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和男主一起穿进虐文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004章 宋家有女唤卿卿

第004章 宋家有女唤卿卿

九黛迟 2021-11-24 03:58:55
江允南走后不久,苏漾便回去了。他手上抱了一卷宣纸,除了几幅卷出来的字画。幼恩早以再次买完鸡蛋,站在那里等着他。待他回去后,二人便一起回了家。回去后,苏漾便直接进了厨房,苏砚则是去了竹林,像是要做什么东西。没人管她,她貌似乐得清闲消遥。她又躺他手上抱了一卷宣纸,还有几幅卷起来的字画。。...

江允南走后不久,苏漾便回来了。

他手上抱了一卷宣纸,还有几幅卷起来的字画。

幼恩早已重新买好鸡蛋,站在那里等着他。

待他回来之后,二人便一同回了家。

回家之后,苏漾便直接进了厨房,苏砚则是去了竹林,好像要做什么东西。

没人管她,她倒是乐得逍遥。

她又躺到了梨花树下的躺椅上。

环顾了一圈,确保周围没人,她才将藏在怀里的酒拿了出来。

今早她之所以要跟着苏漾一同上街,其实就是为了买壶酒喝。

自来到苏州,她便未曾沾过一滴酒。

几日没喝酒,实在是嘴馋得很。

眼看着苏漾要上街一趟,她实在是忍不住,便说要跟他一起去。

她是到了街上,听说今日是知府千金大婚之日,才想到书里的剧情的。

不过在喝酒面前,这些都没那么重要了。

享受生活才是王道。

可谁知,她刚拔下壶塞,手上的酒便不翼而飞。

幼恩再抬眸,便瞧见了出现在她身侧的苏庭。

“老家伙!”她低声骂了一句,一下子从躺椅上跳了下来。

苏庭闻了一下酒壶,随即挑眉笑道:“小东西,还学会偷喝酒了?”

“也不知道是谁教会的我喝酒。”

苏庭虽是个太监,但却没有半点太监的模样。

也就只有在汪督公和陛下面前,他苏庭能老老实实的,做个表面上的好太监。

背地里,他总是这样没个正形。

“这苏州的酒,闻着味道还是比宫里的差一些,也不知道喝起来怎么样。”

说着,他便要往自己嘴里送酒。

幼恩死死盯着他手里的酒,低声骂道:“你还是个人吗?我的酒你也抢?”

“这有什么,从前在西厂的时候,你又不是没偷喝过我的酒?”

苏庭嘴上虽是这样说,要喝酒的动作却停了下来。

幼恩正想上去把酒抢回来,却忽然瞥见了苏砚的身影。

他这应是从竹林回来了。

幼恩连忙面带愁容,对着苏庭道:“爹,我都说了,喝酒对身体不好。再说了,咱家这条件,你也是知道的。

像咱们这样的穷人,哪里喝得起这么贵的酒,您以后能不能把这酒给戒了,这样一来,大哥二哥也能少些负担。”

苏庭愣了愣,良久没反应过来。

他起初觉得幼恩这是疯了。

可当他瞧见朝着这边走来的苏砚时,这才明白过来幼恩这是打的什么鬼主意。

他倒也不反驳,反倒是乐呵呵的当着幼恩的面,喝了一大口这壶中酒。

幼恩见他就要把这壶中酒给喝完了,心里忽然有些空落落的。

好家伙,她一早上的念想,就这样没了。

苏庭,你可真行。

她懒得再跟苏庭斗,便又躺到了躺椅上,拿那件浅蓝色鹤氅,盖住了自己的头。

苏庭一边喝着小酒,一边打趣着她:“大夏天的,你倒是不怕把自己闷死。”

她露出一只眼睛,瞪了他一眼,用极低的声音狠狠道:“总比被你气死强。”

苏庭还想再说些什么,就在这时,苏砚忽然走了过来。

他身上带着一种独有的香气,一靠近这边,幼恩便分辨出这是他过来了。

她掀开盖着头的鹤氅,坐起身望向了苏砚。

只见他手里拿了一件鹅黄色的衣裳,额头上还带着些汗珠。

他将手里的衣裳递给了幼恩。

“听大哥说,你想要一件鹅黄色的鹤氅,我给你买回来了。”

幼恩接过鹤氅,一瞬间有许多话想要说出却止于言表。

苏砚他是不是疯了?

如今家里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他哪来的钱去买鹤氅?

然而,这些话就快要到嘴边时,却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句询问:

“所以,你今早是去砍竹子卖钱了?”

“嗯。”他点了点头。

他身上确实没什么钱,家里唯一值钱的,便是那一片竹林了。

他只有这一个法子。

“哥,你何必如此。那片竹子你不是要留着做折扇用的吗?你那么爱竹,怎么能......”

她忽然将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瞧见了他手腕上的伤。

想来,应是他砍竹子时,不小心伤到了自己。

“就为了换这一身衣裳,实在是不值得。”

说着,她便冲进屋子里,想要找找有没有能包扎他手上伤痕的东西。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苏砚忽然开口,声音很轻很轻,就连他身旁的苏庭都没听清。

“没什么值得不值得的。”

待幼恩再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左手一个药罐,右手一卷长布和剪刀了。

她晃悠悠的跑到苏砚身前,让他坐到了躺椅上,自己则是做到了小杌上,小心翼翼地为他包扎了起来。

整个过程,苏砚都没拒绝她。

他很安静,也不喊痛,幼恩包扎的时候也就没那么多压力。

可就在快要包扎好的时候,苏砚忽然开口道:“叔父,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没来得及问您。”

“你说。”苏庭下意识觉得他要问一些不该问的话了。

他已经做好哄骗苏砚的准备,谁知道苏砚却指了一下他手中酒,问了一句:“这是哪家的酒?”

苏庭在心底轻轻松了一口气,随即笑着摆了摆手,“路过街上的时候随便买的,我早已记不清了。”

他哪里知道这是哪家的酒,这酒又不是他买的。

就在他以为苏砚的问题已经结束了的时候,他又听到了苏砚的声音:

“我记得,宋家有个女儿,也爱喝酒。”

此话一出,幼恩正在为他包扎的动作微微一顿。

宋家有个女儿,也爱喝酒。

这个宋家之女,怕不就是她宋卿卿吧。

她连忙调整好心情,本着与她无关的态度,将自己置身于事外,继续为他包扎着手上的伤。

苏庭却是有些慌了,他用喝酒来掩饰自己的慌乱,连着喝了三大口酒之后,才回答他的话:“是啊,是啊。

可惜,可惜宋家满门,都已不在人世。”

苏砚的目光轻描淡写地扫过了幼恩的神色,随即落到苏庭身上。

“叔父节哀。”

他微微颔首,随即又望向了自己已经被包扎好的手,对幼恩道了一句谢,便朝屋内走去。

苏幼恩总觉得他知道些什么。

但是她不敢问。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001章 被男主一刀砍了 第002章 披着太监皮的戏精 第003章 你也是穿来的? 第004章 宋家有女唤卿卿 第005章 男主他新娘跑了 第006章 咸鱼不可教也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