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天衣无缝

季少溺宠天价妻

七月 著

连载中免费

一场惊心设计,将许清颜和A城首屈一指的男人牢牢地绑定微信。五年纠缠不休,无名无分,他除了了未婚妻,她最终决定断了这不尴不尬的关系。再后来……她打群架,他递砖;她上房,他搭梯;她肆坐在沙发上的季凉城接过林易递给他的双肩包,他慢条斯理滑开拉链,将许清颜包中的物件,逐一甩在茶几上。。……

免费阅读

许清颜窝在床上哭了,她哭到不能自己。

可在诺大的许家,她的情绪如何,没人在意。

而这一点,许清颜自己也心里有数。

情绪发泄过了,她坐在窗台,眼睛毫无光彩的看着窗外发呆,放空。

她不认命。

她在想,到底要怎样才能为自己扳回一成。

院子里,季凉城的车驶进来。

以为自己眼花,许清颜拼命的眨眼。

楼下的男人,目不斜视。

他迈着方正的步子,目的明确的进了主宅。

许清颜的心躁动了,她快速跳下窗台,伸手拼命的拉扯房门的门把。

她相见他,很想。

昨天的事,她有话问他,她想解释,她也想跟他求助。

她的动静,很快引了人过来。

“许小姐,安静点吧。”

佣人在门口,压着调子发出警告。

许清颜不理,她拎起房间里的椅子,拼命的砸门。

劝说失败,门锁很快开了。

她想冲出去,此刻,拦在她门口的已经是三个身强体壮的保镖。

他们根本不给她半点机会余地,几个人一拥而上,将她的手脚全部捆起来,嘴巴也塞上了毛巾。

突来的变故,让许清颜更加被动。

她变得什么都做不了,只剩下一双眼睛可以眨个几下。

“许小姐得罪了,刚刚我警告过你,你不配合,我不得不这么做。”

在许家做了不少年的女佣人站在保镖身后,她绷着脸,对许清颜解释。

“想必你也看见了,季总过来了,你放心,等他走了,我会让人放开你,不会一直绑着你。”

女佣人扔下话,带着几个保镖,呼啦啦离开。

房门落锁的声音,又一次在外面响起来。

许清颜死鱼一样,被丢到床上,她眨了眨眼,刚刚停下来的眼泪,又掉下来。

她在这一天,哭的比过去二十几年都要多。

意识到没办法向季凉城求助,甚至连季凉城的面,都看不到,她的情绪,迅速萎靡下去。

也是,时至今日,许家怎么还可能允许她在季凉城面前蹦跶。

他今天来,是为了什么呢?

像许婉婉说的那样,她得手了,所以,他不得不跟许家妥协,不得不从此以后,碍事受许家牵制了么?

那他知道,这件事,她没有参与么?

他有没有误会她,有没有恨她?

不,这些……大概已经不重要了吧。

他不再是她的,他们两个,从许婉婉下药的那一刻,就彻底完了。

许清颜的脑袋垂的很低,她情绪失落的想着那些让她扎心的现实。

无法言说的后悔,自她心底,藤蔓一般急速蔓延。

她想,是她的不作为和瞻前顾后,让她失去了她这辈子最大的依仗。

---

许家客厅,许家一家三口笑到脸上的肌肉抽筋。

许婉婉乖的不行,她紧挨着季凉城,一双手黏人的抱着男人的胳膊。

他身上的气息是很淡的薄荷味,离的近了,就可以闻到那抹淡淡的清凉。

男人的脸色,有些难看。

但她通通视而不见,她心里清楚,他那么骄傲的人,现在被威胁算计了,心情不可能好。

想到昨夜,许婉婉的脸非常难得的,露出一抹羞涩的红。

“凉城,今儿留家吃饭么?”

许婉婉又往季凉城身上凑了凑,娇柔做作的调子,听的人耳朵发腻。

“你们盘算了这么一出大戏,怕是不是单纯地就想让我过来吃顿饭吧。”

一直没什么情绪体现的男人说话了,他往外挪了挪,同许婉婉拉出一道距离。

许婉婉咬咬唇,不甘心的厚着脸皮,重新贴上去。

事实上,她觊觎季凉城,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

早前,许家落入为难,她想上,可那会,她年纪太小,再加上,她也没搞清楚季凉城这男人,到底有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癖好。

她根本不可能,拿自己当个试验品。

这不,现在有许清颜趟路,几年下来,他都把许清颜那株野草捧的跟什么似的,她才彻底动了心念。

不过她想要的已经更多,她不仅要挤掉许清颜,将她取而代之,她还要他季氏少夫人的位置。

许振林的眼睛,露出一抹算计的精光。

他抽出烟,笑呵呵的放在唇边点起来,“凉城,别生气,我两个女儿都委身给你,要气,也该是我气,不是么?”

季凉城菲薄的唇瓣勾了勾,许振林的话,他根本没兴趣接。

他疏冷的视线,向楼上扫了下。

刚刚楼上那些异常的响动,他听的清楚,不需多想,他便能确定,发出那些动静的主人。

许清颜,她回了许家,怕是已经被禁足了。

“凉城,我们不要求多的,只要你负责,娶了婉婉,你应该知道吧?她还没成年,若是这事捅出去,对你,对季氏都是不小的冲击。”

“而且,凉城,你还要负法律责任。”

许振林拿着谈判的架势,开始给季凉城施压。

“呵。”

季凉城不大在意的发出一声讪笑,“说的这么假有意思么?昨天的事,我还没失忆,我是怎么被人算计的,我清楚的很。”

“啧啧。”

许振林连着啧了两声,脸上的笑不变,“你清楚如何,不清楚又如何?事你都已经做下了,不瞒你说,我这,有你昨天强要婉婉的视频,还有婉婉的验伤报告。”

说着话,许振林伸手在墨色的茶几上敲了两下。

“既然注定了要做一家人,我们就别说两家话,婉婉还是喜欢你的,你看这丫头,从你进门,她眼睛就没从你身上挪开过。”

“凉城,你别生气了,我们先订婚吧,好不好?我知道算计你不对,可我太想跟你在一起了,再说,你昨天……你昨天不是很热情的么?”

许婉婉说到这,顿了几秒。

她舔舔唇,抱着季凉城的胳膊,厚脸皮的撒娇告饶。

“回头,你要什么不满,你私下里冲我来就好,我可以对你很好的,而且,我很爱你,你可以怀疑我,但我能用往后的余生证明给你看。”

季凉城黑色的瞳眸,冷淡的看着许婉婉。

她的示好,他看起来一点都不买账。

许婉婉不甘心,她再接再厉的,为自己加码。

“你不亏的,我才十七岁,我比你小很多,要按年纪看,你也是老牛吃嫩草,你想想,你多划算啊?而且,我跟你的时候清清白白,我是处,许清颜她不是,她的膜是补的。”

许婉婉玩了命的抬高自己,在抹黑许清颜这件事上,又狠又黑。

她才不怕谎言戳穿,反正,季凉城要是想看手术记录,她直接捏造一份就是,而且,似乎不用捏造。

过几天,许清颜就要补膜,到时候,她只要改改日期,这件事,就可以做的天衣无缝。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