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4章 惩治恶奴

影后穿成了权臣的掌中妻

寒江古月 著

连载免费

林幻莫名其妙的穿到了一本名为《男主她有锦鲤运》的古文小说里,成了那个跟她同名电影异姓的炮灰男配。林幻:“……”这小说我特么演过啊!刚出道至今的时候也没可以选择权,再加导演图名字更方便,直接让她演这个炮灰男配了!穿书前。导演:“你要委曲求全,要忍辱负重宽容大度,要为男主私的能奉献自己,最后为了男主去死,炮灰的使命是牺性自己成就男主。”林幻:“导演安心,我的演技杠杠的!”接着直接凭这个角色拿下了最佳男配奖,一时之间剧本邀请无数,她一步一个脚印,从最佳男配奖拿下了百花奖影后。穿书后。林幻:“非吴下阿蒙,从此刻就,我正式宣布本书更名为《炮大宅院,西侧临水庭院内,暗红色的房门紧闭,菱花纹木窗微敞。。……

免费阅读

面对林琼的愠怒。

林幻道:“关于这个,幻儿心中本就有不解之处,本想等明日再找时间同姑母好好讨教讨教,如今姑母关爱我姊妹二人,这么晚还亲自来探望,幻儿感激不尽,也想借此机会好好讨教一番。”

“既然如此,那进屋听训吧。”

林琼高抬下巴,伸手让下人扶她手,迈步往屋内走去,走到门槛处,刚把脚迈入屋子,就拧眉退了回来。

却已经晚了,裙角被沾湿了。

林琼十分不悦:“这谁打扫的,满地湿漉漉的怎么走路?”

张婆子在一旁诚惶诚恐道:“回夫人,是奴婢……”

“掌嘴。”林琼不听解释,她的昂贵的裙子被这等污秽水渍沾湿了,恼火得狠。

身后的嬷嬷闻言,二话不说对着张婆子就是两个耳刮子。

张婆子被打得头晕眼花,跌坐在地,其余人见到无不惶恐,皆不敢多言。

林幻垂下头:“姑母,我姊妹二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没进屋,想着在院子里坐着,等屋子干了才进去。”

林琼沉着脸打算在石凳上坐下,却瞧见满满的灰尘,直拧眉。

身边丫鬟见状立刻掏出手帕去擦拭,反复擦了好几遍才扶三夫人坐下。

林幻叫红叶去烧水,然后才把目光看向站在林琼身后的张婆子,经历这一遭,她已然没有先前的理直气壮。

林幻也没有多说其他,只轻声温和道:“劳烦张婆子命人去把屋内擦干一下,否则我都不敢请姑母进门喝茶了。”

张婆子这回不敢顶嘴,忍气吞声的去做了。

随后林幻就和林琼扯一些家常,都挑她爱听的说。

说了一会,张婆子就出来了:“夫人,这回都打扫干净了。”

林琼还没来得及说话,林幻就先开口了:“房屋上方的蜘蛛网也打扫了吗?”

张婆子愣了一下。

林琼见状就拧眉了。

张婆子又带人回去重新打扫。

“这次都干净了,不信表姑娘可以进去检查一番。”

林幻淡淡一笑:“扫屋子上方掉下的灰尘,桌子椅子恐怕也得重新打扫一番,否则姑母如何入座?”

张婆子又进去打扫了。

不多时又出来了:“还请表姑娘进去检查一番,看看是否都干净了。”

林幻坐着,一动不动,只看着林琼,满脸不解:“人人都说周府家教严格,尤其是三房的奴仆十分听话,做事勤奋认真,从不让主子忧心。怎么如今见到的跟传闻不一样?张嬷嬷在三房多年,怎么连打扫屋子干不干净都不知道,难道她以往给其他主子打扫的时候也是扫一次问一次吗?还是说,家中的奴仆都是需要主子教才知道如何打算?那这样,谁才是主子呢?”

张婆子的脸色就白了下去。

林幻见状,唇角不着痕迹勾了一下,再次轻飘飘道;“这要传出去,姑母良好的名声,可能就要毁于一旦了。”

林幻前面一席话不足以让林琼惩治恶奴的,毕竟这本就在她授意之内,家中奴仆本就分三六九等,这最下等的奴仆自然是没有什么章法的,本想借机好好教训林家姊妹,谁知林幻一张嘴这么会说,又说得头头是道。

特别是最后一句,直接就让林琼谨慎起来了,三房在权势地位上不如大房二房,她只能从其他方面找优势,比如说家规。

林琼最爱整一套一套的,就拿回娘家来说,那规格跟皇妃省亲似的,礼节一大堆,就怕别人不知道她有排场懂规矩。

所以凡是会威胁到她名声的,她就不可能容忍了,立刻道。

“这等婆子还留着做什么?给我打发了出去!”

这大户人家的最下等奴仆,也是比外面普通人家有排面,劳作个十几年,得了抚恤金回家养老,一辈子衣食无忧。

可是被打发出去就不一样了,等待自己的就不知是怎样猪狗不如的生活了。

府里不是没有被打发出去的犯了错的奴婢,没一个有好下场,年轻的姑娘会被卖到窑子里,年长的就去做苦力,干最脏最累的活,被累死饿死的大有人在,大冬天活活冻死的也有。

张婆子冷汗涔涔,知道今日作过头了,闯下大祸,顿时下跪连连求饶。

然而林琼手段果决,直接命人堵嘴拖走,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打发了奴仆,林琼心情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今日没有惩罚到林家二女,反而折了一个奴仆,林琼没有心情逗留,直接起身离开。

离开前,她还落下了一句狠话。

“倘若有不好的声音传出去,影响了我三房的名声,在场的我一个不会饶!”

这才彻底离去。

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

林幻首战告捷,心情不错,擦澡的时候还轻哼起来。

其实林琼并没有让下人给林家姊妹准备热水,林幻也没指望林琼,让青梅拿着碎银直接去烧水房,这下人不会跟银子过不去,热水自然就有了。

但因为这不是林府,不方便泡澡,只简单洗洗就可以了。

“姑娘,刚才的事情吓死奴婢了,奴婢的腿到现在还是发抖的。”

青梅给林幻穿衣的时候,回想起刚刚的事情,三夫人要怒不怒的模样,心有余悸的开口。

“我以为姑母铁定是要维护那婆子的,向以往一样,没想到还能峰回路转,姑娘真是越发厉害了。”

林幻闻言挑眉。

“厉害?”

“可不是?”青梅道,“想想从前,三夫人哪次不是不论对错,都只问责二位姑娘,都憋屈死了。”

青梅看着自家主子,由衷道:“从前的姑娘也很好,但奴婢更喜欢现在的姑娘。”

林幻感兴趣道:“怎么说?”

“从前姑娘也挺得理不饶人的,但大多数是无理……”取闹两个字不敢说出口。

见姑娘表情不变,青梅才继续道。

“不像现在,姑娘言辞条理清晰,有理有据,只把别人说得哑口无言。”

林幻笑问,“那你家姑娘我从今往后都像今天这样,凡事软硬皆施的来,你怕不怕?”

“不怕!”梅香狠狠摇头,“我们林府又不差,姑娘们就应该硬气起来,该刚的时候刚,该示弱的时候示弱,姑娘原本就聪慧,早这样就不会憋屈多年了。”

“小丫头片子。”

林幻这边其乐融融的,林瑜那边就不是这样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