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侦探游戏小说

侦探游戏

弥夜miya

连载中免费

这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网站,这是一群普普通通生活……着的人们。不明白是幸运的人但是不幸的,他们被选中时成了网站用户,通过着一场又一场的推理游戏,而一次失败的代价则是死亡……。也没人能逃出这命运齿轮的摆布,也也没人明白这样的网站为何不存在?幕后黑手又是谁?仅有不断地地胜利“小玄,小玄!玄溟!不好了出事了!”。……

编辑:愁蝶未知|23239次点击更新:2020-10-15

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网站,这是一群普普通通生活……着的人们。不明白是幸运的人但是不幸的,他们被选中时成了网站用户,通过着一场又一场的推理游戏,而一次失败的代价则是死亡……。也没人能逃出这命运齿轮的摆布,也也没人明白这样的网站为何不存在?幕后黑手又是谁?仅有不断地地胜利“小玄,小玄!玄溟!不好了出事了!”。……

免费阅读

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我写了张字条,我们两个在一起太显眼了,你看一下大致内容吧。”随后确认周围没有人看到她们在对话,白便匆匆离开。

  当天下午,玄溟就被安排到了镇子里唯一的茶馆工作。茶馆不大,但是客人却也不少,全部都是镇上的人,都有各自的常座。而风间等人则自称城里的警探,进入紫家豪宅进行调查,他们深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四处搜查证明丛儿不一定是真凶的线索。

  似乎是昨天思考太久,玄溟被白的呼唤声叫醒,还带着略微的头痛。

  “他们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一句也听不懂...蔡少爷?露儿?丛儿?”如烈轻声问道。

  我不知道人们的信仰有多坚定。或许在见证这一切之前,多数人愿意相信这世间的真理。玄溟放下手中的书,看了一眼面前巨大的落地钟长叹一口气“时间到了”便走向了卧室,换上一身黑衣,坐到了电脑前。那是深夜12点,落地钟的声音在玄溟脑海中回荡着,越来越响...越来越响...,漆黑的颜色像是吞没了一切的色彩,好像世间所有的欢乐瞬间消失殆尽。眼前的17岁女孩,颤抖着的手,点击着鼠标,打开了一个网页。被困在这栋房子里已有两个月的时间。就在两个月之前,她,还是一个快乐生活着的女高中生,有最好的闺蜜,有喜欢的人,有爱着她的爸爸妈妈,有优异的成绩和聪明的头脑,应该说这样的人生让很多人都会心生羡慕。那时的她,不叫玄溟。用户玄溟已上线,玩家到齐,游戏即将开始网页字幕滚动了起来——“玄溟,怎么那么晚?出什么事了吗?”“我们已经在聊天室讨论了这次的内容,你没有出现啊!”“不要紧的O(∩_∩)O”对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屏幕一片黑,随即所有人都感觉整个房间天旋地转,醒来时,已经站在一个小镇门口。“R?为什么只有一个字母?五十年前的小镇名字会那么潮?”身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抬头看了眼小镇的名字疑惑的问道。如烈,网站最早的用户之一,人如其名,脾气火爆有点冲动,完全没有外表看上去的那么冷漠。“不知道,找到的资料上也没有写到过镇子的名字,但也许这是线索之一,不能掉以轻心。”一个穿着短裙的女生说道。她叫白,和玄溟年纪相仿,所以两人还算熟悉。“玄溟,不不不小玄,这次你没有来参加讨论会,我知道你比我们这些笨蛋都聪明但是也要格外小心,千万别忽略什么细节,这个案子似乎是五十年前的,那时候信息不是很发达所以我们也只找到了一点点线索,碎片还是不够多,完全拼不出什么有用的资料...”“嗯,我...”“什么事?”“没什么。”所有人的手机都响起了震动声,游戏真正开始了。“角色:资料搜查者任务:协助侦探进行调查,潜入小镇茶馆寻找线索提示:案件时间距今五十年,被害人名为紫墨,被害时间为1963年5月23日23点左右,右腹部被利器刺中,头部有遭钝器击打痕迹,面部大面积灼伤,颈部有被勒痕迹,发现尸体地点为紫家豪宅井中,第一目击者为紫家仆从谢雨。注意:本次游戏时间为五天,只有侦探享有最后发言权,搜查者只能提供资料不能提供主观意见。”“和我们在网上查到的资料几乎一样。”花颜看着短信开始绝望起来“这样我们能撑过去么?”“先不管这个,在小镇中肯定会知道更多内幕,我更担心的是角色分配问题。告诉我你们分别是什么角色。”如烈急切地问道“我是协助者,玄溟你是侦探吗?”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玄溟身上,这次被选为玩家的一共有五个人,而其中,只有玄溟的智商超乎正常人,白虽然也聪慧过人但远不及玄溟,所以几乎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不...我是...”“我是...我是...侦探。”一旁一直都没有发言的一个男人颤抖地举起手说。“怎么会!”在场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气氛变得沉重起来。所有人的身份都亮了一遍,刚才那个被选为侦探的人名叫风间,是一个喜欢看日漫的大学生,平时虽然也算是柯南迷,但毕竟只是个普通漫迷,不可能有柯南一样的头脑。而白和玄溟一样都是资料搜查者,负责的是暂居镇长家进行调查。如烈以及花颜则是协助者,必须整理搜查者找到的资料并协助侦探找到真相。玄溟和白不能提供自己的想法,这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是下下签。靠三个臭皮匠,找到五十年前事件真相的可能性是多少,他们几个心里自然清楚。但是如果找不到真相,那么五天以后,他们就会在世上永远消失,被封印在这个小镇里,成为这个小镇的NPC,变成没有思想的空壳,没有自我意识,直到肉体在这里死去,这甚至比普通的死更恐怖。“既然形势严峻那就更不能浪费时间了,开始行动吧。”白鼓励着大家说道,“没有到最后我们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怎么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呢!”“你不是不知道,万一我们走错一步那么,那么...”“花颜,我懂你的担心,毕竟,毕竟他在我们眼前离开,不光是你我也很受打击,所以我们才要好好活下去,带上他的一份,这次成功以后,我们就去看他吧。”“我...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勇气...”“不光是你,我们都害怕死亡,如果在这里站着浪费时间,和等死有什么两样呢!”“走吧。”一直不发声的玄溟起身拉着花颜,走进了R镇,而其他人也紧跟其后。夜雾盖住了R镇的名字,月光撒过,透出隐约可见的字母,竟呈一片血红色。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类似于江南小镇的砖瓦房,但很多宅子墙体石灰脱落较为严重,夜色下,更让人觉得一丝毛骨悚然。现在是半夜,众人决定找个旅馆落脚。而刚准备敲旅馆门的如烈,却是被冷静的玄溟拦住了。“怎么了玄溟?那么晚了不找个落脚的地方怎么行。”白先是诧异了几秒,随即明白过来,“对啊!我们怎么可以这么进去!”“你们三个是一起行动的,而我和白要分别进行潜入调查,这么进去岂不是太显眼了!这里的人大多彼此熟悉,如果我们几个外乡人有一点异常,那肯定会激起怀疑妨碍调查。”如烈这才醒悟,“对不起,差点做了件错事。”而花颜和风间此时则更明白,他们这样的智商再加上冲动的如烈,恐怕十有八九都是要死的人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睡大街上吧。”“是不能睡大街,你们三个进旅馆,我和白分开找地方落脚。记住,这几天就算遇到我们也不能随便上来搭话,一切的沟通靠手机,但是不能在镇民面前使用,最早的民用手机出现在1973年。”一行人就这在旅馆前分道扬镳。如烈、花颜和风间以迷路为由住进了旅馆。白跟着玄溟准备商量找地方落脚。“小玄,从进小镇前开始你就一直有点怪怪的,怎么了?”白似乎对玄溟一开始说话时的迟疑有些疑惑。“没什么,但是我有些想法,关于这次的游戏。”“什么想法快说!万一是线索怎么办?刚才就应该跟我们说了啊!”“我只是隐约觉得什么不对,但是要说具体的我也...”“什么人?”就在这时,两人身旁突然有一扇大门被推开,露出一丝烛光。“你好打扰了,我一个人在去探亲的路上被偷了所有的东西,实在没地方可去的时候来到了这个小镇想找个活挣点路费,现在夜色已晚,我想借助一晚可以吗?”宅子里走出一个年轻小伙子,打量了两人,随即开口说道“那这一位又是谁?看你们洋服的打扮应该是大城市里的人或者是洋人的朋友吧?”洋人的朋友?玄溟只觉得年轻人的语气有点奇怪。按时代来说,1963年应该是新中国成立不久,这时的百姓应该没有开放到完全接受外国人的程度,要叫也是走狗或者叛徒,就算不这么叫,排斥心理肯定还是有的,怎么会说朋友?难道...?“没错都是城里人,我是来这附近找我的亲妹妹的,我们在战争中走散了。我跟着父亲去了上海,而现在父亲身患重病,想起了我失散多年的妹妹,于是我来到了这里想看看会不会有线索,偶遇这位小姐一看穿着洋服心想应该也是城里人,所以搭上话了。”没等玄溟细想完,白便插上了话。“噢这样,你们来我家暂住几天也无妨,我是这个镇子的镇长,姓夏。”“镇长?”两人掩饰不住心中的惊奇几乎同时叫了出来。“没错,我父亲当兵在抗美援朝时去世了,所以我成了这里的新镇长。”“不好意思,还提起了你的伤心事。”白一脸歉意地说道。随即,小伙子给她们安排了两个房间住下。而这场意外的出现,却让白忘了继续追问玄溟为什么感觉事有蹊跷。玄溟在房间里来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和白对她的疑问,却没有什么头绪。这个小镇的名字很奇怪,只有一个英文字母。首先,时代背景限制,那么,小镇叫英文名的可能性完全应该是0甚至是负数;其次,就算小镇的名字是英文的可能性存在,那为什么只有一个字母?另外,如果老镇长死了,那么继任镇长应该是其他的长者比较合理。假设老镇长死在抗美援朝最后一年,也就是1953年,倒推可得刚才的年轻人应该在年龄很小的时候就成为了镇长,这怎么说得过去?如果有人代替掌权,那又会是谁呢?而白的问题也应该思考一下,到底是哪里让我觉得奇怪呢?玄溟辗转反侧迟迟没有入睡。

  “是又怎么样!本来找线索根本没那么困难的,你趴在那一搅事情就变成这样了。”

  “就是这个人,你是在上海很有名的警探吧!我听说过你,好像租界地出的案子大多都是你破的。”玄溟指着风间,后者吓得不轻,所有人目光几乎同时看向了他。

  “噢真的吗?我们这个镇子比较封闭也不知道外面的消息,听玄溟小姐和白小姐的意思,你很擅长破案子?”

  三人突然想到,分开行动的她们现在有没有得知这个消息,便有点担心起来。但他们没有想到,还有意想不到的事等着他们。

  “找过了哪都找过了。本来我们也没发现这个情况,大小姐死了所有人都很难过,宅子里乱成一片。后来我想起来今早就没见到蔡少爷,宅子里那么大动静都没见他人,有点担心就去他房间找了,可是连个人影都没有。我怕还有人会失踪,就叫齐了所有人,却发现丛儿和露儿也不见了。丛儿一直和大小姐不是很合,而露儿是大小姐最贴心的仆人,恐怕,恐怕这事是丛儿干的,把露儿和蔡少爷也牵扯了进去,简直是坏透了!”王庆虎气愤地说道“这个女人平时凶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杀大小姐还有露儿!”

  众人都是一愣,风间更是吃了一惊,玄溟的语气竟然变了。几乎所有的用户在没有和玄溟面对面接触之前,受到她颜文字的影响,都以为她是一个很开朗的孩子,而和她见过面的人,则会觉得她待人有点冷淡。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如果不用嘴交流而是用文字,开朗的一面便会显现出来,而现实生活中的她并不善于表达心情,所以一直都是没什么表情的人,语气也一直都很平淡。风间觉得这样的反差是一个萌点,现在却不想玄溟竟然变成了很激动的语气。

  “那看来,也许要拜托你破掉这起案子才能证明你们几个人的清白了。”镇长看玄溟和白似乎并不认识这三个人,两人的话在他心中便多了一份可信度。

  “镇长,我知道现在发生了这种事你们心情也好不到哪去,但我如果再不出了这里,恐怕家人联系不上我会以为我出事了,可以让我在这的茶馆找个活攒点路费吗?”玄溟担心再拖下去会对调查不利,开口说道。

  “好吧,玄溟小姐,抱歉让你们耽误了那么长时间,我马上和茶馆的李老板说。”镇长倒也爽快,马上答应了。而白则按计划继续住在镇长家。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

  “镇长!镇长!恐怕这几个外乡人不一定是凶手,蔡少爷、露儿和丛儿都不见了!”突然冲来一个人,拨开人群也不顾在场发生了什么情况,急切地说道。所有人的目光自然是从如烈等人转移到了这个人身上。这个人,正是紫家的仆人,名叫王庆虎。

  封闭?难道玄溟和白的意图是...风间终于从惊愕中缓过了神,点了点头。

  “玄溟小姐,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谁?”

  太好了,这样一来不光能摆脱死局还能顺理成章进行调查!如烈忍不住自己的兴奋说道:“镇长我和这位花颜小姐都是风间探长的手下,请让我们协助他办案。”

  啪!几乎是同一时间,玄溟、白、以及如烈等人的房间被推开,人群蜂拥而至。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鬼夫灵异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