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步步紧逼

季少溺宠天价妻

七月 著

连载中免费

一场惊心设计,将许清颜和A城首屈一指的男人牢牢地绑定微信。五年纠缠不休,无名无分,他除了了未婚妻,她最终决定断了这不尴不尬的关系。再后来……她打群架,他递砖;她上房,他搭梯;她肆坐在沙发上的季凉城接过林易递给他的双肩包,他慢条斯理滑开拉链,将许清颜包中的物件,逐一甩在茶几上。。……

免费阅读

许清颜在房间以超难受的姿势,看着外面的天色由白变暗。

很明显,她被人忘了。

她的手脚,嘴巴,从酸痛到发麻再到没有知觉,前后用了不到一个小时。

不过身体上的这些难受,远没有心理上的,让她来的痛苦。

“咔哒。”

门开了,一束光线,从门口打进来。

许清颜闭了闭眼睛,黑暗中呆久了,适应突然的光亮,她需要时间。

“这怎么回事?人怎么还绑着呢?”

许母尖锐不善的声音响起来,紧跟着“啪”的一声响,她抬手甩出去一个耳光。

女佣被打一个趔趄,她快速退到边上,“夫人,是我疏忽了,对不起,对不起。”

“你要道歉的不是我。”

许母抬手,按下墙上棚灯的开关。

“还不快点给大小姐松绑,你在等我动手么?”

女佣被点到头上,忙不迭的走到许清颜身边,那捆了她小一天的绳索,终于从她的身上离开。

她尝试的转手动了动,真的绑太久,她一时间,失去了手脚的支配能力。

许清颜垂着眼睛,无声的抿抿唇瓣。

看着被勒到瘀紫的手腕,脚腕,微微发呆出神。

“唔……”

嘴上的毛巾,被女佣用力抽掉。

口水,不受控的顺着她的下巴掉下来。

真脏。

许清颜的眼睛动了动,她想擦,可她力不足。

许母对佣人打了个眼色,在佣人离开后,踱步坐到许清颜身边。

她拉起许清颜的手,摆出一副慈母的架势,“颜颜,你这孩子,性子太拧了。”

“我心里知道,你对这个家有多在意,有多重视。”

“……”

许清颜很沉默,她木然的听着许母说话,心里已经没了那些不该有的期待。

她这养母,现在大概是在为给她洗.脑做着铺垫。

果然,三句话不到,许母进入主题了。

“刘总这个人,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差,爸妈既然要把你的小半辈子托付给他,不可能半点都不为你考虑。”

“你想想,他今年五十了,还有多少年好活?到时候,他扔下那些家产,还不全是你的,你靠自己的双手去打工,去工作,你能赚几个钱?”

“一个月几千块钱顶天了,就算有个一两万,那又能怎么样?现在的物价什么样?你想买套房子,你都得买不了。”

许清颜僵掉的舌头,尝试的一下下动着。

肿胀的手臂,麻劲总算过了。

她别扭的把手举起来,对着自己的脸,一通猛拍。

“你这是干嘛呢?”

许母被许清颜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她松了拉住许清颜的手,嫌弃回避的往边上退了退。

她想确认一下,许清颜是不是被刚刚那一关,刺.激的精神不正常了。

不过,不应该,在她的认知里,许清颜这丫头,就像是杂草,韧劲大得很。

她不是个会随便因为外界的一点不如意,就变精神病的人。

就像曾经,她年纪轻轻就被季凉城要过去,她也还活的好模好样。

呵。许母想到这,看向许清颜的视线,毒辣不少。

左右都是个会出卖身体的贱骨头,卖给谁还不都是卖。

许母思忖着,对许清颜的轻贱,更多了几分。

“颜颜。”

她冷淡的开口,没有一丝情感流动的叫着许清颜的名字。

“妈,我说我不同意,这话到底有没有用?”

许清颜有点费劲的出声了,她的舌头,还没有完全软下来,这会说话的音调很奇怪。

“还是说,不管我说什么,你的决定都不会改变?”

“那你想怎么样?你这孩子,脑袋怎么就不开窍?我到底要跟你说多少道理,你才能明白?”

许母急了,“你不能把刘总跟季凉城放到一起比,这个世界上,像季凉城那么优秀的男人,原就屈指可数,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是你妹妹的男人了,他是你妹夫。”

妹夫?

许清颜听着这个称谓,表情僵了一秒。

“而且你说对了,你同不同意,这件事都不会改变,我上来,主要是告诉你,等下刘总要过来,你呢,好好打扮打扮,一会下去陪他吃饭。”

许清颜抗拒的站起来,“我都说了我不同意。”

她有一瞬间头晕,一天了,她水米未进。

她的唇瓣,都干的有些起皮。

“等下我就是押也把你押下去,许清颜,你听好了,趁着我还跟你好说好量,你别把我最后一点耐心磨没了,你听话,今儿我不会让他动你,我还会给你做手术,让你有个好身价。”

“不听话呢?”

许清颜死咬着牙,过大的力道,让她的牙根都隐隐的犯疼。

“不听话,我一会就让你跟刘总生米做了熟饭,今儿你们就在许家,给我把关系定了,不过你要想清楚,刘总那人,他很在意女人干不干净,到时候,别怪他不珍惜你。”

“颜颜,你刘夫人的位置会不确定,不过对我们许家而言,即便让你给他当个玩物,我们许家想要的利益,也一样换的来。”

“……”

许母的话让许清颜硬生生的气出眼泪。

她嘴唇打着哆嗦,鼻音变得很重,“妈,你养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不是我在你心里,从来就是你获取利益的工作?”

“是又怎么样?没有我,你现在指不定在哪个犄角旮旯呆着呢,你以为你能有多好的人生?”许母的脸在许清颜的视线中,渐渐变得狰狞。

“你搞清楚,你就是个没人要的野孩子,在孤儿院自生自灭,死都不会有人关心的玩意。”

大颗大颗的眼泪,噼里啪啦的从许清颜的脸上往下掉。

她抬手用力的擦,可这颗泪珠擦掉了,新的泪珠又会覆盖上来。

长久以来,她一再自欺欺人的真相,被许母以着最为残酷的方式披露出来。

她想自我催眠,她想装作没有听到。

可……呵,事实上,她的两只耳朵,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她抽泣了半晌,卯着最后的力气,冲许母大喊,“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你当初干脆不要领养我。”

“晚了,你已经是我许家的女儿。”

许母拧拧眉,起身向门口走。

“把你的眼泪给我擦干净,既然已经说清楚了,许清颜,等下给我好好表现,不然,你该知道,我说到做到。”

许清颜跌坐在床上,她觉得自己这会就像是被抽走了灵魂,彼时剩下的,仅仅是一副皮囊躯体。

“颜颜,只要你听话,在我这,你会永远都是我的女儿,我们许家的大小姐。”

“……”

打个巴掌补个甜枣。

许母在关门的最后一秒,大概是想给彼此留个转圜的余地,她忽的又给许清颜灌了一碗心灵鸡汤。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