算失败。”

林瑜眼眶发热,这一次她没有犹豫了,咬着牙就往前走。

林幻见状,松了口气,过了今日,她的谋划才算是有了一定效果。

只要林瑜在诗会上写出那首诗,就没人能赢得了她,在贵女圈扎了根,以后的路就容易多了。

侧面传来脚踩落叶的声音。

林幻坐在石桌旁,下意识转头。

此时已是下午,太阳在树林那头,阳光穿过树林,被层层树叶遮挡,散散落落照射出几束光线,男人一身玄色,身姿挺拔,逆着金光,缓缓走来。

*

却说中秋诗会准备就绪,五个评委坐在台上,周景臣也在其中。

此次中秋诗会关注也挺大,粗略一算,观赛者得是参赛者的两倍,而且绝大多数围观的都是女子,女子来看比赛,大都是为了看郎君。

台上的几个评委都是年轻俊朗的,其中周景臣容貌最佳,俘获的关注自然比其他人多多了,只可惜他已有未婚妻。

众女惋惜之余,还是忍不住多看两眼,只是看看又不犯罪。

还有女子忍不住去打听周景臣的未婚妻是谁,然后得知是今天也会上场的礼部家的女儿王韵,纷纷侧目去看。

有些人觉得王韵生得不错,家世也可,足以跟周景臣匹配,更多的人觉得不过尔尔,比不上自己,是对方走了狗屎运才做了周世子的未婚妻。

若是此次输了比赛,还是当着未婚夫的面,岂不是丢人了?

“周世子的未婚妻与妹妹都在,到时候他会不会给开后门呀?”

人群中,不知有谁提了一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就开始热议了。

八卦心态,真是不管哪个朝代都有。

“台上有五个评委呢,都是家族之间没有关联的,而且投票人数过三才可胜出,周世子就是想放水,他自己一票也做不得数。”

说话的是一位参加过往届中秋诗会的观众,所以对比赛规则很是了解,很是热心的给大家讲解。

台下沸沸扬扬,大家都在各种讨论。

这时,冯贞贞带着自己人走到了周景语旁边,开口道:“周姑娘都准备了些什么诗?先拿出来我等品鉴一番罢,说不定我们还能给你提出点意见。”

朱凤跟着笑道:“可不是?就当做赛前切磋罢,好处多了去。”

柳絮抿嘴而笑,并未开口。

周景语表情不变,冯贞贞自来就是这种嚣张性格,只道:“我要找人切磋讨教也不差人,就不劳尔等费神了。”

就是说她这边有人才了,冯贞贞眼神不由得落到陆音身上。

“这位就是陆姑娘吧?瞧着就满身才情,我这里有一首诗,倒想同陆姑娘讨教一番,不知可否?”

原是来探底来了。

陆音还未开口,周景语就冷冰冰道:“赛前还是要避讳一些为好,省得出现抄袭事件,届时大家都难堪了。”

这种情况以前不是没有过,见对手诗句好,现场剽窃到台上表现,此等事情又不好找证据,为避免抄袭事件发生,彼此避讳一些重是好的。

冯贞贞如何不知道这个理?只冷哼一声:“我都不介意,何须你提醒?”

但这种行为若是被台上评委察觉,是会留下不好印象,冯贞贞也没坚持,只勾唇道:“想来周姑娘这边准备充分,想来是对比赛冠军胸有成竹了。”

此话一出,实在是拉仇恨,旁边人都看过来,皆露出了嘲讽和敌意,嘲讽对方过于自信,但又确实是对手,自然需要保持敌对姿态。

说完冯贞贞就带着自己人走了,留下周景语一行人被人行注目礼。

林瑜就是这个时候来到的,但她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没人关注,林瑜心里也紧张。

想到自己也会上场,就紧张。

她从未参加过这样的场合,妹妹又不在场,她心很慌。

用现代的话来说,林瑜是心理承受能力不够强,遇到一点突变就容易紧张。

只是紧张归紧张,脑子里记的东西却没忘,林瑜也是个有才情的人,只是有点怯场而已。

林瑜悄悄的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吐出来,妹妹曾经说过,这样有利于缓解紧张。她试了几下,居然真有点用,忍不住又多试了几次。

林瑜的位置很靠后,几乎是隐匿在队伍中,陆音却回头看了一眼,她的位置自然是第一排,当看到林瑜一个人在后面时,陆音眸中飞快闪过些什么。

而不远处,回到自己位置上的冯贞贞却还在关注周景语这一队,准确来说,她看的是陆音。

周景语的能耐冯贞贞心中有数,她自认比周景语水平高一些,而自己这一派的整体水准,冯贞贞觉得也比周景语一派更强一些。

但是这个陆音,周临雪说没见过她的能耐,并不代表她就比周景语差劲,万一人家有意隐藏实力呢?这是一个未知数,冯贞贞不喜欢这种感觉。

台上司仪已经开始当众宣读比赛规则,当真如同先前那位观众说的差不多。

比赛开始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