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黑莲花庶女被迫精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吃心

第6章 吃心

青山羡有思 2021-09-13
何妈妈轻轻一叹。真要说,慕蘩漪的吃穿用度都是楚家给的,倒也也没用了府里的银子,也谈不上压了谁一头,而已老爷的仕途是靠着楚氏的陪嫁银子,却真的。姚家做了人情回去,却总比但是真金不怕火炼白银的咕咚声响。夫人心里恨着的,说到底但是是楚氏得老爷疼爱罢了。真要说,慕繁漪的吃穿用度都是楚家给的,倒也没有用了府里的银子,也谈不上压了谁一头,只是老爷的仕途是靠着楚氏的陪嫁银子,却是真的。。...

何妈妈微微一叹。

真要说,慕繁漪的吃穿用度都是楚家给的,倒也没有用了府里的银子,也谈不上压了谁一头,只是老爷的仕途是靠着楚氏的陪嫁银子,却是真的。

姚家做了人情出去,却总比不过真金白银的咕咚声响。

夫人心里恨着的,说到底不过是楚氏得老爷宠爱罢了。

青梅竹马的情意,哪个正室能接受的了呢!

姚氏的语调渐渐平稳,好似在闲话寻常,只是每一字里却依然含了无比的憎恶,“青梅竹马!若不是老爷中了进士,门第不配,还有我什么事!当初便在她头一胎的时候就了结了她们!让我生生吃了那么多年的心。”

何妈妈搁下篦子:“当初夫人也是不得不委屈,慕家到底小门小户,没那么多银子去打点。若是一开始就都死了,楚家和慕家便是没什么干系了,哪里能为了老爷出银子。”端了盏茶给她:“如今都死了,以后便都是舒心日子了。”

姚氏的眉心如云遮月:“要怪就怪她那张脸,竟与楚氏生的那么像!”阖了阖眼道:“死了好,死了,她解脱,我也解脱了。”

解脱?

怕是没那么轻易的!

繁漪的鬼眼里瞬时燃起了幽蓝之火,对着窗户一伸手,窗户裂开了一隙。

何妈妈奇怪的“咦”了一声,转过身去关窗,却在她伸手刚触道窗户的时候,白色的冥纸从半空而来忽忽被吹进稍间。

烛火幽黄映着那片片雪白的刺目飞扬了一室,宛若此间是无间地狱的入口。

姚氏厌恶的瞪着那些飞扬的冥纸,腮帮子突突的一鼓,“真是晦气,死了还不肯消停!”

往日里,姚氏人前总算还带着一副和善嫡母的面具,以不经意的姿态挑唆慕静漪和慕含漪来欺负她、折磨她。

她呢,起初时会非常严厉的惩罚她们,而这样的惩罚往往只会引得她们更加恨她而已。

待这样莫名的恨深刻的仿佛刻进了慕静漪等人的骨子里之后,她开始装聋作哑,开始欣赏她孤立无援的隐忍与挣扎。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繁漪想了想,大约就是父亲成了正三品侍郎的那一日起的吧?

也或许是慕家凭借着楚家生意场上人脉,积攒了足够的银子可以自己打点仕途的时候吧?

卸磨杀驴,人的精明本性。

楚家的价值已经没有了,而姚家那位阁老,吏部尚书还是其得意门生呢!

繁漪原以为世家出身的嫡女总是高傲的,不屑这样的小伎俩,更不屑与妾室争宠,可她的嫡母,就是这样的刻薄而丑陋。

她蹲在姚氏的对面,伸手贴近那张脸,清晰的看着她脸上浮起了一粒粒的惊惧疙瘩。

姚氏心里莫名激灵了一下,忽感一阵恶寒,忍不住捂了捂脸。

鼻尖的金箔焚烧之气愈加的冲人,好似阴间之路从身侧劈开,有鬼差行过一般。

正预备起身起安寝,却见镜面上一笔一划的出现了鲜血淋漓的“偿命”二字。

一笔一顿处是鲜血挂不住的在缓缓垂落,映着铜镜中的面孔,好似她七孔在流血。

姚氏惊惧地盯着那一道道艳红的血迹一路蜿蜒下来,宛若毒蛇一般,惊叫堵在了喉间,却是无论如何也喊不出来。

而等何妈妈转过身来时,铜镜上的一切又都消失不见。

姚氏以为自己看错了,心有余悸的抓着何妈妈的手上了床,然而在何妈妈给她放下幔帐的瞬间,她从两片大紫色的幔帐缝隙间又看到了铜镜里的血字,便是再也控制不住的惊叫起来。

瞧姚氏一副见鬼了的惊恐模样,繁漪心里尤不解恨,转身又去了那些好姐姐好妹妹的院子,与她们好好玩耍了一番。

直把那几个人吓的鸡飞狗跳几欲惊厥过去才罢了手。

稍稍解了气,又去了老夫人的屋子看了看。

老人家已经睡下了,眼眶尤是红红的。

她是老夫人一手带大的,自小就与老夫人睡在一处。

因为她怕黑,所以屋子里总是留了一点豆油灯火,小小的,却足以让人睁眼就能看到光明。

从外放之地回京,她便搬去了桐疏阁独住,老太太的这个习惯却也未有改变。

可此时此刻去看那一点豆油灯火,只是觉得暗淡又刺目。

祖孙情意再深,终究,敌不过利益当前呢!

繁漪看着那格外舒朗宁静的夜空,繁星幽幽,银河迢迢,那样遥不可及。

就好似“公平”二字,在她的人生里,看得见,却在最后几年的人生里再未得到过。

嘴角嘲讽的笑意似清霜蒙了月色,妾室、庶出,不是天生得不到重视,只是她们身后的一切总是比不得正房嫡出所拥有的。

不知不觉飘到了父亲的书房外。

繁漪静静站了许久,终还是没有进去。

父亲为她伤心,可这样的伤心于她所经历的一切并没有任何抚平。

男子不管后院事,可到底是不能管,还是不想管呢?

她不知道。

不。

或许。

只是她不想知道。

脚步顺着多年的行为轨迹回到了桐疏阁,灯火通明与月色朦胧一同落在庭院里,恍若一汪池水空明。

风一吹,墙外的一片竹林婆娑沙沙,似万千点雨水洒落。

烛火在廊下微微摇曳,晃动了庭中一汪静水明幽,空气里有栀子清郁芬芳的香味随着夏日的暖风起伏,似要熏得人醉。

这样的夜色里本该值得浅酌一杯,捻酸诗一首,如今瞧着却觉得无趣沉碎。

飘啊飘的绕去了琰华的清华斋。

自从进了翰林院,他便一直住在官舍,只是休沐的时候来请安。

今日府中又是喜事又是丧事,他自不会走人了。

即将寅时,南苍还未回来,琰华已经睡了。

清华斋里安静如水,好似慕家今夜的一切惊叫都无法影响了他。

繁漪穿过一层薄薄的杏色纱帐上了床,蹲在里边的枕头上看着琰华,竟是从未发现原来这个表哥长得这么标致了。

挺鼻薄唇,眉如朗月,睫毛浓密微翘,轮廓分明,衣襟覆的一丝不苟,一双握笔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交握在小腹微上的位置。这样的睡姿当真是四平八稳,就跟他平素给人的印象一样,连呼吸都是平缓沉稳的节奏均匀。

一头乌发齐整的置在胸前,她的鬼眼隐约能见得薄薄半旧寝衣下的锁骨上似乎还有一颗小痣。

繁漪实在好奇便抬手勾了勾他的衣襟,凑过去细细一瞧,果然是有一颗米痣。

性感的锁骨、殷红的米痣,这样的组合怎么看都透着一股的欲,与他这个人散发的清冷气质极是不符。

要说这个表哥长得好,有学识,眼看着翰林院的三年便要熬过去了,竟是至今未娶。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开局挂 第2章 死因 第3章 姑母 第4章 算计银子 第5章 不配 第6章 吃心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