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春闺梦里人》在线阅读 > 正文 011

011

一树桃夭 2021-07-22 15:55:16
本网提供更多了一树桃之夭夭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闺怨梦里人》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011在线深度阅读。徐奉人脸上完全没有旁人初次侍奉后的欣喜与娇羞,反应有些冷淡,“紫英,我很累,你们都出去吧,我自己来就好了。”。...

春闺梦里人

推荐指数:10分

《春闺梦里人》在线阅读

至下半夜,徐奉人被敬事房的太监送回凌寒堂,韵良媛早安排了紫英候着,紫英上前搀扶徐奉人入室内,引她在梳妆台前落座,一边拆散发髻,一边恭维道:“贺喜小主,奴婢已准备了沐浴的香汤,司药司也煎了止疼的汤药,小主饮过后就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徐奉人脸上完全没有旁人初次侍奉后的欣喜与娇羞,反应有些冷淡,“紫英,我很累,你们都出去吧,我自己来就好了。”

紫英瞥了眼她的脸色,迂回道:“是奴婢们哪里伺候不周吗?”

徐奉人摇摇头,道:“你们很好,可我真的很累。”

“那,奴婢们就不打扰小主休息了,奴婢们先行告退。”紫英等一礼后尽数退下,合上门前,紫英顿了一顿,瞄到徐奉人鹅蛋般的脸颊上缓缓滑落一滴珠泪。

坐进温暖的水中,徐奉人感受着自己情事后酸疼的身体,自嘲的想着,终于自己成了别的男人的东西了,再也没资格想着仲哥了。

有时候,她会孩子气的想,在今日之前的一切都是噩梦,醒来后,她是书香门第、千娇万宠的大家闺秀,或许是某次礼佛时,或许是某次郊游踏青,她偶遇了仲哥,然后顺理成章的,三书六聘。

不过,也只是想想,入宫后,她怨恨,她不忿,就因为那个男人是高高在上的君王,所以就能轻而易举的拆散他与仲哥,打乱了她原本的平凡生活,把她关进这冰冷空荡的皇宫里。

有时候,对镜梳妆,她会忍不住猜想,究竟是哪里让君王看入了眼,是这弯弯的新月眉?眼波宛转的杏眸?桃色的菱唇?欺霜赛雪的肌肤?还是娉婷婀娜的身段?

可事实上,除了一幅画,他们之间在此之前,从未面对面,几日看下来,南苑里的人都是千挑万选的美人胚子,她在其中便不算突出,为什么选中她呢?

在侍寝时,与君王面对面时,她几次忍不住想问出口,都在那人似笑非笑的眉眼中,打消了念头,在这宫里,大概多知道一点不如少知道一点活得幸福。

第二日,徐奉人被晋位徐宫人,赐住凌寒堂后面的枕雪阁,令她好生陪伴义姐韵良媛,夭华夫人对她青睐有加,由妍妃亲自陪着搬入雪休宫,大倾立国以来,头一个,跳了十一阶、民间秀女出身的妃嫔,一时间,徐宫人风头无两,连带着让凌寒堂也好好长了一回脸。

搬家这日,韵良媛亲自过来,亲昵的拉着徐宫人的双手,絮絮叮咛,似乎她们真的是亲热无比的金兰姐妹。

“本来是想早点把你迁来同住的,又怕会引人注目,反倒与你有碍,现在好了,以后我们之间走动可就方便多了,对了,这是榴花,稍稍懂些药理,我入宫一来就一直服侍在侧,现在就让她跟着你,我也好放心一些。”

徐宫人只管低着头,曲膝谢道:“贱妾谢过娘娘恩典。”

韵良媛一把拦住她,假嗔道:“以后,不许再自称贱妾了,你如今已和南苑那些人不同了,我可不许你再这样自轻自贱了。”

一步登天的徐宫人默然无言,榴花趁机跪下,向新主子扣头行礼。

“免,以后我的一些贴身东西就由你收着。”

韵良媛很是满意,道:“正所谓真心换真心,姐姐现在能为妹妹做得不多,只好趁还能走动时,过来照看一二,日后,妹妹可要自己上心了。”

徐宫人稍稍思索了一番,道:“娘娘客气,俗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贱妾的心意,娘娘日后会看见的。”

韵良媛扶了扶腰,道:“看我,才站了这么一会,就腰酸背痛的,想来你这整理也要有一会,我就不多加打扰了。”

“贱妾恭送韵良媛。”

回到凌寒堂,韵良媛才问起昨夜之事,“紫英,你说徐氏昨夜回来后哭了?”

紫英回道:“启禀娘娘,确有此事,奴婢亲眼看到的,还怕是徐宫人御前失仪,惹恼了君上,特地跑了趟敬事房打听。”

“那你打听到了什么?”

“听记录的公公说,昨儿并无不妥,但徐宫人上轿时,眼眶就红红的,应该是喜的。”

“喜的?”韵良媛半躺在美人榻上,“那你觉得是本宫眼拙看不穿她的演技?”

紫英躬身道:“奴婢自不像娘娘这般慧眼如炬,智慧过人。”

“你继续留意徐氏那边的动静,”韵良媛吩咐完紫英,又转而对珊瑚道,“本宫有了身孕,按规矩,本宫母亲可以入宫来看望,你递个信出去,让本宫娘家帮着查查看徐家的情况,让本宫母亲下次入宫好一块将消息带进来。”

“诺。”

“对了,张良娣和赵嫔呢?”

说到这俩,珊瑚脸上忍不住透出几分幸灾乐祸,“赵嫔是个不管事的,张良娣也没撒谎,昨日下午陈贵人宫里缺了些绘画用的胭脂红①,命人向她报备一声,张良娣居然说,‘我这儿挺多的,胭脂、水粉、螺黛,你都拿回去一些’。”

韵良媛扫了一眼室内都埋头窃笑的宫娥,冷声道:“女子无才便是德,张良娣出身高贵,眼力见还是有的,她给出去的胭脂、水粉、螺黛都是上品,再来,赵嫔躲在她的蒹葭堂也不是一两天了,她这番作为,不足为奇。

在这宫里,每个人都有一套保护自己、好安然活下去的技巧,张良娣和赵嫔不过是选了自以为最正确的方式。”

同一时间,风止宫绿绦殿——

秦婕妤梦魇的事,还是让秦不寻知晓了,秦婕妤刚请安回来,他就早已经在她宫里候着了。

诊完脉,秦婕妤无奈道:“舅舅,您知道的,我这不是病。”

“微臣明白,”秦不寻冷着张脸,“有病的是梁雨安。”

“父亲他并非……”

“神神叨叨、疯疯癫癫,千年祸害,王八投身。”秦不寻一直都对梁雨安看不顺眼,以前是秦婕妤的母亲,现在是秦婕妤夹在他们中间,两边调解一二。

秦不寻抨击完梁雨安,便问起秦婕妤梦魇之事,秦婕妤一五一十的将梦中情景详述。

秦不寻问道:“这次的人你认识?”

秦婕妤迟疑了会,轻摇螓首,“没有印象。”

秦不寻从不信怪力乱神之事,一直坚持认为秦婕妤这种状况是一种病,还是梁雨安他们家里的遗传病,任凭梁雨安百般解释,依然坚持己见,绞尽脑汁,用尽手段,却也无力阻止秦婕妤“做梦”。

直到秦婕妤有一日“梦见”瑾月太后死时模样,凡是被秦婕妤“梦见”的人,都是死人,或者说是那个人死去的模样。

梁雨安曾解释说,这是只有被神眷顾的人才会拥有的非凡能力,可秦婕妤的能力却很被动,并不像父亲说的那样可以随心而动,而且梦里的人,可能是住了很久的邻居,也可能是某个擦肩而过的路人,对她而言,往往都是“噩梦”。

秦不寻自药箱里拿出一白玉雕瓶,道:“这是微臣新调的宁神香,名曰‘晓梦’,能令人心情愉悦,在梦里心想事成、纵享极乐。”

“劳舅舅费心了,”秦婕妤接过,“对了,‘石榴红’被掉包一事,可有眉目了?若赭衣夫人手上真有先皇留下的大量人手,万一她生了什么歹毒心思,对于君上可就是最直接的威胁了。”

提起此事,秦不寻也少见的露出一副头疼的模样,“按理,太医院是微臣直属,里面的人身家背景早就被微臣摸得一干二净,这事上,却是不留一丝痕迹,只怕赭衣夫人手上出自‘氐貉’的人不止她身旁的两名暗卫。”

秦婕妤也算‘氐貉’出身,是半个‘氐貉’中人,自然明白这其中危险,失声道:“泽皇是疯了吗,居然连‘氐貉’的人马都交与赭衣夫人?”

秦不寻嗤笑道:“洛家的男人一沾上情情爱爱的事,哪个不是疯子,好赖知道江山社稷为重,知道稳住江山为先,美人在后,若非如此,大倾在泽皇手里就得玩完。”而沧皇也不必大费周章引白氏兄妹加入‘氐貉’,执掌高位。

他可还记得,那时候,洛霜玒对着王贤妃一面甜言蜜语,百般呵护,一面又把掺了凉药的糕点,一口一口喂王贤妃吃下去,丝毫不顾惜她肚子里怀着他的骨血。

每每思及此,秦不寻既庆幸自家侄女能得薄情帝王的倾心爱慕,又担忧这份爱护又能在秦婕妤身上驻留多久。

“启禀娘娘,梁公公求见。”

①胭脂:在古代,一种是面脂口脂的统称,一种是指画画的颜料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9 010 011 012 013 014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