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放长线钓大鱼

影后穿成了权臣的掌中妻

寒江古月 著

连载免费

林幻莫名其妙的穿到了一本名为《男主她有锦鲤运》的古文小说里,成了那个跟她同名电影异姓的炮灰男配。林幻:“……”这小说我特么演过啊!刚出道至今的时候也没可以选择权,再加导演图名字更方便,直接让她演这个炮灰男配了!穿书前。导演:“你要委曲求全,要忍辱负重宽容大度,要为男主私的能奉献自己,最后为了男主去死,炮灰的使命是牺性自己成就男主。”林幻:“导演安心,我的演技杠杠的!”接着直接凭这个角色拿下了最佳男配奖,一时之间剧本邀请无数,她一步一个脚印,从最佳男配奖拿下了百花奖影后。穿书后。林幻:“非吴下阿蒙,从此刻就,我正式宣布本书更名为《炮大宅院,西侧临水庭院内,暗红色的房门紧闭,菱花纹木窗微敞。。……

免费阅读

清风虽然不像侯爷一般才思敏捷,也不会吟诗作对,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跟着侯爷这么久了,光是研磨都研了数不清次数,闻了那么多墨水,就是再笨,一首诗好不好他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

“未有拟稿,脱口而出,出口成章,是个才女。”清风总结。

楚胤转头:“难为你平日里大字不不肯多识两个,如今倒也能连说两句成语。”

清风嘿笑了两声,见侯爷不再多言,按照往日的习惯,他该退了,可是——

“侯爷,这日后还需继续监视吗?”

楚胤沉吟片刻,通过清风收集到的情况,他基本已经断定高荣的抽搐跟林幻有关,能想到去万息阁打探消息,再制定出精密攀附高门计划,这女子心机城府不简单。

“罢了。”楚胤淡淡道,“撤了吧。”

清风开心领命而去,男子汉大丈夫是要做大事的人,整天跟在女人身后算什么事儿?

次日。

林幻在看账本,林瑜在一旁画画。

林幻看了两本账本后,就放下账本去看林瑜的画。

她要把林瑜嫁出去,还要嫁到高门贵族里,自身总得足够优秀,才能配得上,否则便是嫁过去,也不能长久。

所以林幻想了解林瑜的才华才艺,才更好做出判断。

“姐姐画艺精湛,花鸟树木美不胜收,只是……”

林瑜停下笔,看向妹妹:“只是什么?”

林幻道:“只是缺了一点生活气息,画得太过美化,仿佛是仙境般,倒失了真。”

林幻理解林瑜这种画法,好比人看电视剧,有些人喜欢看生活片,有些人喜欢看仙侠片,心中追求不一样所致。

林家姊妹是处于被轻视的存在,林瑜心中追求的是没有压迫歧视的世界,所以画出来的东西没有一丝瑕疵,远离了现实生活。

可是这种意境并不广泛,别的不说,那日在周府看到周景臣集合了天下名画的的画室,那些画很具有代表意义,这个朝代流行那种风格的画。

“有时候逃避现实并不能解决问题,不如正面直视,或许能取得不一样效果。”林幻道。

林瑜表情有些落寞,她习惯了这种模式,突然就要改,竟不知从何下手。

林幻又道:“姐姐能画出这等美妙的画,定然也能画出如周府大表哥画室里那种风格的画,我相信姐姐。”

林瑜心中的迷茫感顿消失了许多。

一个上午,林幻给林瑜指点了许多,林瑜没有因为被妹妹挑错就生气,反而十分虚心的按照妹妹说的,慢慢整改。

春夏秋冬俩丫鬟在旁边作陪,青梅和红叶出门办事了。

午饭时间才回来,把打探到的事情同两位主子说了。

“姑太太还在受罚,据说整个三房没人管教,姬妾都快翻了天。”

“据说雪姐儿想让姑娘们去作陪,被姑太太拒绝了,都是下人传出来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林幻听后只道:“空穴不来风。”

林瑜不知想到了什么,道:“当日在周府,妹妹说我们日后需要仰仗周府大姑娘,可是早算到有今日?”

“妹妹是如何算出来的?”林瑜不解。

林幻道:“这还用算?姑母本就不是真心想帮咱们,自然也不会一直让我们仰仗,但周府大姑娘不同,她为人大度,倘若跟她打下交情,会比姑母好上百倍。”

这样解释合情合理,林瑜自当相信。

“只是姑母如今不见我们,也不让我们去周府,我们就是想同周府大姑娘多走动,也是没有办法。”

“怎会没有办法?”林幻轻笑,“姐姐莫不是忘记了,再过一阵子便是中秋,届时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过去拜见。”

林瑜秀气的眉毛轻轻拧起:“可是往年的中秋,也是姑母发话,我们才可去。”

节假日虽有走亲戚一说,但她们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亲戚,没得人家稀罕。往年,姑母都是心情好才叫她们过去。

“这有什么要紧?倘若她不叫,咱们就送点礼物过去,心意到了总会有人看见。”

俗话说放长线钓大鱼,她的狮子头不是白做的,周景语对厨艺感兴趣,那么对她的厨艺自然也有兴趣。

林琼的想法,林幻完全猜得到,无非就是想晾着她们姊妹俩,让她们自乱阵脚,日后她随意抛个橄榄枝,姊妹俩还不巴巴往上赶?

林琼自以为一切都在她掌控之内,到时候发现事情脱离掌控,不知心中会有什么感想?

*

廊前,一身穿淡紫色裙衫的女子,手中拿着玉碟,碟中装有鱼食,她正一点一点往湖中撒,十几条金色的鱼儿聚拢过来,摇着尾巴,嘴巴一张一合的,争着抢着吃鱼食。

旁边站着一位丫鬟,正低声同女子说着什么,紫色裙衫女子全程表情淡然,听完后,她淡淡笑了笑。

“你看这鱼食再多,也经不住这么多张嘴,这大的吃完了,又要繁殖,这大大小小一大家子,食物就总是不够的。”

丫鬟听不懂姑娘的话,也不敢乱接。

紫色裙衫女子也不打算要她听懂,只让她把玉碟收走,自己拍了拍手。

嫣儿、兰儿和莺儿走了过来。

“表姐。”

原来紫衫女子就是陆音。

那日陆夫人一家人浩浩荡荡过来,就住在老夫人隔壁的院落内,这院落有一间正房,十几间厢房,正合她们住。

陆家在晋京也有房产,只多年不住,虽留有人看守,但也不能即刻就搬过去,只先让人过去打扫,开窗通风,待过个一年半载,也可搬入了。

陆音和几个表妹在周府里,每日同老夫人请安,又和家中姊妹戏耍游玩,但大多数时候,她们都是在自家院落。

嫣儿几人见那丫鬟离开了,就忍不住问道。

“表姐可是在打探些什么?”

陆音看着几人,嘴角保持着淡淡上扬的弧度,眸中却无任何笑意:“你们想知道些什么?”

嫣儿、兰儿和莺儿表情皆顿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而后摇头:“表姐,我们只是随口问问。”

陆音:“谨言慎行四字都不解,看来你们的书还是读得太少了。”

嫣儿、兰儿和莺儿闻言只恨不得自掌嘴吧,怎么就这么嘴贱多嘴呢?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