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章 只能选一个

养父的爱

是我不够温柔 著

完本免费

给大家提供更多养父的爱免费深度阅读,养父的爱是由网络作家是我还不够温柔如水所著的都市小说,小说又名遥远的的爱,赵明生和韩雪是该小说的主要人物。养父的爱全文讲诉了好看性感妩媚的韩雪自小被养父赵明生带大,结婚了之后,她意外发现自己对赵明生的依赖感越发重,而赵明生也对这个了慢慢长大成了女人的养女……

免费阅读

  看着儿子惊恐的模样,凤长清心如刀割,可想到在卧房里痛的昏厥过去几次,十多个大夫都说没有解药活不过三日的芸夫人,凤长清的嘴张了几次都开不了口。

  耐性终于告罄,凤无双抬步便走,只是这一次去的是芸夫人的院子,她要那个女人亲眼看着她的丈夫和儿子不顾她的生死,要让她陷入绝境。

  报仇,永远不是杀人头点地那般简单,先毁了他所在意的一切,在痛苦中绝望挣扎,这样才更有趣。

  见凤无双朝芸夫人的院落走去,凤长清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哪怕付出再多,他也要保住自己女人和儿子的性命,以后有的是机会处置这个孽障。

  “还不扶着少爷。”吩咐一句,凤长清忙快步跟上去,却不敢碰儿子半分。

  下人虽害怕,却不得不听命,否则他们的下场会更惨。

  一行人先后跟着凤无双来到芸夫人卧房,途中有几个下人想要拦住凤无双,却被凤无双一抬衣袖,直接中毒倒地,跟在凤无双后面的凤长清吓得脸色发青,暗暗后怕自己刚才居然离凤无双那般近。

  “给我解药,快给我解药。”原本在床上打滚哀嚎的芸夫人,见到凤无双立即扑了过去,却被凤无双一闪身躲过,人就那么趴在地上,可满屋子的人,包括她的丈夫和儿子都不敢上前搀扶。

  “吵死了。”秀眉轻攒,凤无双靠坐在楠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为自己倒了杯茶润润喉咙,那姿态别提多么惬意。

  而芸夫人,此刻正惶恐的摸着自己的脖子,一点声音也发布出来,却不敢再靠近凤无双,只能转身向丈夫和儿子求救,奈何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急的眼泪唰唰掉,芸夫人这才发现凤永康的异常,想要上前去看看儿子,却被凤永康躲开。

  “爹,救我。”不忍心看芸夫人狼狈的模样,凤永康选择无视她,否则无法狠下心来不顾母亲的死活。

  见凤永康一心只顾自己活命,凤长清既心痛又失望。

  生死关头可以不在意生母是否能活下去,若下次一起出事的是他,他这个儿子又会做怎样的选择?

  答案,已经在心中,可疼了十年的儿子,又是唯一的儿子,凤长清哪里舍得他死?

  深吸一口气,凤长清在凤无双对面坐下来,这个位置既远离中毒的妻儿,又不会靠凤无双太近,算是安全的。

  挥手退去屋内的下人,凤长清压下怒火,磨牙问道:“你想要什么,才肯救他们?”

  “我饿了。”捻起一块糕点吃下,凤无双这才抬起头看了凤长清一眼,只觉得他眼中的担忧和哀伤是那么的刺眼,与昨日原主母女三人相继离世时成为可笑的反差。

  这样的人渣,也会有真感情吗?凤无双不信。

  “救你的女人,还是救你的儿子,侯爷可要思虑好了。机会,只有一次。”说完,凤无双指了指盘中的糕点,示意她给的时间有限,便自顾的吃了起来,留给凤长清去纠结。

  女人与儿子,只能选择一个……

  凤长清身子僵硬的坐在那里,知道凤无双不是说笑,心里想过各种可能让凤无双心动而改变条件的说辞,却无法开口,就怕惹怒凤无双,她甩手就走。

  眼看着凤无双拿起碟子里最后一块糕点,凤长清只觉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他真的要被迫做出选择吗?

  视线在芸夫人与凤永康身上来回扫视着,凤长清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无能,喉咙如同火烤,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芸夫人痛的咬破了唇瓣,见儿子满脸血渍,还在不停的滴着鲜血,顿时心疼万分,顾不得自己如同万虫啃噬之痛,朝凤长清爬了过去。

  “娘,你为了活命,就不顾儿子死活了吗?”凤永康大步追过去,顾不得担心芸夫人的毒会传染给他,当下便将芸夫人推开,跪行到凤长清面前。“父亲,你不能舍弃康儿啊!父亲不是教导过儿子,女人就是男人的玩物,不论再美丽的女人,也不能与自己的继承人相比。父亲,今日你救了儿子,儿子日后一定给你寻来天下美人儿供父亲玩乐,还请父亲不要因一时心软,而做出悔恨终身的决定。”

  凤长清震惊的看着凤永康,眼底有熊熊火焰在燃烧,却一个字也骂不出来,只能恨恨的看着自己疼爱了十年的儿子,在生死关头如此的没有骨气,也没有人伦之念。

  这个傻子,他就没看出来他的母亲宁愿自己死,也不愿看他受苦吗?

  同样震惊的还有芸夫人,被推倒在地的她,心里的痛远远超过身体的伤与毒,不敢置信的目光隔着泪水,雾蒙蒙的看着凤永康的一举一动,每一个字都像是钢刀一般扎在她的心上。

  可是,芸夫人纵然有话想说,凤无双的毒却让她张不开口,内心的悲伤更是让她无言以对。

  “侯爷可是做出决定了?”吃下最后一口糕点,凤无双慢条斯理的拿了块帕子擦拭着手指,连余光都懒得施舍那一家三口。

  人之将死,所有的本性都展露无疑,凤无双就是要让这些人好好的痛一番,再让他们为原主母子陪葬。

  “无双,只要你开口,不论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凤长清咬牙切齿的看向凤无双,没有比这一刻更恨她的时候。

  若不是凤无双对芸夫人母子下毒,他们还是父慈子孝,夫妻恩爱,哪里会面对如此丑陋的人性。

  “侯爷此话当真?”随手将帕子扔到桌面上,看着凤长清吓得缩了下身子,凤无双勾唇冷笑。

  “只要我有。”凤长清磨牙,碍于凤无双用毒的本事,不敢动手,硬是憋的一口老血在喉间。

  “若我要的是侯爷的命呢?”凤无双冷笑,一双眸子笑意盈盈,却不见半点暖意。

  “我是你父亲!”凤长清用力的一拍桌子,猛然起身,愤怒至极的他,竟忘了畏惧。

  “我知道。”凤无双点点头,眸光清澈如溪水。“所以,我可以给你第二个选择。”

  “什么选择?”凤长清犹如抓住救命稻草,急忙开口。

  “你不是还有一个长的很像芸姨娘的女儿嘛,就让你心中最引以为傲的女儿,来代替侯爷……”

  “不行!”凤长清直接甩袖否决。

  “不过就是个女儿罢了,就算她是紫霞殿的弟子,又是三皇子心仪的女子,可终究她所带来的荣耀,不会让乐北侯府继承,侯爷又何苦舍不得呢?”一只手臂拄在桌子上,凤无双云淡风轻的说着。

  “栖落岂是一般女子可以比及的。”凤长清腰板挺直,只是提到凤栖落,便是如此的骄傲,可见凤栖落在凤长清心中的地位。

  无声嗤笑,视线在哀莫大过于心死的芸夫人和一脸焦灼的凤永康身上扫过,凤无双红唇轻启,很是无奈的说道:“既然这样,我就没办法了。你们四个人,总要有一个牺牲一下,为我母亲和那未出世的弟弟来殉葬,才能消了我的心头之恨。”

  一句话,凤长清的背脊再度弯了下来,他舍不得最心爱的女人,搁不下最疼宠的儿子,自然也不能放弃最引以为傲的女儿,自杀更是不可能的。

  “无双,我们都是一家人,你母亲的死只是个意外,你若是觉得心中有怨气,为父可以用其他的来补偿你。”凤长清不肯放弃的继续游说凤无双,哪怕机会渺茫。“虽然三皇子与你解除婚约,可只要咱们侯府不败,栖落将来成为皇后,为父定会给你寻一门好亲事,让你风光出嫁,到时候再给你十万两银子的体己钱,有乐北侯府作为你的靠山,一生必定荣华富贵……”

  “停。”伸出一只手,打断凤长清许下的那些不切实际的美好,凤无双冷冷一笑,指着芸夫人说道:“侯爷舍得二百二十万两给芸姨娘拍下一颗能压制毒素百天的药丸,却只舍得给无双十万两的体己钱,这样的父亲,无双真的不敢指望。”

  后背瞬间一冷,凤长清没想到凤无双竟然连这个都知道,当下便改口道:“为父刚才说错了,就算倾尽侯府所有,也会让你风光出嫁。”

  “我凤无双想要的,自己会挣来,从不会寄望于他人。”凤无双冷哼,不耐烦的站起身来,看也不看屋内的几人一眼,冷声道:“侯爷如此疼宠这母子几人,不如再拿个二百二十万两来,我倒是可以再卖给你一颗百毒丸。”

  “你……”凤长清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凤无双,半晌才说道:“那百毒丸,是你的?”

  “不然呢?”凤无双呵笑一声,脚步已经向外走去。“我给你一天的时间筹集银子,过时不候。否则你那宝贝女儿回来之时,这对母子可就死的连骨头都不剩了,不要怪我不给你们时间寻活路。”

  目送凤无双离去,凤长清只觉得身上没有半分力气,他最瞧不起的嫡长女,竟然能在一夕之间让他倾家荡产,甚至于家破人亡。

  “凤无双,终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今日的不知天高地厚后悔!”一拳头打在桌面上,直接将厚实的桌子打的四分五裂,凤长清眸中的杀气不再掩饰。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