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锦心如月》在线阅读 > 正文 求娶上

求娶上

醉入梦中 2021-09-13 15:17:30
姜贵妃的声音从梦中惊醒了她的思绪。“宝林,怎么搞成这样?说出,本宫替你作主。”声音柔和强有力,悠扬悦耳且带几分盛气凌人。她一袭金线刺绣深紫色长裙逶迤拖地板,耀眼夺目耀眼夺目,说话的间,步摇微颤。眼角细纹,掩忍不住倾世容颜,仪态高贵的优雅高贵,风华绝代,秀双眉间锐利从容不迫。萧“宝林,怎么弄成这样?说出来,本宫替你做主。”。...

锦心如月

推荐指数:10分

《锦心如月》在线阅读

姜贵妃的声音惊醒了她的思绪。

“宝林,怎么弄成这样?说出来,本宫替你做主。”

声音温和有力,悠扬且带几分盛气凌人。

她一袭金线刺绣深紫色长裙逶迤拖地,耀眼夺目,说话间,步摇微颤。眼角细纹,掩不住倾城容颜,仪态高贵优雅,风华绝代,秀眉间凌厉从容。

萧宝林仗着郡主身份,有恃无恐,更何况没人护着那个女人。

她眼泪汪汪,状似委屈,指着锦心道:“娘娘,是她,她不仅推我,还骂我,她就像个泼妇什么都骂得出来。”

姜贵妃道:“南将军,你的妾室如此无礼,将军作何打算。”

南亦辰道:“至于她就交由郡主处置。”他缓缓靠近萧宝林,掂了掂手链,拋给她,邪魅一笑:“给你。”

萧宝林欣喜的接过手链,道:“我罚她,若是重了,将军不会怪罪吧。”

南亦辰扬起唇角,随意道:“你说呢?。”

萧宝林如此近距离看他。

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薄唇轻勾显得放荡不羁,五官精心雕刻,魅惑的笑慑人心魄,他是造物主最完美的杰作。

她晕眩的有些站不稳。

她不舍的挪开目光。看着手上的血,心中恼怒,恨不得活剐锦心,又顾及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只好忍下这口气,说道:“就按南府的规矩来办,让她跪上几个时辰,这事就过了。”

南亦辰笑意更甚,道:“依你。”

众官僚贵族可谓是大跌眼睛,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这南亦辰到底有多厌恶他的妾室。

锦心闻言不等他们开口,自觉跪在过道上。

南亦辰赔笑道:“诸位请去客厅用茶歇息片刻,今日闹成这样,让各位见笑了。”众人向姜贵妃五皇子行礼后纷纷随南亦辰离去,偶尔有人回头看看锦心,连连摇摇叹息。

凉亭很快安静下来。萧宝林走到锦心面前得意洋洋举着手链晃悠,试图再次激怒锦心,可锦心看都不看她一眼,萧宝林觉得无甚意思,随手将手链甩出去。

“咚”的一声,手链没入池中。同时萧宝林带着两个随从扬长而去。

她眼角的余光能看到姜贵妃和五皇子,他们在凉亭逗留许久,终于还是走了。

三月的太阳温暖和煦。

对于锦心来说,感觉不到温暖,她全身麻木,毫无知觉。

为什么要做不属于你的梦,李琴曾多次提醒她,不要轻信于人,劝她远离那个人,每每那个时候林月就拿话搪塞她,李琴也看出她敷衍态度,于是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眼睛都气红了。

南府一片欢歌笑语,仿佛十里之外都能感受到。但这与锦心无关,惟有远处的指指点点,绕道而行的下人,为她淌血的心撒下一把又一把的盐。

时间过得很快,阿诺满脸自责的扶起锦心。路上锦心要推开搀扶她的手,阿诺更加自责,连忙解释:“我之前被人缠住了,等过来寻你,便看见一大推人围着你,我帮不了你。”

锦心讶然道:“阿诺,,你不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不欠我什么。”

阿诺道:“他们这帮人,没一个好东西。”

宴终已是黄昏,待收拾完毕已是入夜,府中灯火通明,一片静谧。

锦心双手扶在凉亭栏杆上,俯身看着如墨的池水,终是越过栏杆跳了进去。

阿诺远远看去,心急如焚,不禁暗骂自己,她说不让跟着,你还真听她的,蠢货。

急忙跑过去,可有人先她一步跳入池中捞起锦心。

锦心狼狈的吐出一口水,连连咳嗽。

缓过气来,方看清捞她的人眉清目秀,是个少年,再看穿着是个小厮。

阿诺焦急道:“锦心,有什么想不开的,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

“……”

锦心讪然道:“我只是想捞手链,……你是不是误会了。”

锦心转过头对小厮说:“谢谢你!”

小厮道:“你要捞手链对吧,我帮你。”

锦心想说不用,找不到就算了。然而还没等她开口,小厮已迅速跳入池中,池水颇深,只见层层涟漪,不见身影。

黑夜中,池水碧波荡漾,小厮水性极好,不多时,小厮破水而出,他兴奋的递给林月手链。林月连连道谢,问:“你叫什么名字?”

“魏远清。”他声音清脆悦耳。

“所有人对我避之不及,你为什么帮我?”

“我都看见了,是他们欺负你,那个郡主也太……。”

锦心不禁仔细瞧他,眉目清秀,气度不凡浑然天成,还未长开,却能看出日后该是何等风采,分明是个下人偏生像个小公子。

魏远清又道:“这个手链很重要吧。”

锦心微愣,手指轻轻磨裟鲜红圆润的珠子,心中怅然若失。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知道不属于她,偏觉一定要拿回手链,仿佛拿回来的不是手链,是梦,只属于她一个人。是,她什么都没有了,只剩这个梦陪着她。

第二天,这间漏舍迎来了不速之客,太夫人。于是锦心戒备的看着来人,想来不会有什么好事,亦不怕失礼。

太夫人进门随意打量一番,然后拣了张凳子做下,她身后的嬷嬷留在门外。

她见这主仆两人戒备的神情,笑了笑,道:“不必紧张。”

锦心一见太夫人就想起跪在雨中的那幕。

想来不会有什么好事,不如嘴上占占上风,

她道:“不知太夫人今日丢了何物?”

太夫人闻言也不恼,反问:“你为什么不辩解?”

锦心有些莫名其妙,道:“辩解什么?”

太夫人道:“那天的事我都看在眼里。那清河郡主,分明就是她自己摔的,而你为何不作辩解?”

锦心眼中戒备之色仍不减,道:“解释,谁信?信了又如何,这世上本就没有道理可言。恕我直言,夫人的物件遗失,敢问,是真的遗失吗?道理又能值几个钱,有的只是弱肉强食,贵贱之分,辩解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太夫人眼中闪过一抹赞赏之色,问:“既然看得这般通透,又怎会惹怒辰儿?不正应了所谓的自取其辱。”

锦心垂下眼眸,神色黯然。

那日,南亦辰凯旋而归,皇帝宴请百官为他接风洗尘。

酒到深处,皇帝方记起许过的承诺,问他想要什么。

风霜未褪倦容满面的南亦辰,眼中顿时流光溢彩,在百官的好奇的目光,他正欲开口。

不料她突然出现,挡在了他面前,瞬间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确切说,是被人推出来的,猝不及防,横趴在地上。

她看不到身后推她的人是谁,但她知道是姜贵妃的手笔,姜贵妃要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与南亦辰有私情,拿她的清誉来污蔑南亦辰。

忽然有人开口:“这不是南将军的贴身玉佩吗?”

锦心方注意到面前静静躺着一块玉佩,倏的抬头看了看帝王侧座上的姜贵妃,收到警告的目光。

她说:“这是将军送我的。”遂又看到姜贵妃满意的笑容。

百官哗然。

南亦辰慌忙解释:“这个人我不认识。”

他又看向锦心正好目光对接,他怒喝:“休要胡言乱语。”

他的眼中似有熊熊烈火燃烧,锦心有些害怕,但想起元香还在姜贵妃手上,不敢退缩。

她说:“将军出征时赠我玉佩,要我等你回来,如今却装作不认识,当真绝情。”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笑柄 刁难 五皇子容倾 求娶上 求娶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