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章 不好意思,手抖

养父的爱

是我不够温柔 著

完本免费

给大家提供更多养父的爱免费深度阅读,养父的爱是由网络作家是我还不够温柔如水所著的都市小说,小说又名遥远的的爱,赵明生和韩雪是该小说的主要人物。养父的爱全文讲诉了好看性感妩媚的韩雪自小被养父赵明生带大,结婚了之后,她意外发现自己对赵明生的依赖感越发重,而赵明生也对这个了慢慢长大成了女人的养女……

免费阅读

  林子深处,凤无双埋葬了原主可怜的生母,立了一块没有名字的墓碑,重重的扣了三个响头。

  “你们的仇,我会替你们报的。”说完,凤无双便转身离开。

  跟在凤无双身后的暗一和暗二,只当凤无双说的你们,是指她的母亲和那个胎死腹中的孩子,哪里能明白这个‘你们’还包含着原主凤无双呢?

  至于报仇的代价,凤无双不去考虑,或者说她对活着没多大兴趣,前世那禁脔的生活,让她对人生从未有过期许。

  记下坟墓所在位置,暗一暗二立即跟随凤无双而行,去执行主子交代的任务。

  只见凤无双如猫儿般灵活的翻越过士兵严守的城墙,并没有回侯府去,而是潜进了几家药铺,不问自取的拿了几种药材,这才慢悠悠的回到那个还充满血腥味,原本该属于她们母女的院落,在屋子里捣腾了近半个时辰才歇下。

  清晨的阳光,透过纸质的窗子,在地上洒落一片斑驳,凤无双缓缓起身,选了一套素雅的衣裙穿好,不会梳古代发髻的她,简单的将长发盘在脑后,用玉钗束缚着,对着铜镜里那个清丽的影像勾起冷笑。

  贵族第一废材吗?

  凤长清,你会为自己曾经对待那对母女的无情无义付出代价的。

  玉手悄然摸向怀中之物,凤无双不知道这东西代表什么,却明白它价值不菲,应该是昨晚那个戴着面具的男子给她的,可是有何意义?

  今日,本该是侯府为过世的侯爷夫人举办丧礼的,却因凤长清的无情而变成他为姨娘扶正更名。

  整个侯府不见半点代表哀伤的白色,大红的绸缎与灯笼点缀着每一处,比新婚还要喜庆几分。

  主院内,宾客云集,就算多数人不耻凤长清宠妾灭妻的行为,看不惯他伪君子的作风,却碍于他是当今皇帝的心腹以及地位,不得不来。

  当然,会来此的人皆是官职比凤长清低的,或是同样为皇帝心腹,他们不得不卖乐北侯的面子。

  “侯爷与侯爷夫人当真是好福气,小侯爷一表人才,将来必能继承侯爷衣钵,振兴乐北侯府。”

  “侯爷乃是当朝重臣,小侯爷与二小姐又是青出于蓝,乐北侯府不愧是我秦国第一侯府。”

  “侯爷夫人驻颜有术,也唯有夫人才配与侯爷比肩。”

  ……

  恭贺与恭维的话,不断自那些朝臣及夫人的口中溢出,凤长清乐的合不拢嘴,芸姨娘……不,如今该称呼一声芸夫人浅笑嫣嫣却不失华贵,小侯爷凤永康更是飘飘然,一家三口得意的快要升天。

  站在院子外,凤无双冷眼看着这一切,好似与她无关,不见半点仇恨。

  就在一片喜庆之中,不知是谁先发现凤无双的存在,唤了凤无双一声,整个院子的人都因凤无双的到来凝寂下来。

  凤无双,侯府的耻辱存在,却也侯府的嫡长女,就算芸姨娘被扶正,她的一双儿女也成为嫡系,却比不得凤无双来得正统、高贵。

  在众目所瞩之下,凤无双缓缓朝今日的主角走去,那一袭清浅的衣裙衬着她苍白的小脸,瘦弱的身子,与这个场合格格不入。

  一时间,众人心头有了怜惜之意,却又尴尬无比,贺喜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也不乏那些等着看热闹的人,等着看侯府的‘一家人’如何斗法。

  只见凤无双那张清丽而苍白的小脸没有一点表情,冷清的近乎麻木,步履却轻盈沉稳,视线紧紧的锁在穿着大红正装的新晋侯爷夫人和暗红色锦袍的凤长清。

  从看到凤无双那一刻,芸夫人便气的直咬牙,暗忖道:这个死丫头,真是命大,受那么重的伤,有没有人照顾还能活下来。最好她聪明的不要闹事,否则就别怪我不给你好日子过。

  宽袖中的手紧紧攥我,面上重新挂上浅笑,芸夫人一脸温和的说道:“你这孩子,身上还有伤,怎么就出来了,受了风寒可怎么是好?”

  对于芸夫人表现出来的善意,每个人的感受不同,与她交好或是逢迎凤长清的人自是夸赞芸夫人如何大度,必定能善待前妻之女云云,有那看热闹或是鄙夷乐北侯不厚道做派的则是心中嗤笑,却没人上前关心一下凤无双。

  一个没有外祖家撑腰,又不得父亲喜欢的废材,注定要凄苦的,不能为了这样没有前途女子,不值得他们与乐北侯结下不快,否则何必前来。

  “无双,见过你母亲。”见凤无双不理会芸夫人,凤长清摆出父亲的姿态,略带不快的开口,心里骂着凤无双没有眼力见,竟然在这样大好的日子出来给他添堵,回头定要家法伺候。

  “我母亲昨日过世,昨晚便已经入土为安,父亲是要无双去坟前见过?”视线移到凤长清脸上,凤无双眼里闪过嘲讽。

  “放肆。”凤长清不悦的轻斥,若非满堂宾客,早已出手教训。“芸夫人已经成为父亲妻子,日后便是你的母亲。”

  “生养之恩,方为母亲。若无双没有记错,芸姨娘不曾于无双有过这样的恩泽。”清亮的嗓音响起,凤无双不无嘲弄的看向芸夫人,冷漠道:“无双乃是生母唯一子嗣,按照我秦国规矩,除非代母接受芸姨娘敬茶,否则她永远都只能是妾室。”

  凤无双的话,无疑是狠狠的打了凤长清和云隐娘一个耳光,二人气得都变了脸色。

  但芸姨娘却是个沉得住气的主儿,立即给丫头递了个眼色,忍着心中怒火,断过茶杯朝凤无双走来。

  凤无双的话虽不好听,却也是事实,只要她这个嫡女不曾认下芸夫人,她便不能名正言顺的成为侯爷夫人,日后会成为他人诟病。

  原本凤无双不出现,也不会有人不识趣的提起,可偏偏凤无双来了,又当众宣之于口,芸夫人又能奈何?

  “无双,芸姨知道你刚刚失去母亲,心中苦痛。来,喝了这杯茶,以后芸姨就是你的母亲,一定会待你如亲生。”芸夫人说着虚伪的话,眼眶泛红,不知道是心疼凤无双丧母之痛,还是因敬茶而心生委屈。

  不料,凤无双却扬手将茶杯直接打翻,一杯滚烫的热茶直接泼在芸夫人身上,烫的她连连后退几步,顿时惊呼,哪里还能维系那端庄姿态和虚伪的和善。

  “你……”个小贱种!硬生生的将话憋在口中,芸夫人身子轻颤。

  大夏天的,衣料本就单薄,这热茶烫过的肌肤定然红肿,少不得要起水泡,芸夫人如何能不动怒。

  “不好意思,饿了两天,手有些发抖,芸姨娘多多担待。”凤无双不带一点歉意的开口,拿出袖中的锦帕朝芸姨娘走去,不顾在场宾客之多,直接往芸姨娘胸口擦去,并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道:“芸姨娘最好控制好脾气,免得丢人,也不要让父亲动怒,否则芸姨娘这引以为傲的丰满,能不能保得住可就难说了。”

  芸夫人一怔,低头看着凤无双为自己擦拭胸口,只见一片被烫的发红的肌肤呈现于众,当下惊呼一声后退,却不想凤无双紧紧拽着她的衣襟,反而拉的更开,双峰若隐若现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啊!”芸夫人忙用双臂遮挡,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又气又恼,恨不能用目光将凤无双撕碎,哪里还记得凤无双刚才警告她的话。

  “夫人受了伤,还不快扶到后面去休息,请个大夫来看看。”凤长清上前一步,将芸夫人揽入怀中,遮挡了那一片春色,狠狠的瞪着凤无双。

  丫鬟立即拿着一件披风过来,为芸夫人披好之后才扶着她离去,而芸夫人则是低垂着头,不敢去看别人的眼神。

  今日这般丢人,要她日后如何出息夫人们的宴会。

  这一刻,芸夫人恨不能把凤无双给吃了,更是后悔昨天没有把凤无双给处理掉,留着这么一个祸害。

  若不是满堂宾客,凤长清定会用加法招呼凤无双,不死也得要她脱层皮,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只得摆出一副慈父的面孔来,尽量用和缓的语气道:“无双,父亲知道你母亲过世对你打击很大,可抬云姨娘为继室,也是你母亲的遗愿,她是怕你日后无人照顾。你一直孝顺母亲,总不能让她不瞑目于九泉之下吧。”

  说着,凤长清眼眶一红,无限伤感的气息散发而出,有那心软的夫人已经嘤嘤啜泣,直道凤无双是个好福气的。

  冷眼看着凤长清做戏,凤无双语气缓慢的道:“母亲尸骨未寒,父亲就算遵循母亲遗愿,是否也该等到热孝期满?还是说,父亲早就想扶正芸姨娘,才会如此迫不及待,连我母亲的丧事都草率置之?”

  一连两个问题,让凤长清脸上无光,周围已经多了热议之声,凤长清拳头紧握,刚想解释,却听凤无双又道:“不管父亲怎么说,我只知道自己有一位母亲,芸姨娘在无双心中永远只能是芸姨娘。”直到你们都到阎王殿去给母亲赔罪,她也别想在我这里正名。

  见凤无双铁心和自己过不去,凤长清脸色冷了下来,大骂一声:“逆女!”

  抬起的手,刚要打下去,却被芸夫人贴身丫头一声疾呼给拦了下来,二人到一旁说了几句,只见凤长清怒目狠狠瞪向凤无双,恨不能把她给吃了。

  如遗世般独立在众人中间,不管别人怎么议论自己,凤无双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心中暗道可惜。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