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我谁也不靠,靠我自己

亿万总裁求娶妻

花无期 著

连载中免费

她竟然睡错了人!沐筱熙有点抓狂的质问,换得的竟然是一纸婚约。他结论的提问是这样的:“因为你睡了我。我碰过的女人,不能够让别人再碰,因为我能想起的办法是把你娶回去。”“顾子恒呀,我知道是你……”沐筱熙不满意的舔了舔嘴唇。。……

免费阅读

“嗯,最好是不熟。”他的话语波澜不起,却让沐筱熙不禁打了个冷颤,连一句话几个字里都藏了刀子,不愧是季栾川。

第二天一大早,季栾川就去了公司,送沐筱熙上学的重担就落在了楚然身上。

楚然一把鼻涕一把泪,昨天总裁半路丢下他,途中淋了雨,导致他现在重感冒,无奈他了解自家老板的脾气,只能硬着头皮上。

“楚然,要不你回去吧,我坐公交就行。”沐筱熙看不过去了,一上车他就开始打喷嚏,看起来很严重。

楚然摇头,“不行,我得把您安全送到学校,这要是路上磕着碰着了,总裁该心疼了。”

沐筱熙冷嘁一声,小声揶揄,“他还会心疼?”

楚然耳朵尖,听了以后笑笑,“太太,总裁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实际上他很在乎您的。”

“我看他嘴和心都是刀子,天天就知道欺负我。”沐筱熙抱怨。

楚然摇摇头,哎,感情这种事还是两个人解决吧,外人也不好插嘴。

没到学校,沐筱熙就让楚然把她放下了,这车太过招摇,万一惹上流言蜚语,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说到底,还是怕别人知道她和季栾川的关系,至于为什么会怕,她自己都说不明白。

沐筱熙前脚刚进教室,后脚就被班主任叫了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批,心情差到极点。

回到教室,她展开被自己攥得褶皱不平的测验卷,几个大红叉醒目突兀,刺得她眼睛生疼。

怎么能考得这么差啊。

这次测验,沐筱熙考得一塌糊涂,整个人丧气满满,连话都不想多说,可是偏偏还有人喜欢往人家伤口上撒盐。

“筱熙啊,这是你的试卷吗?我能看看吗?”

沈笑是班里的三好学生,学习成绩好长得也不错,仗着老师喜欢,天天神气得不得了,至于她和沐筱熙明里暗里针锋相对的原因,沐筱熙心知肚明。

作为校花,沈笑绝对演得一手好戏,从她笑里藏刀的行为中就可以看出来她这朵白莲花清新脱俗了。

大概觉得校花配校草天经地义,沈笑一早就把她当成假想敌了,这次沐筱熙测验遭遇滑铁卢,她不来落井下石都不正常。

沐筱熙把试卷掖进书包去,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以前我考第一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关心我成绩?”

沈笑冷哼,“就考了那么一次,也好意思拿出来说,天天吊车尾,像你这样的智商是怎么考上学校的,该不会是抄出来的吧?”

沐筱熙性格虽然表面不温不火,实则内里蕴藏力量,耍心机她不是不会,只是懒得去做,更懒得和沈笑这种人做唇舌上的纠缠。

沈笑见她没反应,意兴阑珊间也生出一丝不屑,“沐筱熙,你这股子清纯劲儿装给谁看啊?你和你妈一样的贱骨头,诶,你们还不知道吧,沐筱熙,她妈可是小三,是插足别人婚姻的小三,这种……啊!”

话都还没说完,沈笑的左脸就结结实实落下一掌,顿时火辣辣地疼,她怒目圆瞪,“沐筱熙,你敢打我!”

“你可以说我,但是我妈,还轮不到你来说。”沐筱熙不怒自威,气势压倒一切,班长怕出事,急忙拦住沈笑,“笑笑,行了,至于吗?”

沈笑急了眼,作势要打沐筱熙,沐筱熙唇角露出一抹浅笑,状似不在意,“别拦她,让她打。”

“呵……”沈笑冷笑着推开班长,“沐筱熙,打你是脏了我的手!我可不像你似的,有娘养没娘教,不然你跟我打个赌吧,也证明一下你自己。”

所有人都开始跟着起哄,众口铄金,寡不敌众。

沐筱熙的情绪被激到一个点上,问道:“什么赌?”

沈笑双臂环胸,现出一副丑恶嘴脸,“如果下次测验你能考得比我还好的话,以后我就再也不说你是野种,但如果你没考过的话,就要滚出学校,怎么样,堵不堵?”

这个赌的意图也太明显了,沐筱熙又不傻,可是人活着就要争口气,她不信自己没能力考过她。

“好,我答应你,可是如果我考过你了,你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向我道歉。”

沈笑敷衍答应下,她可不觉得沐筱熙有那个本事,趁着这次将她赶出学校,就再也没人和她抢林悉白了。

好事不传外,坏事传千里,两人打赌的事很快在全校传遍,论坛里也是闹得沸沸扬扬,众说纷纭,矛头直指沐筱熙。

林悉白实在是看不过去,直接找到沐筱熙。

“筱熙,要不我帮你吧,沈笑她……”

“不用了。”沐筱熙打断他的话,“我还没有笨到需要别人来帮我。”

“别人……”林悉白欲言又止,这故意的疏离已经太过明显,可是他心里就是过不去,“那你准备怎么办?找那天那个男人帮忙吗?”

那个男人?

季栾川?让他知道他只会笑话自己吧。

“我谁也不靠,靠我自己。”

也只能靠自己。

林悉白一连几天没有纠缠沐筱熙,本以为她能安心准备测验,却忘了家里还有个难缠的主儿。

季栾川悄无声息出现在书房外,推开一个门缝朝里望去,也不知道这女人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着,从几天前起她一回来就闷进书房,饭也不吃水也不喝,简直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他算着日子,她姨妈也应该过去了,已经几天没有好好抱过她,心里想得慌。

只能看不能吃,没有人比他更惨了。

王叔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吓得季栾川猛地把门关上,回头瞪他一眼,“怎么了?”

“少爷,晚饭准备好了,刚刚我叫了您几声您都没反应,还是头一次看您这么盯着一个姑娘看呢。”王叔打趣。

季栾川脸上有些被撞破心事的窘迫,可又不想别人看出来,憋得脸通红,王叔看了一眼书房,连忙跟上去,“少爷,要叫太太吃饭吗?”

“不用。”季栾川僵着脸,声音故意提高几个分贝,“想吃自己下来吃,没人会来伺候她!”

王叔默汗,少爷越来越口是心非了,明明吩咐厨房做了太太爱吃的菜,却还死鸭子嘴硬,这小两口天天这么闹,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