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他的眸光冰冷锐利

影后穿成了权臣的掌中妻

寒江古月 著

连载免费

林幻莫名其妙的穿到了一本名为《男主她有锦鲤运》的古文小说里,成了那个跟她同名电影异姓的炮灰男配。林幻:“……”这小说我特么演过啊!刚出道至今的时候也没可以选择权,再加导演图名字更方便,直接让她演这个炮灰男配了!穿书前。导演:“你要委曲求全,要忍辱负重宽容大度,要为男主私的能奉献自己,最后为了男主去死,炮灰的使命是牺性自己成就男主。”林幻:“导演安心,我的演技杠杠的!”接着直接凭这个角色拿下了最佳男配奖,一时之间剧本邀请无数,她一步一个脚印,从最佳男配奖拿下了百花奖影后。穿书后。林幻:“非吴下阿蒙,从此刻就,我正式宣布本书更名为《炮大宅院,西侧临水庭院内,暗红色的房门紧闭,菱花纹木窗微敞。。……

免费阅读

“什么茶?”周景语面色严肃,生活在大宅院里的姑娘们,对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也是有所耳闻的,有的更是见过。

“就是普通的茶而已,啊……”丫鬟解释,却被人踹了一脚,踢飞了。

“滚开。”

是周景臣。

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和颜悦色的,但变脸的时候也是真严厉,跟换了个人一样。

“大夫你过来检查这杯茶。”

大夫在那边诊治无用,闻言就过来验茶,可是验来验去,没什么问题。

“回世子,这只是一杯普通的茶而已。”

“那为何伯爵府世子会那样?”周景臣冷声问。

大夫拿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世子,这……”

大夫神色踌躇迟疑,似在纠结该不该说实话,眼下伯爵府世子依旧在那里抽搐,仿佛随时能死掉一样,所有人都看得惊心,大夫又不敢轻易下结论。

危急关头,一道清冽的嗓音响起。

“本侯看看。”

所有人都闻声望去。

“是晋安侯!大家让一让。”

战场上所向披靡的人物,他的存在就意味着这个国家的希望,所以晋安侯一说话,大家也仿佛看到了希望,不由的出声让道。

林幻看到这个人时,秀眉轻轻拧了起来,晋安侯?那个在假山上偷听她们姊妹聊天的男人,居然就是晋安侯!

不知为什么,还不清楚晋安侯身份时,林幻就觉得这个男人高深莫测不好惹了,如今知道了他身份,而他又要插手这个事情……

林幻轻轻咬了一下嘴唇。

大夫都诊治不出来的病因,他可以吗?

不可能,她在现代用过这个办法,连现代的医生都检查不出来,没道理这种落后的古代还有这样的神人。

只见男人走到伯爵府世子跟前,撩起衣摆,蹲下检查,他捏开高荣的嘴,发现他只是单纯的口吐白沫,并未有咬舌,又见他身体抽搐恍若是……

一阵轻风袭来,空气中似飘过一丝淡淡的清香,不是晋京贵女常用的香袋之味,恍若是极寒之地生长而出的稀有珍贵物种混合而成的味道。

他仿佛在哪里闻到过。

男人抬头环顾四周,并未找到出处,只拧眉沉思片刻,便命人先把高荣抬出去。

其他人闻言也才反应过来。

“对,把他抬出屋子,放置宽敞阴凉的通风位置。”

其他人随之一起出去,高荣没醒,此时谁都不能走,林幻和林瑜也只能跟上,但在林幻的有意控制下,姊妹俩在人群末尾处,慢慢的跟上去。

诸不知还有人在她们后头,楚胤让人把高荣抬出去后,屋内没人后,他四处检查了一番,又看了看那杯茶,并无新发现,便也抬脚走了出去。

即将越过前方两人时,脚步突的一顿,神色也随之凛然起来。

“站住。”

林幻心口猛的一窒,藏在袖子里的手都不由的握紧了。

林瑜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她并不会想着那声不轻不重的“站住”是对她说的。

林幻若是对那声“站住”有反应,那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做贼的人都会心虚,但若是轻易让人发现破绽,林幻那么多年的影后就白当了,不管心里多么忐忑慌乱,面上都一派的镇定自若,继续若无其事的同姐姐朝前走。

“侯爷有何吩咐?”

有下人来到侯爷身边,卑躬屈膝。

楚胤对那人道:“去倒一杯清泉水过来。”

那人领命去了。

听到声音的林幻暗自松了口气。

不多时,那道高大的身影从姊妹二人身边过去,只明眼人察觉不到,楚胤的身影在越过林家姊妹时,有瞬间的停顿。

高荣很快就醒了,不是大夫救醒的,是他自己醒了,初醒时神志还有些恍惚,侯爷命人为他喝下甘甜泉水后,他就渐渐恢复了,身体上也没有其他异样。

有几个姑娘拍了拍心口,松了口气的感觉,就是周景臣表情都放松了许多。

只有晋安侯镇定如初,询问了伯爵府世子几个问题。

面对侯爷的问话,世子就是再犯浑也知道他想来三房看美女的事情不能说出来。

高荣风流成性,是贵圈里人人皆知的事情,但要他大庭广众之下承认自己的风流,这等没脸的事情他可做不出。

“我也不记得了,好像眼前突然一黑就晕过去了,连茶都没来得及喝,我到底怎么了?”

大夫看了侯爷一眼,后者抬手让他说。

大夫这才道:“方才为世子诊治时,并未发现病因,故不好做出判断,但人活在世,间接性有一些状况,只要不影响生活,便无事。”

说了一大堆,总结下来就是伯爵府世子没事,只是间接性抽风了一下而已。

如此自是皆大欢喜,但宴会上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也都没有再玩乐的心了,一一告辞离去。

林幻和林瑜也上了自家的马车,今日一事,完美落幕,她心情甚好,以贵妃醉酒的慵懒姿态倚靠在引枕上,林瑜在旁边心有余悸的说着什么,林幻轻哼着歌,一心二用的听着。

另一辆华贵马车从旁边路过,带起的风把门帘一角带动飞起,林幻不经意看出去,就猝不及防对上了一双深邃如渊的眸。

他的目光,寒凉如冰,又凛然锐利。

林幻先是怔了一下,身子下意识僵住,笑容也渐渐凝了起来,整个人一动不敢动。

马车很快就交错而过。

一南一北,仿佛不会再有交集。

林幻心底的那抹隐隐的不安却再次冒出。

这个晋安侯……

希望不会成为她的变数。

“妹妹,你在想什么这样出神?”林瑜在外人面前话不多,但到妹妹跟前是什么都说的,但她说了一大堆,妹妹也每个反应。

林幻回神,道:“就在想好端端的伯爵府世子为何会晕倒。”

这个话题就跟林瑜说的内容对上了,她觉得自己误会妹妹了,以为她走神没听自己说话呢。

“姐姐,你的香袋呢?”

原本系在林瑜腰侧部位的香袋,此时不见了。

林瑜一摸也才察觉:“兴许是刚才出门时人太多,撞掉了,我真粗心,妹妹给我做的香袋都留不住。”

“没事,回头我再给姐姐绣一个。”

话虽这样说,林幻却知香袋掉落一事,绝没有林瑜说的这么简单。

脑海中不由的又浮现出那双深沉的眼眸。

香袋若是落入他手中……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