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公子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杀机暗藏

第五章 杀机暗藏

雁洛落 2020-11-22 15:40:37
,就不烦劳王太医和簪儿了。”  言下之意,下逐客令。  簪儿心中暗笑,的话贤妃能把药灌进凤皇嘴里比她自己亲手来灌更是要好。  簪儿偷偷的睨了几眼凤皇,一丝冷冷一笑闪现出再她眼底,施施然走了回去。  贤妃命丫头关上门了凤皇宫的大门,今儿个要也不是九贯及时来“我一直侍候公子,让我来喂他吧。他一定会好好吃药的。”。...

公子魂

推荐指数:10分

《公子魂》在线阅读

  “住手!”

  一个人影飞奔进来,抓住了小丫头的手中的碗。

  “我一直侍候公子,让我来喂他吧。他一定会好好吃药的。”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九贯脸上起了个红印。

  “公子的病情耽误得起吗?”小丫头推开九贯。再次死死捏住了凤皇的嘴。

  夏坷强忍住要打出的拳头。

  “慢!”淑妃严厉的呵斥。身后跟着几个宦人和丫头。

  “簪儿拜见淑妃!”小丫头放下药。两个抓住凤皇胳膊的宦人赶紧放开。

  “我来喂吃药他,就不劳烦王太医和簪儿了。”

  言下之意,送客。

  簪儿心中暗喜,如果淑妃能把药灌进凤皇嘴里比她自己亲自来灌更是要好。

  簪儿偷偷斜睨了一眼凤皇,一丝冷笑浮现再她眼底,施施然走了出去。

  淑妃命丫头关上了凤皇宫的大门,今儿要不是九贯及时来告知,不知道要出什么大事。

  淑妃看着全身凌乱的凤皇,疑惑地走近他,从头仔细看到脚。他竟然是长安城神秘的千问公子,淑妃派人打听过他测算的人,无不对他顶礼膜拜。至今很多人还会去千问阁等着公子回去给他们卜算吉凶未来。

  这一个月究竟有什么样的机遇,让他心性大变?

  “九儿,吃药吧。”淑妃端起药递到凤皇嘴边。

  “娘娘,让我来喂公子,我一直侍候公子,熟知他的秉性。”九贯急忙接过淑妃手中的碗。

  “九儿,你告诉我怎么回事?”淑妃用手绢擦拭凤皇满脸的灰土,高贵冷傲的九儿,怎么会让自己变成这样这样灰头土脸?

  “我……”夏坷不知道如何说起。他也不想让姐姐知道,如果东窗事发。她也可以置身事外。

  “九儿,你告诉我。”淑妃含着眼泪,疼惜地抚摸着凤皇的脸。深宫之中,姐弟两人相依为命,可是九儿突然疯了。

  夏坷突然呵呵呵地笑起来,转身一个跃起如壁虎般爬在墙上。

  “娘娘,你先回去吧。我侍候公子就可以了。”九贯俯首道。

  九儿真病还是假病?淑妃弄不明白,但是似乎九儿不愿意说什么。

  也好,吃了药明日再来看他。淑妃派人守住了凤凰宫大门,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马上派人通知她。

  确认大家都走出去了,九贯端起药碗将药倒在了一棵樱桃树下。

  姐姐说得对,张夫人对他出手了。

  “公子,我给你偷了些点心。”九贯取出怀中用绢包好的点心。

  凤凰眼睛都饿绿了,狼吞虎咽起来。

  看着公子吃得如此香甜,九贯开心地笑了,担心他噎着,捧了一碗水候在他身边。

  入夜,凤皇在坐在床上看书,他让九贯守在门口,如果有人进来及时通报。最怕的就是皇上突然来袭。

  一夜安然度过。明天将是怎样的一天?

  清晨。

  凤皇如平素般将自己收拾得清俊明朗。九贯给凤皇梳头束冠。凝视着铜镜中梳头的九贯,不可抑制地想起了染染。为他梳头,为他洗脸,轻轻擦去他嘴角药液的染染……染染你是否还在长安?这阿房是不可逾越的天堑。

  看着铜镜中自己俊朗英气的模样,凤皇默默地用手在地上抹黑了双手。眯了双眼,双掌在脸颊胡乱抹了几下,顺手扯掉了瓒冠。

  “公子……”九贯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往昔公子一笑倾城,是否以后都要掩埋在尘土之中?

  夏坷冲九贯怡然一笑:“我要吃早餐了。”

  夏坷刚坐下,听外院宦人高声喊道:“皇上驾到!”

  威武的皇上大步走了进来。一夜辗转,夜不眠。皇上着龙袍朝冠来着看凤皇。

  “奴才叩见皇上!”九贯跪下迎接皇上。

  夏坷看着面前的包子,却是不能吃,哪里会有疯子好好吃东西的呢?他拿着包子咬了一口,跳起来,一个跟斗翻到九贯面前,将半个包子塞在九贯嘴里。然后又去壁虎般爬在墙壁上了。

  九贯含着半个包子,腮帮巨鼓,像个赖蛤蟆,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公子,你就不能塞小半个包子吗?

  “凤皇,你认得寡人了吗?”皇上一步步靠近他。

  就算他是个小叫花,还是那个疼入骨髓的小凤皇。

  “认得,认得!”夏坷回过脏兮兮的脸:“你不是玉皇大帝么?”

  “拜见玉帝,”夏坷恭敬五体着地一拜。

  “可怜的小凤皇,今日寡人即颁文悬赏,就是找边遍大江南北得的大夫也要治好你的病。寡人要你记得我,寡人要从前的凤皇!”皇上双手想要搀扶起夏坷。

  夏坷握住拳头,指甲掐进了肉中。

  他如此恐惧那双手再碰触自己,那个人再靠近自己。

  即刻就要早朝,皇上担心凤皇再给自己一拳,不好跟文武百官交代,尤其是景略。

  景略数次上书,请逐慕容冲出宫,男宠入宫,不合体制,贻笑天下,仁君之名,唯恐不保。

  皇上既想要仁君之名,亦想要凤皇。

  “九贯,好好照顾公子,若有闪失,唯你是问,我即刻为他寻访天下名医。”

  皇上终于离开。夏坷懒懒地倒在地上,他想念长安街,千问阁,想念心桥,甚至想念跟他一起喝酒的安若川,还有……染染。

  可是他现在只是一个困在凤凰宫的疯子。

  张夫人很快知道,凤皇并没有如她的预期死亡,只是比前面更疯了。皇上在为他遍寻天下的名医。

  夏坷是个快乐的人,就算在杀机暗藏的宫中。

  他腾地跳起来,连续几个侧手翻,到了院中。他一时兴起,跃上了一颗高大的梧桐树,枝枝相交叠,叶叶相覆盖。夏坷除了肚子有点饿,甚是觉得惬意。斜斜躺着望着远处的重檐庑殿顶,那可是大汉留下的未央宫?有机会了要好好瞻仰一番,未央宫不知到哪个朝代就消失了,可不能失了瞻仰它良机。

  “公子,危险,您下来!”九贯眯起了眼睛望着梧桐树,一脸愁苦。凤皇的愁全跑他脸上去了。

  “九贯,你再帮我弄点好吃的来。”夏坷摸着肚子,想着宫外的美酒美食,夏坷年轻的肚子更饿了。

  “公子,你当心,我去去就来!”望着九贯碎步跑出去,夏坷抱着双手躺在树上望着天空。突然,他发现树顶的一根枝桠断了。

  谁来过?断裂的痕迹是如此之新,昨晚这里有人来过?

  是谁在监视他?夏坷顿时脊背发凉。

  是皇上派人来监视他?还是张夫人?又或是淑妃?

  十成是张夫人,能够在守卫森严的后宫来去自如,必定有内应。

  “站住,站住!”两个宦人追赶着九贯。九贯向着凤凰宫跑来,他偷了几块做好的点心,给刘大厨发现了。夫人等着要的,竟敢有人来偷,抓住往死里打!

  “贱奴,竟敢偷吃夫人的点心。看奴家怎么收拾你!”两人撩起衣袖,冲进凤凰宫内院。

  门口的守卫赶紧阻拦,皇上吩咐了,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这两个人情急之下顾不得禁军守卫的阻拦,愤怒直追了进去。

  眼见两人追到梧桐树下,突然天上掉下一个人来,砸在前面一个人身上,后面一个人也莫名其妙倒在了地上。

  掉下来的是凤皇,他痛苦大叫:“哎哟痛死我了!”

  压在地上的两人疼得呲牙咧嘴,见是凤凰却也无奈。

  凤凰是个疯子,一个疯子从树上掉下来再正常不过了。

  凤皇颤颤地站起来,他发现九贯手里的点心,馋虫汹涌。脚踩着一个人的脑袋,蹦向九贯。抢夺起他手中的点心,取出一个丢进嘴里:"好吃,好吃!每人一个!"说罢取出一个塞给九贯嘴里。然后一个打滚,地上的两人每人嘴里也塞进了一块点心。

  地上一人揉着被凤凰踩得生疼的脑袋,懵懵地咽下了他追得千辛万苦的点心。

  两后宫禁军来到,刚好见到两人痛苦万状地咽下了点心。

  “皇上交代,没有他的允许外人不许踏进一步,请你们出去。”

  两人咬着牙,一步一恨地走出了凤凰宫。

  “公子,听说皇上从宫外找了一个神医,明日进宫为公子诊治,如何是好?”九贯在外面听说这个消息非常担忧,怕是张夫人的爪牙。

  “兵来将当,水来土淹,九贯,难为你了。”还不知道后面还会遇到什么难以预料的情况发生。

  皇上处理完今日朝政,得知有个民间大夫揭了皇榜,心情大好。想起凤皇,心甚挂念。遂匆匆又入凤凰宫。

  “凤皇,你今日可好?”皇上一迈进内院就问道,他多希望王太医看过后有奇迹出现。

  凤皇眼睛直楞楞地望着屋顶:“一个,二个,三个……”

  “九贯,凤皇在数什么?”皇上见他数得那么认真,也抬头看着天花板。

  九贯双膝跪地:“禀告皇上,公子一天都在看着屋顶数数,奴才问他。他说……”九贯额头起了汗珠,谁知道公子究竟在数什么?皇上突然闯进来,他突然就开始盯着屋顶煞有架势地数起来,他究竟在数什么?

  “回皇上,公子在数他今天究竟吃了几个包子…………他一直没有弄清楚,刚才还让我跟他一起数来着。”九贯只好胡乱撒了一个谎。

  “哈哈哈,小凤皇失心疯竟然也如此可爱!”看着凤凰那黑灰的脸,但还是白的齿红的唇,皇上慢慢靠近凤皇。

  凤皇眼中突现厌恶之色。

  “皇上,皇上,万不可靠近他,我下午还给他踹了一脚,他是什么都记不起来。唯恐冲撞了圣上啊。”

  九贯急忙跪倒在凤皇面前,拦住了皇上。

  皇上心中情意正浓,给九贯一挡,心中气恼,一脚踹了过去。

  九贯向凤皇身边倒过去,如果撞在凤皇旁边的柱基上就会头破血流。

  “哈哈,又来一个大包子!”凤皇伸手看是无意接住九贯。

  “皇上,您可要给臣妾做主啊!”张夫人也来到凤皇宫,一进来就跟皇上哭诉。

  “夫人,你如何来这里了?”

  “臣妾担心慕容公子,特意过来看看。能否为皇上解忧。”

  “还是夫人体己啊!”

  “何事夫人让寡人做主?”

  “皇上常常教臣妾尊师重道,长幼有序。宫中之礼,未敢怠慢。可是今日有人竟然偷了臣妾准备用来招待客人的点心。”

  皇上皱了皱眉:“如此小事,让皇后按宫中规矩处置即可也,何须如此劳师动众?”

  “臣妾也不愿意惊扰皇上,可是这个人有人撑腰,没人敢动他!”张夫人楚楚堪怜的样子。

  “谁如此大胆?”皇上恼怒,他自己主张仁政治国,治后宫也讲究礼仪廉耻,如果有人超乎法度,那还得了?

  “就是这九贯!”张夫人怒指着九贯。凤皇猛然大吃一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千问公子 第二卷 虚幻染染 第三章 耻辱真相 第四章 凤皇疯了 第五章 杀机暗藏 第六章 深宫剑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