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殿下,请别挡我桃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8章

第8章

手写樱花 2022-01-14 20:35:05
“你说得真的吗?你上头有人?”“怎么可能会?唬他的”沈婵挽着双手,若有所思。“沈单你可真行!挖人墓,谎言欺骗朝廷命官,你有几个头啊?!”穆枫不可以不敢置信,这兄弟是嫌命多吗?“那这陆子民得有人保护好啊”沈婵一转念一想,倘若想栽赃于陆子民,而如今获知案子由自己“沈单你可真行!挖人墓,欺骗朝廷命官,你有几个头啊?!”穆枫不可置信,这兄弟是嫌命多吗?。...

“你说得真的吗?你上头有人?”

“怎么可能?唬他的”沈婵挽着双手,若有所思。

“沈单你可真行!挖人墓,欺骗朝廷命官,你有几个头啊?!”穆枫不可置信,这兄弟是嫌命多吗?

“那这陆子民得有人保护啊”沈婵转念一想,若是想嫁祸于陆子民,如今知晓案子由自己查了,那陆子民怕是活不久了。

“我说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穆枫一瞧,好家伙,这人根本就没理他,忽视了他的存在。

忽然,就在穆枫说完了话以后,沈婵若有所思的看向穆枫,盯得穆枫发麻,“不是你别这么看我...”

穆枫猜测沈婵又没好事。

“抓小偷啊!”沈婵大喊。

穆枫被沈婵喊的吓得一惊,“小偷在哪?哪有小偷?”

“小偷,就是你!”沈婵的话语自然是引来了众人的目光。

“姓沈的我偷你什么了?”穆枫不可思议的望向沈婵。

“你这个口袋里面是我的钱”说着,沈婵就伸手到穆枫口袋里拿出了那袋钱,接着举起这袋钱,给众人展示,“我还能说出这里面是多少钱,共计三十两”

沈婵打开了那袋子,给众人瞧,穆枫瞪着大眼睛,就瞧着沈婵说出此番话,“你大爷的!姓沈的!我拿你当兄弟,你坑爹啊”

见穆枫情绪激动,沈婵朝他眨了眨眼。

“你眼睛怎么了!?我告诉你姓沈的,从今天开始,我们一刀两断”穆枫没想到沈婵为人如此,便是不悦。

“不是,就坐个牢...”

“坐牢?你还想给我送去坐牢?姓沈的,你心怎么这么黑?那是我的钱!”穆枫噘着嘴,对着沈婵吼道。

话语间,穆枫就被人擒住,这也是亏了沈婵,不然那些人哪是穆枫的对手。

“沈单我跟你没完!”穆枫被人擒住后,还不忘要踹沈单一脚。

牢房里,沈婵好话说尽,穆枫就是不理她。

“我说得都是真的,我的好弟弟,哥哥不骗你”

穆枫瞥了一眼沈婵,沈婵以为穆枫不生气了,结果又是把头一瞥。

“这样,我帮你追到澈月姐吧”

穆枫眸子一抬,稍作傲娇,“你说得?”

沈婵见穆枫终于松口了,点了点头。

“我出点银子,叫你能够跟陆子民一个牢房,你只管护他平安”

穆枫说这个容易,他自小学武,只要他想,别人都近不了身。

“我说得不止是暗杀,万一投毒呢?你脑袋放机灵点儿!”沈婵对穆枫也是觉得不靠谱,她一直觉得米饭脑子差根筋。

“知道了”穆枫听见沈婵要帮自己,自然是好脸色相对。

出去后,沈婵唤来了清影,嘱咐他时刻监视牢里动静,务必保证两人安全。

“既然如此,那为何多此一举将穆枫送进去?”清影有些迷惑,不禁发问。

“碍事”沈婵二字脱口而出,若不是清影了解沈婵,恐怕就信了。

清影猜测,沈婵是觉得抽出身保护穆枫麻烦的很,干脆送牢里去了,无人识得穆枫,穆枫不跟着沈婵才是安全的。

“找个机会进去当差”沈婵就算不说,清影也知道,在里面当差才好办事。

沈婵跟着知府来到他的宅子,宅子不大,陈设也是很奢华,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的。

“混账东西!不长眼吗?”一声刁蛮的女音引起注意,叫沈婵瞥向那声音方向。

便见到一个穿着甚好的女子,装饰雍容华贵,长着一副任性妄为的模样,沈婵心想,这就是那位大小姐吧。

“还不拉下去,这样的废物留着做什么?”这大小姐话一出,丫鬟跪下不停哭泣求饶,可是大小姐全然不顾,瞥都不瞥一眼。

“大小姐真是好大的脾气”沈婵上前,扶起了被扇了一耳光的丫鬟,看向大小姐魏绫罗。

魏绫罗没好气的看着沈婵,“你是什么东西?”

“绫罗,还不见过沈大人”知府急忙上前,生怕这魏绫罗做出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魏绫罗瞥了一眼沈婵,没说话,知府又向沈婵赔罪,“小女刁蛮,冲撞大人了”

“魏知府当真是疼爱女儿啊,好在只是冲撞了我,若是见人就如此,怕是知府的罪都赔不过来了”沈婵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告诉知府,这女儿该管教管教了。

知府微微点头,赔着笑。

“玉儿你先走”知府将那丫鬟谴走。

“谁让她走了?!我都说了她必须死!”魏绫罗话里不带一丝怜悯,咄咄逼人的语气。

“魏大小姐,不过是撞了一下,这惩罚有些过了吧?”沈婵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

“我家里的丫鬟,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魏绫罗语气强硬,不带缓和,今天是非要这丫鬟玉儿死了不可。

“如今这丫鬟便不是你府里的了”沈婵丢下一袋银两,用着不可置否的语气看着魏绫罗。

“这...沈大人你......”知府有些犹豫,见沈婵态度强硬,便应了。

“可我怕小女不愿......”知府还想说些什么,可眼下魏绫罗却不计较了。

“罢了罢了,真晦气!”魏绫罗几步作一步的走了,气的脸发青。

沈婵更加不解,为什么魏绫罗在自己答应赎玉儿的身以后居然这么容易便答应放了玉儿。

“谢公子相救”玉儿擦拭泪水,尽显委屈,两眼汪汪感激的看向沈婵。

“你一直在府内被欺负吗?”

“我原是二小姐的贴身丫鬟,并未受过此欺负,可...”沈婵一听二小姐,便立即追问道,“那你可知二小姐死因有蹊跷?”

丫鬟玉儿拼命地点了点头,似乎也是笃定这里面有内情。

沈婵忙说这里不好说话,将玉儿带出了魏府。

“我家小姐并不是老爷亲生的,不过这也是后来才知晓的”说出此番话的玉儿犹豫了许久,继续道,“但二小姐生母留下了一大笔嫁妆给二小姐”

“二小姐死的那天晚上,我站在远处,隐隐约约见到一个人影,像是老爷,从二小姐房内出来,神色慌张”玉儿略微思虑,直直说道。

虽然事情零零碎碎,但所有事情都指向一个人,那便是魏知府。

若说魏凌樱死因蹊跷,魏知府不可能不知晓,若真如外面所说的那样,知府极其疼爱他那小女儿,那么他如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的,怕也是想遮掩自己的罪行。

可沈婵总觉得好像漏了些什么。

“原来是这样,你走吧”沈婵叫玉儿可以离开了。

玉儿有些不情愿,可是见沈婵嫌她是个麻烦,也就离开了。

离开时,也不忘跪在地上,祈求沈婵帮其抓住真凶,叫二小姐魏凌樱走的安心。

沈婵点头后再未回应。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2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