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说穿

影后穿成了权臣的掌中妻

寒江古月 著

连载免费

林幻莫名其妙的穿到了一本名为《男主她有锦鲤运》的古文小说里,成了那个跟她同名电影异姓的炮灰男配。林幻:“……”这小说我特么演过啊!刚出道至今的时候也没可以选择权,再加导演图名字更方便,直接让她演这个炮灰男配了!穿书前。导演:“你要委曲求全,要忍辱负重宽容大度,要为男主私的能奉献自己,最后为了男主去死,炮灰的使命是牺性自己成就男主。”林幻:“导演安心,我的演技杠杠的!”接着直接凭这个角色拿下了最佳男配奖,一时之间剧本邀请无数,她一步一个脚印,从最佳男配奖拿下了百花奖影后。穿书后。林幻:“非吴下阿蒙,从此刻就,我正式宣布本书更名为《炮大宅院,西侧临水庭院内,暗红色的房门紧闭,菱花纹木窗微敞。。……

免费阅读

夜,晋安侯府,书房。

书桌上,除了简单的笔墨纸砚外,并无其他多余物件。

坐于桌前的男子,始终低着头,翻着手中经卷,全神贯注。

一名黑衣人跳窗而入,跪于男子跟前。

“侯爷,那香袋已让晋京城中各个大夫验过,并未发现有害物质。”

楚胤坐姿不动,眼不离书,仿佛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并未开口说话。

黑衣人就又道:“关于持香袋人的身份,也已查明,是蹚水镇富商林之进的大女儿,林瑜,她还有一个妹妹叫林幻,她们是周府三房夫人的侄女。据说林家二女攀荣富贵,为嫁高门无所不为。”

黑衣人说完,没听到回应,忍不住抬头看了一下,只见他家侯爷眸色冷清,正淡淡看着他。

侯爷这种淡沉如水的眼神最让人害怕。

黑衣人一个机灵,侯爷只是让他去查人家身份,他把流言蜚语一并说出来了,显然是失职了,当即就认了错:“是属下多嘴,请侯爷赎罪!”

隐形的压迫感这才消失,黑衣人暗暗松了口气,这才继续开口:“属下们在蹚水镇里里外外查了一番,并未找到恩人踪迹,蹚水镇每日迎来送往,属下猜测兴许恩人不是蹚水镇人,若是如此,那搜索难度就更大了些。”

楚胤只一句话。

“继续找。”

黑衣人领命而去了。

楚胤眼神却也从经书上移开,合上书卷,起身,来到窗口处。

书房位于竹林旁,因竹林位低,竹子的上半部分与书房窗口对上了。

此时窗外秋风簌簌,男人负手而立,眸光深沉。

*

落入他手中又如何?

林幻轻笑,笑容薄凉。

那些药物虽稀有珍贵,却也有不少贵妇在用着,而她不过是往里面添加了一味特殊药物r,r药物经过捣碎成粉,又入水过滤,留下的汁水沾染在其他珍贵药粉上,使其产生的香气淡然,对常人无异,但对某些过敏体质的人,却是致命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r药物与空气结合,会蒸发散去,便是捡到的人拿去检测,现代科技都检测不出来的成分,古代人也不过是检个寂寞而已。

高荣过敏的体质是原著后期才知晓的,那个时候林瑜已成了他姬妾,时常被打得遍体鳞伤,后大夫诊治,给林瑜开了一些药,其中就有r药物。

如今林幻把r药物捣碎成分过了水,染在林瑜的香袋里以及她的衣服上,造出的淡淡香味都能让高荣倒地抽搐,而书中的林瑜谨遵大夫嘱咐,熬成药水直接喝。高荣就路过了她房门,屋里浓烈的味道瞬间让其去了半条命。

后来,高荣险险捡回一条命,而林瑜因背了一个祸害世子的罪名,被乱棍打死。

思及此,林瑜就过来了。

白日里发生那么多事情,林瑜不可能不过来跟林幻谈心。

沐浴后的林瑜出水芙蓉一般,配上她忧郁的气质,柔弱的形态,林幻觉得女子的柔弱美被她展现得淋漓尽致。

她在现代估计难以存活,现代生活节奏快,总是慢吞吞的不行的,但在古代没事了,如果林瑜是高门贵族里出生,那就是标准的大家闺秀,名门望族争着抢着的存在。

“妹妹,今日发生这样的事,周府会如何?”

“不会如何,只需登门致歉这事就可过去了。”

虽然高荣没事了,但人到底是在周府出了点状况,都是世家贵族,交代总得给一个的。

“会是姑母去道歉吗?”

“大房长子。”

林琼?她还不够资格。

林瑜似乎也想明白了其中道理,沉默了一阵,靠在林幻肩膀上,绞着手帕。

“当时我也在场,姑母为何不说出我的名字?”

当然是林琼不敢把她安排林瑜跟世子见面道歉的事情说出来,都是长脑子的不是蠢的,一说就都能猜到她的想法,先不说贵客们会如何看她,老夫人最厌恶就是这等下作手段,届时让儿子休了她都有可能。

而那两位丫鬟到底跟在林琼身边多年,主子只字不提林瑜名字,她们自然也不敢乱说话了。

“你觉得姑母为何不说出你的名字?”林幻没有直接告诉她理由,反问。

林瑜神情犹豫,语气迟疑:“当时丫鬟领我去到正厅,我瞧见世子在里面,两位丫鬟就要离去,留我一人面对世子……若没有姑母授意,丫鬟自是不敢如此,可我一黄花闺女,私下同男子见面,传出去还有何颜面可言?姑母这般安排……”

也还没单纯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林幻道:“事有百态,人有千面,世间万物,一切皆有可能,你尽管大胆揣测,反正这里也无旁人。”

林瑜轻轻咬唇,好一会才道:“我等姊妹虽极少出门,但关于那高家世子的名声,也是知道,家中有妻,却四处留情,纳妾无数,难不成姑母是想让我为人姬妾?否则说好的道歉,为何她身为长辈却不在场,只让我一人去面对?想来也是因为这等难以启齿是原因,她才不敢在老夫人跟前说出来,可是我不懂,她是姑母,为何要这样对我?”

“而且,便是要道歉,只叫我一人就可,为何连同你也一并叫去了三房,她想做什么?”

林幻没说话,起身去从柜子里拿出一份药材成分单,递给林瑜。

“这是姑母当日送你的药膏,我拿去给大夫验了,大夫说都是有害成分,若是想让一个人身上的疤痕永远不要消失,便用此药膏。”

林瑜听闻身体大震,拿着药材成分单看了一遍。

当初大夫写的那份字迹潦草,后来林幻自己写了一份,就是林瑜如今手中这份。

“当日不同你说,是证据不够,所以我只能先把药膏换了让你继续使用,如今她这般算计于你,我再说出来,你便不会疑我多虑了。”

林瑜看完,神情恍然,整个人跌坐在床。

“难怪她对我额头的伤那样关心,难怪她一直好心给我药膏,却原来是抱着这等打算,妹妹,我实在想不通,她为何要这样对我?”

林幻这才道:“为了周临雪。”

“只要你、我嫁给了她安排的人,为周临雪铺路,周临雪便能嫁给比三房地位高的人家。这次她让你去同伯爵府世子道歉,也让我一同前去,是打着万一再出状况就把我顶上,总之不会落了她算盘,只可惜……”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