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时空穿梭 → 傲笑山河小说

傲笑山河

相关分析

连载中免费

一场场血战,一个个诡计,一次次化险为夷。 傲笑山河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在翠池东山的南坡有一个小小的村庄,散落着十几户人家,所谓靠山吃山,村子里的人都以打猎为生。。……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5784次点击更新:2021-05-01

在线阅读

一场场血战,一个个诡计,一次次化险为夷。 傲笑山河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在翠池东山的南坡有一个小小的村庄,散落着十几户人家,所谓靠山吃山,村子里的人都以打猎为生。。……

免费阅读

男主只是看着拽上天,其实遇见喜欢的那个人了,还是会变温柔

  马蹄声越来越响,离山林越来越近,马匹终未能坚持到达。几匹马前蹄一软栽倒在地,马上斥候身手矫健,腾身而起,稳稳落地。人一落地,持盾,抽刀,摆出一个标准的防御姿势。几人时间虽分先后,但几个动作都连贯自然,显然是训练有素。仍在骑马狂奔的斥侯中有一络腮胡的骑士,胡子上虽沾染了灰尘,但一双小眼睛却闪着精光。他见此情景,毫不犹豫一勒马僵,喝道:“下马。”竟是放弃了那一丝逃生的机会。余下几人不发一声,滚鞍下马,迅速与前面几人会合。络腮胡昂首望了望越迫越近的追兵,又看了看朝夕相处旳弟兄们,咬了咬牙,奔向小队最前面。“兄弟们,我们斥侯每日干着那些偷窥的勾当,想方设法避开敌人,遇敌就跑。步兵营葛老四那帮家伙见着就笑我们是怂包,说我们是大尾巴的兔子,逃起来是又快又拉风。”络腮胡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继续道:“这回我们就真刀真枪跟黑金国的兔崽子干一场,带几个人头回去,把葛老四的嘴给老子堵上。”一个俊秀的后生接口道:“几个可不够,葛老四嘴巴那么大,咱们得多带些。”一直绷着脸的众人都哄笑起来,一个个七嘴八舌,“我看葛老四一个嘴巴就要二个人头堵。他们那伙人,咱们砍二三十个就差不多了。”“不行,得四五十个。”众人说笑不停,络腮胡的目光却已落在乌云般涌来的黑金骑兵身上。

  崖上的叶岚眼睛里也似乎要冒出火来,,兴奋得双颊泛红。不住的喃喃自语:“真正的战斗,这是真正的战斗啊!”十几年来蕴育的激情就在此时找到了燃点,干柴碰上了火星,叶岚完全的燃烧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种内心的爆炸激情不是对嗜血,不是对血肉横飞的屠杀,更关键的也不是自己的变态,而是对于战争艺术的痴迷。因为战争给了童年的叶岚太多的乐趣!

  不一时,来到一处断崖顶上,崖高树少,崖的南面是缓坡,北面却是悬崖。难得的是悬崖下是一片宽大的开阔地,视野极佳。叶岚每次经过这儿,总要在此驻足。凭高而下,看着极远处的莽莽苍山,无思无虑,无悲无喜,只享受这无边的静谧。

  翠池山脉因其最高峰翠池峰有一圆池而得名。此池终年碧绿,池边林木繁茂,水雾缭绕,外人多被其林木水雾迷途而不得入。山脉连绵起伏,由东至西横跨在黑金国和火凤国之间,是一道天然的边境分界线,其间战乱频繁,大小战斗时有发生,因此慕名而游者少之又少。

  黑金骑兵停止了放箭,从得胜钩上摘下长矛,猛冲而来,已经不到半箭之距。络腮胡似乎看到那些骑兵脸上狰狞的笑容,那黑黝黝的矛尖上却反射着阴冷的白光,直射自己的心窝。络腮胡只觉得一股热血从心窝直冲脑门,用力眨了眨要冒出血来的眼睛,大喝一声:“御!”九名斥候迅速单刀入鞘,抽出盾底短矛,三人一边,将络腮胡围在中间,组成了一个正三角形。一个尖角正对追兵而来的方向。

  叶岚收起弓箭,整了整行装,掖了掖腰间挂着的两只山狐。笑了笑,道“今日也够了,两张山狐皮也可换好几本精装书了。贪心往往得不到啊!回吧。”叶岚说罢,抄起插在地上的一把细长小砍刀,沿着山脊的小路向村里而去。

  童年的记忆留给叶岚的并不多。母亲那早已模糊的面容逐渐远去,唯一能清晰地记起的是父亲书房中那一排排书架,还有那股油墨的清香。似乎又看到那个幼小的身影蹲坐在角落翻书的情景。在书中,他与古代名将共谋划;在书中,他与兵卒同操练;在书中,他与热血的战士发起一次次冲锋,铁马金戈,纵横沙场。可这一切都仅仅停留在书本中。时至今日,遇上这场并不算大,离自己的想象甚至有很大距离的战斗,但却如此的真实,真实得令叶岚血脉贲张,因为这是珍贵的第一次。他瞪大了眼睛。

  正是此吋,电光火石的刹那,阵中的络腮胡微一腾身,跃离地面,一扬手,短矛像毒蛇引信般急速刺出,出手便己将骑士的脖子扎了个对穿。颈动脉强力的脉动,让体内鲜血顺着矛上的血槽喷溅出来。骑士胯下的坐骑无人控制,本能地避了避,贴着战阵而过。这时排后的骑士己到,同样的速度和力量,直刺的长矛对准的是跃起的络腮胡。络腮胡身己悬空,无从借力,以盾侧击己不可相持,但他抽矛,落地,无一丝慌乱,始终置之不理。这时左边中斥侯的盾却迎了上来,同样的盾侧,同样一长串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同样穿喉而过的短矛,但这次却是来自左下尖角的斥侯。两匹骏马兀自前冲,在阵后才传来尸身栽地的扑通声。但络腮胡和他们兄弟己全然听不见了。黑金骑士接连不断的冲刺让他们无暇他顾。三角阵两侧不断承受着冲击,金属摩擦声此起彼伏,阵后不断传来尸身落地的声音。鲜血不断地喷溅。侧盾,矛刺不断重复的动作收割着黑金骑士的生命。简单的两个动作如此有效而又快捷。

  叶岚眼睛死死地盯着交战的场面,眼皮都不想眨,舍不得放过双方的每一个动作。喷溅血液的猩红在阳光下是这样的刺眼,双眼渐渐干涩。拔起身边的一根草,放在嘴里用力嚼了起来。

  几人脚步不停,直奔村子最西边的一座老房子。叫的人还未出来,村里的三姑六婆早已闻讯而来,七嘴八舌。“纪老二,怎么回事啊?”“他爹,老叶怎么受的伤啊?”几个大汉皆都闭口不言,问话间众人已来到老房子前。按说叶岚应早已飞奔而出,此时却仍不出来。众人四下里看时,只听纪家二婶一拍大腿,尖声叫道:“我想起来了,叶岚进山了!”领头的纪老二一巴掌就扇了过去:“你个老娘们,这时候才想起来。快,去请郎中。”

  在翠池东山的南坡有一个小小的村庄,散落着十几户人家,所谓靠山吃山,村子里的人都以打猎为生。

  享受的时间总是那么令人陶醉,可又总是那么短暂。叶岚的享受也不例外的短暂,因为被打断,所以他皱了皱眉头,眼睛却盯着从开阔地的另一头出现的几个小黑点。小黑点移动的速度不是很快,但却扬起了漫天的烟尘。仔细看时,原来为头的几个人身后紧随着黑压压的一片。

  早春的正午,阳光有着柔柔暖意,映照在村子中间的大晒场。壮年早已进山寻生计了,几位年岁已高的老人坐在门前,看着大场上孩子们欢跳的嬉戏。忽然,一群惊鸟从村前的林子里飞起,紧接着就传来一声接一声急促的喊叫,炸响在村子上空:“叶岚!叶岚!”一阵忙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随着寨门被重重推开后,只见五六个大汉面露焦急之色,抬着一个简易的担架进入村内,担架内躺着一个浑身血污的人。还未走几步,当先一人扯开破锣嗓子又嚎了起来:“叶岚!叶岚!快来。你叔受伤了!”

  此时的叶岚,正单膝跪地,半蹲在一丛灌木后,从枝叶间静静的盯着一只正在觅食的麋鹿。叶岚小心的取下斜挎的弓,抽箭,搭弦,张弓,一连贯的动作没发出一点声响。麋鹿仍在吃草,对即将来到的死亡毫无察觉。叶岚一拧弦,正要发箭。蓦地一声虎吼在远山响起,麋鹿一惊,撒开四蹄向山林深处跑去。到手的猎物跑了,但叶岚却毫无沮丧之色,只是疑惑的说了句:“谁这么大胆招惹那头大虎?”

  黑金骑士当先一人已到斥候近前。黑亮的长矛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刺向三角战阵上方同样黑亮的人头。黑金骑士的速度和力量,足以把人头像西瓜般扎透。战阵中斥候配备的轻盾,虽然是铁制,但小得只能护住身躯。但见战阵尖角这人举手挥盾,却并没有正中相抗,而是微微一侧,矛尖带着沉重的压力滑向一边,重重地划过盾面,发出一长串刺耳的金属声。

  百八十个黑金骑兵手持长矛,蹄声如暴雨倾泻而来。为首的百人长轻蔑的看着前面小小的阵型,就像看着鸡窝里的几个鸡蛋,伸脚便可踩碎。百人长一味的催速,并未让士兵列阵,半箭之地已不足列阵,再说又有何必要,反而命令道:“加速冲!”他竟是要用奔袭速度积攒的力量冲垮对方的阵型。


山河令闭眼笑  龚俊山河令笑  醉卧山河笑  山河笑吉他谱  笑看山河无恙  傲笑山河云中岳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时空穿梭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