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她的命

季少溺宠天价妻

七月 著

连载中免费

一场惊心设计,将许清颜和A城首屈一指的男人牢牢地绑定微信。五年纠缠不休,无名无分,他除了了未婚妻,她最终决定断了这不尴不尬的关系。再后来……她打群架,他递砖;她上房,他搭梯;她肆坐在沙发上的季凉城接过林易递给他的双肩包,他慢条斯理滑开拉链,将许清颜包中的物件,逐一甩在茶几上。。……

免费阅读

恶心,翻江倒海的恶心,将许清颜团团围裹。

她想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出来,刘源压根不给她机会。

他的爪子,极不安分的在她手上摸个不停。

要不是现在地点不允许,许清颜毫不怀疑,这个老东西会直接扒了她的衣服,对她上下其手。

鸡皮疙瘩,在她身上,一层一层的起。

“家里人都叫你颜颜?”

刘源开始没话找话,“那我也这么叫你?嗯?至于我,你想怎么叫都可以,你高兴就行。”

许母隔空同许父对了个眼色,刘源的反应,他们很乐见。

把许清颜送出来,显然是个正确的选择。

“这是我大女儿,全名许清颜,现在还在A大读书,她成绩一直很好。”

许母适时递话出来,“她啊,长这么大了,还没谈过恋爱,刘总要是看着顺眼,合眼缘,可以跟她处处看。”

许清颜很想冷笑,许母积极的样子,真的很掉价,很丑陋。

在这个家,被逼到现在这种地步。

她骨子里面的倔强,逆反,已经通通冒出了头,根本压制不住。

她对许家的所有人,都反感到咬牙切齿。

她心里,原来一直怀有的感恩,期望,被现实打碎成了渣子,变得再也没可能拼凑完全。

所谓的养恩,于她这里,到此为止,她已经不想再还了。

因为她还不起,她不可能,也不愿意把自己未来的人生,全部都搭进去。

“没谈过?那敢情好,现在的女孩,乱的很,开放的很,真要说单纯地像纸一样的女孩少之又少。”

刘源明白许母的意思,他肯定的点头。

不得不说,许母真的很能踩中刘源的三寸。

自她这几句话甩出来,许清颜明显感到刘源看向她的视线,都变了不少。

他一直在她手上揩油的爪子,都连带着安分了些。

不过,呵,到底他还是没有彻底将她的手放开。

小姑娘细腻的肌肤,仿若绸缎一样丝滑。

那美妙的手感,还有让人贪恋的年轻,都让他舍不得。

“是啊,所以说啊,刘总,你要是真对我们颜颜有兴趣,那可得认真啊,千万不能玩玩,你要是那样,别说我这个做妈的不同意。”

“哪能,认真,我肯定认真。”

刘源咧嘴笑了下,“但是我们说了这么多,这颜颜同不同意?强扭的瓜不甜,我可不想让人说我欺负小姑娘。”

“……”

许清颜讽刺的扯了扯嘴,她真是佩服刘源这个老东西。

他的心,还真够贪啊。

心知肚明的,她不会愿意,他居然也好意思扯着老脸,要她逢迎他。

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他也不撒泡尿看看他自己那个德行。

“颜颜,刘总问你话呢,你表个态。”

许母扬着下巴,她不允许许清颜装聋作哑,特别正式的给许清颜递过去话茬。

许清颜睫毛颤了颤,她埋低的脸,闪过挣扎。

正面怼回去的话,就在嘴边,可她到底没有胆子说出来。

左右忍到现在,她告诉自己,她不差最后的一哆嗦。

“我同意。”

“噗嗤。”

许清颜这边,好不容易做好了心理建树。

楼上,许婉婉幸灾乐祸,笑得开怀。

她突兀的动静,引得楼下几个人的注目。

“婉婉,你笑什么?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许母不满的拉下脸,许婉婉刚刚的笑声,讽刺意味太重。

说她没听出来,那太假。

“今天二小姐也在家?”

刘源挑了下眉,精明的眼睛算计的转了转。

他现在贪心又得寸进尺。

许婉婉和许清颜,这两姐妹是不同的风格。

如果可以,他不介意两个都收了。

许母看出刘源的眼神不对,她轻咳了一声,“刘总,有些不必要的心思,还是趁早打消的好。”

她这话,说的不太留情。

许父到底是个男人,线条粗一些。

他蹙了蹙眉,费解的看了许母一眼。

许母没理会,只似笑非笑的看着刘源,不过,她是什么意思,其余的几个人心知肚明。

许婉婉厌恶的瞪着刘源的后脑勺,她是真想吐。

刘源这老不死的,有够贪得无厌。

他们家,现在才送他一个许清颜,结果,转脸的功夫,他的心思就飘到她这。

他也真敢想,以为他们许家,给点蝇头小利,什么都能豁出去了。

天知道,他们愿意舍出许清颜,完全是因为她之于许家,从来就是个多余的物件。

客厅的气氛,变得沉闷。

刘源笑了下,他大概知道,他触到许母的底线了。

“呵,振林老弟,看来许夫人这是对我有所误会啊。”

许振林忖了忖,“阿茹,你这是怎么了?行了,看看厨房,时间也不早了,通知下去开饭吧。”

许母收了视线,黑下去的脸色,渐渐回温。

“我过去看看,你们聊着。”

她不咸不淡的开口,随即对着楼梯上的许婉婉打了个手势。

厨房里,许婉婉踩了狗尾巴一样跳脚。

“妈,那个老不死的,刚才看我的眼神简直恶心死了,多亏你替我出头,我真是服了,他也太贪心不足了吧?有了许清颜,还敢妄想我,我呸。”

许婉婉两手交织,拧成一团。

许母被她一说,情绪翻涌起来。

她舔舔唇,鄙夷的开腔,“男人的劣根性,今儿也真是让我开了眼了。”

“还好,你爸不是这种人,不过,看他这个不要脸的趋势,往后颜颜嫁过去,日子还真不见得有多好过。”

许婉婉瞪起眼睛,许母一句寻常的感慨,让她竖起了身上所有的刺,“妈,你这话什么意思啊?你不会改变主意,不让那个小贱.人跟姓刘的老东西了吧?”

“你小点声,别一口一个老东西,万一被听到了怎么好?他现在怎么说也是你爸的合作伙伴。”

“我不管,你快说,你是不是要反悔?”

“我反什么悔?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又不是小孩过家家,说不算就不算了?我只是就事论事,不过,好坏那都是颜颜的命。”

许婉婉听许母说了没有反悔的意思,她悬着的心,还有满腔的不满重落回去。

“哼,就是,那是她的命,唉,往好处想,万一许清颜把那个老东西给降住了呢?要我说,她床上指不定有多浪,不然季凉城那样高不可攀的男人,能留她这么多年,还对她这么好。”

许婉婉呷呷嘴,在诋毁抹黑许清颜的事情上,她永远像是打了鸡血,精力十足。

许家宅院外,车里冰冻的气氛,让林易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自刘源进了许家,季凉城的脸变得又黑又冷。

林易看得出来,季凉城早就忍耐不下去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偏的迟迟没有行动。

他想问,但现下情况太过严峻,让他没那个胆子开口,他惜命,不想作死。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