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7章 一切都是为你好

影后穿成了权臣的掌中妻

寒江古月 著

连载免费

林幻莫名其妙的穿到了一本名为《男主她有锦鲤运》的古文小说里,成了那个跟她同名电影异姓的炮灰男配。林幻:“……”这小说我特么演过啊!刚出道至今的时候也没可以选择权,再加导演图名字更方便,直接让她演这个炮灰男配了!穿书前。导演:“你要委曲求全,要忍辱负重宽容大度,要为男主私的能奉献自己,最后为了男主去死,炮灰的使命是牺性自己成就男主。”林幻:“导演安心,我的演技杠杠的!”接着直接凭这个角色拿下了最佳男配奖,一时之间剧本邀请无数,她一步一个脚印,从最佳男配奖拿下了百花奖影后。穿书后。林幻:“非吴下阿蒙,从此刻就,我正式宣布本书更名为《炮大宅院,西侧临水庭院内,暗红色的房门紧闭,菱花纹木窗微敞。。……

免费阅读

林夫人抹泪无言,这道理她何尝不懂?同为女儿家,她一路是如何走来的,其中之艰辛自是不必说,如今的晋京城权贵滔天,虽是天子脚下,但见不得人的事情也多了去。

前阵子有个家境普通的姑娘被权贵盯上,奈何姑娘定了亲,自当拒绝了,谁知后来被人偷偷掳走,隔天被人丢大街上,这辈子可算是完了。

这事虽然报了官,但就跟女儿们当初被纨绔调戏一般,不会有结果了。

林夫人明白,除非女儿高嫁,有夫家权贵护着,否则那样的容貌,必定招来祸害。

西侧临水庭院。

林幻先前洗头来不及好好打理,此时林瑜正给她梳头,把头油用木梳子抹在头发上,一梳到底,让整个头发看起来油光水滑、整洁漂亮。

每年桂花盛开时,把掉在地上的桂花扫起来,晾干,浸在青油里,制好了用来梳头,头发又亮又光,还散发着清香。

这没有护发素的古代,长长的头发想要打理好,还要梳成各种好看的发髻,头油是必备品。

林幻还挺喜欢闻这种味道的,但此时,她手中把玩着一瓶药膏,眼神玩味。

这就是林琼给林瑜的药膏,号称能治疗一切疤痕。

这等好药,这等好心,不过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罢了。

林瑜额头的伤,原本只需正常放药,时日长了疤痕自然会消失,然而就是这瓶药,让她额头的疤痕随着时间积累,会逐渐加深。

而女子成婚后需挽起妇人发髻,原著里林瑜挽起刘海后的疤痕突出,才让高荣觉得自己被骗了,动不动对她就非打即骂,好不凄惨。

这次道歉门,是林琼的英雄救美计划落空后腾升而出的新计划。

林瑜就是在这一次道歉门里被高荣相中,而后动用了权势,把人娶回去当偏房。

林家夫妇自是百般不同意,林琼就说林瑜额头有疤,给普通人当妻都不够资格,如今被贵人看中是她福气,给贵人当偏房都是抬举她了,林瑜深受打击,开始妄自菲薄然后认同了姑母的说法。

“妹妹怎的一直看着药膏?”

林瑜瞧着那药膏都快被妹妹盯出一朵花来了。

林幻道:“姐姐先把药膏借我几天,我找个大夫查一下里面有什么成分,看看能不能让大夫自己制作出来,省得你用完了,又得劳烦姑母,她纵是好心,咱也不能不知收敛。”

林瑜听后深觉有理:“还是妹妹想得周到,你拿去吧,左右耽搁个几天也没什么影响。”

姊妹二人在一起,从前多是聊城中八卦,如今待字闺中,所聊话题都离不开婚姻了。

林瑜道:“我所求夫君,相貌平凡一些无妨,官职也无需太大,只需品性温和,公婆也好相处就更好了。”

林幻道这种情况即便在二十一世界也是少有,更不用说男尊女卑的时代了,她也不让林瑜沉静在美好幻想中,只道。

“晋京城里的高门显贵就不说了,哪怕是那些不大不小的官员,也是眼高于顶,自是不会人人都这般,但绝大多数如此,所以这婚事还得慢慢挑选,不能着急。”

“妹妹向来比我想得深远,我全听妹妹的。妹妹还未同我说过你对未来夫婿的要求呢?”

“额,其实跟姐姐所求的差不多。”

那是不可能的,她早晚得回去,不会一辈子在这里。

“只盼着这晋京城里的大小官员里,能有那么一两个看得上我们姊妹的。”

林瑜的嗓音,娇娇柔柔。

“会的,放心吧。”

永乐侯府,三房。

丫鬟得了消息,周三爷今晚歇在了新姨娘房中。

青铜镜中,林琼表情就那样沉了下去,梳子都被丢到了一旁,撞上桌子上的东西,叮当响。

徐嬷嬷捡起,语重心长道:“夫人莫气,都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妖艳货色,平日里见了夫人还不是得低声下气。”

徐嬷嬷是一直跟着林琼的,林琼在她面前也是什么话都说。

“三房境况本就不好,老爷还整天沉迷美色,雪儿的婚事他也不管管,全指望我一妇道人家。”

说着还抹起了泪。

再好看的人,也有变老的一天,如今的林琼半老徐娘,周三爷官职不高,但也是永乐候府出来的,纳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前阵子应酬遇见一歌女,姿色虽没有林琼年轻时惊艳,但人家年轻嘴甜,就被周三爷那纳回家当妾了。

徐嬷嬷道:“老爷靠不住,姑娘的婚事自当全指望夫人了,就当是为了姑娘,等姑娘婚事有了着落,夫人的辛苦就都值了。”

谈起女儿婚事,林琼抹干了泪水,振作了起来:“只盼着这次事成,别再出什么幺蛾子。”

“奴婢们都已打点妥当,保证不会出问题,夫人只管放心。”

林琼点头,又道:“待林瑜婚事定下,林幻这边也可着手操办,但她性子不比林瑜,有点难办。”

徐嬷嬷道:“自古什么锅配什么盖,她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就该配那等厉害角色的,要说这晋京城里性子最烈的,不就只福安王一个?”

林琼表情顿了一下,福安王年纪比自己还大一些,但性情暴虐,被他打死的小妾丫鬟不少。

“嬷嬷真是跟我想到一处去了,但愿林幻担得起这福气。”

福安王是今圣胞弟,党政中保持中立的,是双方争相拉拢的对象,倘若林幻嫁过去,那么周三房就成香饽饽了,到那时女儿婚事自然不用说。

“先把林瑜的婚事解决了再说。”

话音刚落,一道如莺啼的撒娇声大老远飘过来。

“娘。”

是林琼的女儿,周临雪。

“跑这么快做什么,晚膳可都吃饱了?”林琼见到女儿,表情瞬间温和起来。

从林家回来,许是吹风的缘故,林琼头有点晕,回府后就在房中用膳。

“娘又去林家做什么?那两个表姐巴结我们家跟什么似的,甩都甩不掉,娘你不跟她们划清界限,还要过去,当心她们彻底赖上咱们家。”

周临雪一点也不喜欢那两个表姐,长得漂亮是其一,关键是她们商贾身份上不了台面,她实在是不想跟这样亲戚沾边,而且两个表姐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实在是丢脸得紧。

林琼本身也看不起林家,所以女儿这番态度她并不觉有什么问题,只道:“这事娘自有打算,你别管。”

周临雪噘嘴:“可是我就是不喜欢她们,日后不许她们来我们家玩了。”

林琼叹道:“你以为娘让她们过来只是为了玩?”

“难道不是吗?”

“你还年轻,很多事情还不懂,你只需记住,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