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三章 丫头,过来

养父的爱

是我不够温柔 著

完本免费

给大家提供更多养父的爱免费深度阅读,养父的爱是由网络作家是我还不够温柔如水所著的都市小说,小说又名遥远的的爱,赵明生和韩雪是该小说的主要人物。养父的爱全文讲诉了好看性感妩媚的韩雪自小被养父赵明生带大,结婚了之后,她意外发现自己对赵明生的依赖感越发重,而赵明生也对这个了慢慢长大成了女人的养女……

免费阅读

  怒气冲冲的朝凤无双走来,凤长清连问话都没有,也不顾在场宾客众多,再一次要扬手教训凤无双,却又一次的被人打断。

  凤无双微抬着小脸,静候凤长清出手,她全身都是毒呢,只要凤长清动手,那只手正好废了,算是收点利息,却听管家高声喊道:“秦王殿下驾到。”

  秦王殿下夜北歌?

  听到连皇帝都不敢待见的大煞神来了,所有人脸色都大变,尤其是凤长清的脸色更为纠结。

  朝堂之上,谁人不知当今皇帝与秦王不合,更是欲除之而后快,却碍于秦王自身的本事和手上的兵权而动不得,反而为彰显帝王气度,对夜北歌盛宠有加。

  可是,夜北歌却像是不知皇帝对他的杀意,对皇帝不甚恭敬,更曾斩杀过朝臣提起夜北歌,就没有几个是不惧怕的,尤其是皇帝的忠犬,例如凤长清之流。

  只是二人鲜有交集,夜北歌在这样的日子来此,所为何事?

  不管众人心中作何感想,君臣之礼不可废,凤长清身为家主,自是要率领侯府上下以及满堂宾客恭迎,行礼参拜。

  “臣参见秦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一众朝臣跪地行礼。

  “臣妇参见秦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臣女参见秦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奴婢、奴才参见秦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满院子的人,除了夜北歌带来的两个随从,尽皆跪地参拜,唯有那抹纤细的身影独立于人群中,一席素雅的衣裙,未施半点脂粉,却更显得明媚动人,比那些装扮的花枝招展的闺秀们更为赏心悦目。

  玩味的目光落在皱着眉头的凤无双身上,夜北歌欣赏着她脸上那细微的情绪变化,并不开口让众人起身,好似这偌大的花园内,只有他们二人。

  秦王夜北歌?

  对于这个人物,原主倒是有点记忆,虽然不多,却也让凤无双了解对方是个多么随性而自我澎湃的人物。

  对于昨晚的邂逅,凤无双更加觉得那不是一个巧合,却猜不透夜北歌想做什么。

  但是身为现代的灵魂,凤无双实在是没有见位高者跪拜的理念,哪怕她周遭的人都跪在那里。

  久久不见夜北歌开口,凤长清跪的膝盖发疼,花园的路都是鹅卵石铺就的,再跪一会指不定伤成什么样。

  “臣,乐北侯恭迎秦王殿下。”凤长清又一次开口,其他人也随之再次叩拜。

  只是,夜北歌却充耳未闻,就那么看着凤无双,狭长的眸子里有星光闪烁,完美的俊颜却是冷漠如冰。

  久等不到免礼之声,凤长清微微抬起头来,偷觑着夜北歌,顺着他的目光看到凤无双,顿时后背直冒冷寒。

  夜北歌可是连皇帝都不跪拜,连皇子都敢出手教训的主儿,今儿若是因为凤无双的不知礼数而怪罪到他头上,他可是吃罪不起。

  “孽障,还不跪下。”凤长清低喝一声,若不是怕夜北歌不悦,定要冲过去狠狠的教训凤无双一顿。“请秦王殿下恕罪,小女自幼性子懦弱,想必是见到王爷,内心惊恐,这才失了礼数……”

  “掌嘴。”凤长清话还没说完,坐在主位上喝茶的夜北歌便轻吐出两个字,虽然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可说出的话却让凤长清脸色苍白。

  众所周知,秦王身边的两名侍从,那可都是武力值爆表的人物,若得秦王令教训他人,哪怕是皇子也会被打的脸皇帝老子都认不出来。

  “王爷恕罪,臣不知哪里得罪王爷,还请王爷明示,给臣改过的机会。”凤长清急急的低下头,思忖着如何躲过这一劫,被秦王手下掌嘴,还哪有脸面上朝。

  “放肆。”侍从之一的林朝喝了一声,一把抓住凤长清后颈处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如同拎起一只小猫小狗,没费半点力气,更是没有对侯爷应有的尊重。

  而另一名侍从李子月,虽说是个女子,个头却不比男子矮,甩手便是两巴掌打在凤长清的脸上,顿时两个清晰的掌印印了上去,面皮充血。

  别看李子月只是个女子,可她是以力量著称的,便是一个彪悍的大汉,也能轻松撂倒,那双手能举重超过五百斤,这两巴掌下去直打的凤长清脑子发晕,若不是有林朝揪着衣领,早就倒下去了。

  主子没喊停,林朝便也不松手,另一只手用力的在凤长清的手臂上一捏,只听骨头碎裂之声响起,必然是骨折了。

  如此粗暴的叫醒方式,除了夜北歌的手下,怕也找不到第二个了,毕竟被他随便蹑短手臂的可是当朝皇帝的心腹,乐北侯啊。

  “王爷恕罪,父亲若有得罪王爷的地方,还请王爷看在父亲已经不惑之年,小惩大诫便是。”凤永康吓得身子都颤了,却还是跪着上前一步,为凤长清求情。

  “本王做事,何时轮得到一个连官阶都没有的毛头小子来指手画脚了,嗯?”懒懒的开口,夜北歌丹凤眼一眯,在凤永康又要开口之际,薄唇轻起,:“吵。”

  “放肆。”李子月低喝一声,一脚将凤永康踢开,竟是踢出百米之外。

  除非是功力深厚之人,否则根本就听不到凤永康哼哼的声音。

  可怜凤永康一直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此刻竟如丧家之犬,连个上前搀扶的奴才都没有。

  “求王爷手下留下,一切都是臣的错,是臣教子无方,还请王爷宽宥。”凤长清想要跪下替爱子求情,奈何自己都在林朝手里攥着,自是跪不下去的。眼睛一扫,见凤无双还笔直的站在那里,眼珠子一转,立即想到一石二鸟之计。“王爷,都是臣的错啊,臣没有教导好嫡长女,让她这般没规矩……”

  凤长清阴狠的目光落在凤无双身上,一副痛心疾首的姿态,却说着置她于死地的话。

  经历今天的事,凤长清已经不打算留下凤无双,正好可以借秦王的手除之而后快,还能转移秦王注意力,不再对他们父子下手,也算是这丫头报答他的生养之恩了。

  凤长清的话,让其他来贺的大臣与亲眷心中更为鄙夷。

  发妻昨日才过世,今天便要将姨娘扶正,这会连发妻留下的孩子也容不得了,简直比畜生还不如,毕竟虎毒不食子啊。

  “既然乐北侯知道错了,你们两个还愣着做什么?今日不惩罚一二,只怕乐北侯心中难安。”打断凤长清做作的话语,不去看李子月狠辣的手段,夜北歌朝凤无双招招手。“丫头,过来。”

  温柔如玉的声音,带着几分魅惑,却听得所有人都心中发颤。

  秦王这是要亲自出手了吗?

  看来,今日乐北侯府是要染血了,真不是个黄道吉日。

  抬头,凤无双清澈的目光与夜北歌对上,自从夜北歌进入这个院子,凤无双便在想他来此的目的,以及昨晚会出现在乱葬岗的原因。

  只可惜,原主太不给力,凤无双对夜北歌仅限于别人都知道的一些信息,毫无用处。

  而直觉告诉凤无双,这个男人太危险,可她却忍不住想要靠近,或许是他那张如同谪仙的面容,和他可以肆意活着的做派。

  缓步朝夜北歌走去,凤无双并不知道她每走一步,都会有人为她冒一滴冷寒,更多的是怕被夜北歌无故牵连。

  而凤长清,此刻被打的脸眼睛都睁不开了,哪里还能庆幸自己的计谋得逞。

  “还你。”止步在夜北歌面前三步的距离,凤无双将怀中的玉珏扔给夜北歌。

  摩擦着还有凤无双提问的玉珏,夜北歌低头看着上面的麒麟图样,眼底闪过一抹嘲讽之色。

  就在凤无双要转身之际,夜北歌却朝她走过来,亲手将那玉珏给她佩戴在腰际。

  “本王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拿回来的兴趣。”夜北歌说的轻松,却让暗处的暗卫一个个费解不已。“尤其是送给美人儿的。”

  这个玉珏,可是代表夜北歌的身份,而他竟将玉珏送给一个不相干的少女,还是个废材。

  “抱歉,本姑娘没有收别人东西的嗜好。”说着,凤无双便低头要解下来,哪里知道她的话让院子里的人一个个恨不能把头埋在地底下,假装没听到。

  秦王殿下送东西,你不千恩万谢的收下也就罢了,还一而再的拒绝,确定这不是在找死吗?

  然而,一双大手按住了她柔嫩的小手,耳边传来淡若幽兰的味道,那如玉的声音再度响起。

  “收下她,你日后会对本王感恩戴德。除非……”大手上移,拂过凤无双细嫩的脸颊,夜北歌邪魅的笑道:“除非你不想报仇,尽管还给本王便是。”

  “仇,我自己会报。”凤无双毫不领情,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不见半点动容之色。

  “小丫头,若是你母亲活着,一定会让你收下这玉珏。”复杂的看了凤无双一眼,夜北歌用仅有两个人听得到的音量说道:“小丫头,别让本王失望,若你真的办不到,大可拿着这个信物来找本王,本王定会护你周全。”

  下意识的伸手抚摸着已经握了一夜的玉珏,在夜北歌要擦身而过之际,凤无双冷声道:“我的人生,只要不让自己失望就好,王爷若是闲着无聊,不如去青楼里逛逛,哪里多得是女人让你不失望。”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