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夜店寄生虫》在线阅读 > 正文 《夜店寄生虫》第七章

《夜店寄生虫》第七章

梧桐阅读 2021-02-23 11:22:25
唐清林燕红小说名字叫做《夜店寄生虫》,这里提供唐清林燕红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夜店寄生虫小说精选: 孙姐就这样愉快的走了,唐清目送孙姐的背影离开,这时,唐清脑中忽然冒...

夜店寄生虫

推荐指数:10分

《夜店寄生虫》在线阅读

唐清林燕红小说名字叫做《夜店寄生虫》,这里提供唐清林燕红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夜店寄生虫小说精选: 孙姐就这样愉快的走了,唐清目送孙姐的背影离开,这时,唐清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他暗想:这个孙姐,我该不会上辈子和她有什么孽缘吧? 唐清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守在小商店里卖东西,晃晃悠悠几个钟头过去了,转眼又到了关门时间,唐清收拾好了里里外外,刚锁上门,忽然这时,背后有人说道:“这么早就关门,不做生意啦?” 唐清转身一看,原来是红姐,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蕾丝裙,优雅的站在他身后,唐清一见红姐来了,马上招呼说:“红姐啊?你下班…

孙姐就这样愉快的走了,唐清目送孙姐的背影离开,这时,唐清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他暗想:这个孙姐,我该不会上辈子和她有什么孽缘吧?

唐清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守在小商店里卖东西,晃晃悠悠几个钟头过去了,转眼又到了关门时间,唐清收拾好了里里外外,刚锁上门,忽然这时,背后有人说道:“这么早就关门,不做生意啦?”

唐清转身一看,原来是红姐,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蕾丝裙,优雅的站在他身后,唐清一见红姐来了,马上招呼说:“红姐啊?你下班了么?”

红姐微微一笑回答:“是呀,刚下班,本打算来你这里看看,没想到这么快就锁门了。”

唐清也笑笑说:“今天只有我自己看店,怕忙不过来,所以就提前了一些……”说到这里,唐清话锋一转问道:“你想买什么?我现在帮你进去拿还来得及。”

红姐摇摇头回答道:“不用,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啥时候买都行,你现在有空吗?”

唐清忽然一愣,心想: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立即回答说:“没什么事儿,你要干嘛?”

红姐说:“今天店里太忙,我都没来得及吃饭,你要是有时间的话,一起吧?”

哦?红姐要我陪她吃饭?唐清想了想,感觉也没什么不行,于是便答应道:“好哇,你想吃什么随便挑,我请客。”

红姐一听,脸上笑嘻嘻的说:“哟,口气不小,还请我吃饭,最近发财了吗?”

唐清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我哪有发财的命,不过吃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

红姐点点头:“那好吧,你跟我来。”

于是,唐清一边答应着,一边跟随红姐离开了小商店,然而,就在他俩走出去不一会儿,远处忽然多了一双眼睛看到了这一幕,这个忽然出现的人,就是孙姐,她正好也刚刚下班,只是比红姐晚了一步。

孙姐本来也打算一下班就来找唐清,可当她看到唐清和红姐已经走在一起了,马上就停住了脚步,孙姐想喊一声唐清,但她想了一下,觉得又有些不太合适,不知道为什么,孙姐心中忽然有种酸酸的滋味,非常难以形容,直到唐清他们从孙姐的视线里消失,孙姐都没能将唐清的名字叫出口。

孙姐眼看着唐清和红姐离开,内心十分的伤感,她伫立在小商店旁,哀怨的叹了口气,随后,也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唐清和红姐来到了一家火锅店,这家火锅店在附近小有名气,倒不是因为菜做得好,而是因为这家火锅店24小时营业,而且是这一带唯一的一家,最适合像红姐这样上夜班的消费群体,两人进店以后,服务员马上就迎了上来。

服务员一边给唐清他们找座位,一边递上菜单问道:“二位,你们吃什么?”

唐清刚想点菜,谁知红姐忽然对服务员说:“你们这里有包间吗?我们不想坐外面。”

服务员一听,马上脸就拉得老长,他看了看唐清和红姐,然后说:“不好意思二位,你们只有两个人,不能坐包间的,想坐包间必须要五个人以上。”

唐清一想也是,刚想说我们坐外面,不料红姐非常不满的讲道:“开门做生意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的?我偏要坐包间,不行吗?”

服务员一见红姐态度很坚决,于是便换了种语气说:“你想坐包间也行,不过我们要收包间费100元,不然你们还是坐外面吧?”

100元?唐清一听这个价钱,马上心里就隐隐作痛,对他来说,100元不是个小数目,吃顿饭还不一定能用得了这些,更何况是包间费?但是,在红姐面前,唐清又不好意思说嫌贵,于是就纠结起来,不料就在这时,红姐忽然伸手从包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然后在服务员眼前晃了晃说:“这些够不够?还不快去给我找包间?”

服务员一见红姐拿出这么多钱,眼睛绿的发蓝,看那叠钞票的厚度,都快赶上他一个月工资了,在这样的情势下,谁还能说个“不”字?所以,服务员的表情立马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说:“行,包间是吧?没问题,跟我来吧!!”

于是,唐清和红姐顺利的进到火锅店包间,服务员热情的搬椅子,上菜,不一会儿功夫,菜就齐了,这时,红姐没好气的对服务员说:“你出去吧,没事儿的话不要进来了。”

服务员连连点头答应,一转身就溜出了包间,临走前顺手关好了包间的门。

服务员一走,红姐这才抄起筷子,一边给唐清夹菜,一边说:“来,吃吧,多吃点儿。”

此时的唐清,手里拿着筷子,脸上尴尬的不行,本来,他是想请红姐吃顿饭,没想到就因为一件包间的事情,让他在红姐面前献了丑,好不丢人,所以说现在这个社会,男人没钱,走路都要矮人三分,尽管如此,唐清依然死要面子,他一边吃着菜,一边对红姐说:“一会儿这顿饭我结账,千万不要和我争啊。”

红姐一听这话,当场就笑喷了,她捂着嘴,阴阳怪气的说:“呵呵呵呵呵……你行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就你每个月挣那点儿钱,能舍得出这个包间费?我刚才是逗你玩儿呢,这顿饭……还是我请你吧!!”

被红姐这么一笑,唐清更觉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他羞红着脸,讷讷的说:“我没想到你吃个火锅还要进包间,早知道就不请你了。”

红姐见唐清脸色不好看,感觉好像伤了他的自尊,于是她随即便安慰道:“没事儿的,你尽管吃吧,咱们俩谁跟谁啊?是不是?”

唐清赌气似地给自己夹了一大堆菜说:“这顿算我欠你的,下次一定还给你。”

红姐笑个不停说:“看不出来呀,你脾气还不小,不就是钱吗?至于生这么大气么?以后要是缺钱了,尽管跟我说,你要多少我都给你。”

嗯?听到这番话,唐清不禁皱起了眉头,这像是一个女人对男人应该说的话吗?唐清琢磨了好半天,缓缓的抬头问道:“红姐,你这话我听不懂,咱俩按理说不算太熟,你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好?”

红姐端起杯子,用小手指轻轻蹭了蹭杯沿,发出“吱吱”的响声,这时,红姐的脸上似乎起了变化,从之前那种略带玩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十分凝重,沉默了一会儿,红姐忽然开口问道:“唐清,你不记得我是谁了吗?”

唐清一愣,接着反问道:“你不是红姐吗?”

红姐摇摇头,又问:“你还记得我的真名字吗?”

唐清又一愣——真名字?你什么时候告诉过我你的真名字?

正疑惑的时候,红姐忽然说了一句:“我的真名,叫燕红,有印象吗?”

燕红?呃……唐清猛然像记起了什么,但又不是很清晰,唐清感觉这个名字他是有印象的,不过时间太久,脑子里很模糊,一时也说不清在哪儿知道有这么个人,就在这时,红姐又提醒了一句:“我是林燕红啊!!”

林——燕——红?你是……林燕红?!!听到这个全名,唐清一下子就记起来了,再看看眼前的红姐,这长相,这神态,除了身材以外……对呀!!这个红姐……不就是当年的燕红,林燕红么!!

也就在这个时候,红姐的一句话,将唐清的思绪瞬间带到了十几年前……

十几年前,唐清在老家上小学,那时候,唐清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子,而林燕红,就是他当年的同桌。

林燕红从小命很苦,三岁的时候,林燕红的妈妈嫌老公太穷,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跟另一个有钱的男人私奔了,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

林燕红的爸爸得知这件事后,气的大病一场,病好后精神上大受打击,整日借酒浇愁,而且家里的事情一概不管,无奈之下,年幼的林燕红只能和奶奶一起生活。

在奶奶的辛勤养育下,林燕红终于被抚养到七八岁,该上学了,但也就在这个时候,燕红的奶奶因病去世,林燕红又回到了爸爸的身边。

燕红的爸爸不喜欢这个女儿,因为燕红长得和她妈妈很像,由于恨屋及乌的关系,燕红爸爸经常把气撒在燕红身上,天天除了打就是骂,有时候还不给饭吃,所以,当燕红一说想去上学时,燕红的爸爸当场就拒绝了。

后来,在街坊和居委会的协调下,燕红到底还是入了学,并且幸运的成为了唐清的同桌。

虽然在各方努力下,林燕红上学了,但燕红的爸爸还是不愿意管她,因此燕红每天上学都吃不饱,有一次,唐清在课间吃午饭的时候,忽然看见燕红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哭,唐清很好奇,就跑过去问她为什么,结果燕红回答她说:“我饿……已经两天没吃饭了,呜呜呜。”

唐清听到燕红这么可怜,当即就给了燕红一个鸡蛋,这本来是唐清自己吃的,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给了燕红,因为唐清从小就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在他的眼里,帮助别人是一种莫大的乐趣,就算是自己没饭吃也不要紧。

燕红拿了唐清的鸡蛋后,连谢谢都来不及说一声,很快就把它吃掉了,而且吃掉以后,燕红眼巴巴的望着唐清问道:“还有么?”

唐清一看,燕红饿的不轻,于是他等到放学以后,回家偷了两个地瓜给燕红吃,终于把燕红喂饱了……

从那以后,唐清和燕红就达成了一种默契,唐清每天对家里撒谎说一个鸡蛋不够,要吃两个,然后把两个鸡蛋带到学校里,分给燕红一个,不仅如此,只要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唐清都会从家里偷偷拿一点儿出来,而燕红每次都很欣喜的接受了。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约有一年多,而唐清的父母就感觉很奇怪,为什么家里总是少了吃的,以为家里有耗子,如果不是因为小孩子饭量不大,吃的东西少,唐清早就被家里发现了。

在这一年多的交往中,唐清和燕红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然而就在这时,燕红家里又发生了变故,燕红的爸爸因为酗酒,打伤了邻居被送进监狱,燕红一夜之间变成了孤儿,后来,居委会为了保险起见,就让燕红的亲戚把燕红接走了,燕红走的时候,招呼也没来得及打一声,为了这件事情,幼小的唐清还伤心了好久。

再后来,燕红就没有消息了,就这样过去了十几年,燕红在唐清的记忆中渐渐模糊,直到花园夜总会开张的那一天,燕红才意外的出现在唐清面前……

当二人十几年后再次重逢的时候,唐清已经不认得燕红了,毕竟已经过去了十几年,而且都是小孩子,变化很大,想一下子认出来不容易,但燕红一眼就认出了唐清,只不过在那时候,燕红还不敢肯定小商店里的人是不是唐清,直到唐清亲口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燕红才终于认定,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当年的唐清。

当唐清终于记起红姐就是当年的那个燕红时,不由得感慨一声:“红姐,真没想到,十几年了我们还能再见面,你的变化可真大啊!!”

红姐有些不高兴的说:“哼……亏我还记得你这个人,原来你早就把我给忘啦!!”

唐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呵呵呵……难怪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说我像你的同学,那时候我要是再仔细想想,说不定早就把你认出来了。”

红姐端起酒杯对唐清说:“算啦,不和你计较这些,来,为我们的重逢干一杯。”

唐清连忙端起酒杯附和道:“没错,干一杯!!”说完,脖子一仰,酒进肚了。

一杯酒下去,唐清感觉胃里一股热气上涌,他借着酒劲儿问道:“红姐,这么多年不见,你都上哪儿去啦?”

红姐告诉唐清:“当年我被亲戚接走后,日子过得并不好,当然,我毕竟不是他们亲生的,对我不好我也能理解,后来我到十八岁的时候,他们就想赶我走了,当时我就想,反正亲戚家待着也没意思,他们又烦我,干脆走出去自己过吧!!所以我就二话没说,一个人出来闯荡了……”说到这里,红姐忽然掉下了一滴眼泪……

唐清见红姐有些伤心,急忙递上纸巾说:“别哭,有话慢慢说。”

红姐点点头,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我从亲戚家走了以后,一个人到社会上去闯荡,先是找工作,在一家餐馆当服务员,可没想到,我才干了几个月,餐馆生意不好倒闭了,那个老板不是东西,欠了我几个月的工钱,连说都不说一声,直接就跑了……”

唐清:“啊?这么可恶?你怎么不报警呢?”

红姐苦笑一声道:“哼哼……那个跑路的老板不但欠了我的钱,还欠了房东几万块的房租,人家那么多钱都要不回来,我凭什么?”

唐清:“呃……那后来呢?”

红姐:“后来,因为我吃了一次亏,就不想再去餐馆打工了,可是,我没有学历,也没工作经验,想找好工作很难,转了一圈后,我去了一家工厂给人缝衣服,当纺织工。”

唐清:“哦……纺织工,不也挺好么?”

红姐无奈的摇摇头说:“好什么呀?手工活钱挣得不多,工作又累,一个月下来,我的手都磨出茧子来了,这还不算,每天加班加点,觉都不够睡,我本来身体就差,经过这么一折腾,得了神经衰弱,总是请病假,再后来,老板见我请假次数太多,干脆就把我开除了。”

唐清:“不是吧,运气这么不好?”

红姐:“那段时间,我真是心灰意冷,感觉人生没希望了,想去死,不过就在我最痛苦的时候,遇上了一个男人,他改变了我的一生。”

唐清:“是吗?什么样的男人?”

红姐:“很一般的男人,大我二十多岁,都快当我爸爸了,人长得又老又丑,不过有点儿钱,对我也挺好,他说很想和我在一起,还说要照顾我一辈子,那时我还年轻,没什么社会经验,虽然我看不上他,但又想给自己找个好归宿,考虑了好多天,最终我还是答应他了。”

唐清:“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能理解你的处境,不管怎么样,能找到一个好归宿不也是好事吗?”

红姐摇摇头:“得了吧!!要真是那样就好了,后来我才发现,这个老男人其实是个骗子,钱没有几个,连人都已经结婚好多年了,他的孩子都和我差不多大,可惜,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把我玩儿够了以后,拍拍屁股消失的无影无踪。”

唐清:“什么?这人真是……”

说到这儿,红姐微微的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事儿怪我,年少无知,贪慕虚荣,别人给我一点儿甜头,我就飘飘然了,真把他当成可以相信的男人,现在看来,都是一帮骗子,王八蛋,畜生!!”说着说着,红姐不由得骂起了脏话。

听了红姐讲述的经历,唐清不由得对红姐产生了怜悯,他无奈的摇摇头对红姐说:“不要生气,这个世界还是好人比较多的,只是你没遇上而已。”

红姐说到了伤心处,眼泪又掉了下来,她一边哭,一边自责道:“呜呜呜……我当初怎么那么傻,要不是我相信那个骗子,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夜店寄生虫》第一章 《夜店寄生虫》第五章 《夜店寄生虫》第十章 《夜店寄生虫》第七章 《夜店寄生虫》第四章 《夜店寄生虫》第二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