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我的江湖不可能那么无聊》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未来,过去,现在的剑者

第一章未来,过去,现在的剑者

唯爱双邪 2020-10-18 17:45:15
着一阵无可奈何的叹息。  因为未来,自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过去的,自己是江湖上的一个剑客。  而现在的,自己依旧是一名剑客,一个身在在一个奇妙的世界之中的剑客——柳无伤。  这个世界,已不再而已普普普通通通的世界,不是一个高武的世界,毁天灭地的武功,瞬息间‘咯吱,咯吱。’随着一阵阵的踏雪之声,迎面一傲岸身影,伴随着旬阳的光彩,缓缓的出现在了冰封崖之上,傲岸的身影,清俊的脸庞,骄傲狂放的姿态,一袭火红色的长衫,一柄斜挂在身后的长剑。。...

  冰封崖上,飞雪的肆虐,北风的怒嚎,苍茫的雪地,在旬阳的照耀之下,发出点点银光。

  ‘咯吱,咯吱。’随着一阵阵的踏雪之声,迎面一傲岸身影,伴随着旬阳的光彩,缓缓的出现在了冰封崖之上,傲岸的身影,清俊的脸庞,骄傲狂放的姿态,一袭火红色的长衫,一柄斜挂在身后的长剑。

  是武者的骄傲,是剑者的狂放,亦夹杂着江湖人的无奈。

  “未来,过去,现在,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我??”一丝苦笑,抬头,仰视着旬阳,伴随着一阵无奈的叹息。

  未来,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人。

  过去,自己是江湖上的一个剑客。

  而现在,自己依然是一名剑客,一个身处在一个神奇的世界之中的剑客——柳无伤。

  这个世界,不再只是普普通通的世界,而是一个高武的世界,毁天灭地的武功,瞬息万里的轻功,灵气十足的神兵利器。

  “未来自己一生无为,碌碌而终,过去自己没有任何机缘,浑浑噩噩,但现在呢?。”面对旬阳,那傲岸的身影,突然散露出强烈的自信。

  的确如今,柳无伤有这个自信。

  绝世功法‘天兵武玄经’,神兵利器‘杀戒’

  或许是上苍的赠与,或许是柳无伤的运气来到了,总之绝世功法已有,神兵利器已有,一切仿佛都是那么的美好。

  至于这一片世界,究竟如何,柳无伤不明确,不,不只是柳无伤,甚至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知晓这世界上的地方,因为它,太大了,太大了。

  中原武林,四方域外,三十三界,六十六境,还有无数的异度空间。

  “未来,需要我去追寻,过去,我应当埋葬,而现在则应该努力!给予我‘杀戒’‘天兵武玄经’天,这就是你对我的迷惑的解释么?”

  “嗯~有客人了!”柳无伤轻咦一声,目光向着冰封崖底,注视而去。

  黑色的发丝,孤寂的身影,金黄色的服饰,还有那背后充满的狂暴的刀,冰封崖上,风雪依旧,旬阳之光,依旧温和,只是不同的是柳无伤身前多出了一个身影。

  正是方才还在冰封崖下的那人。

  一眼一瞬,一瞬千里。

  “好轻功,好姿态,好兵器,好气魄,宫如玉,好一个北域之君。”回身,注视,柳无伤轻叹一身赞叹道。

  “柳无伤,北域虽没有你的名号,但是你却是北域第一剑者。”看着眼前,狂放的剑者,伴随着旬阳的照射,宫如玉,北域之君,默然叹声,是感慨那高强的武艺,还是在叹息此等绝世剑者,不能为北域帝国效力。

  “第一剑者?我,不在乎。”轻声一笑,柳无伤摇头,不在乎,还是不屑?

  “为何不为帝国效力?”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但,不由自主,宫如玉看着眼前,狂放的剑者,还是问出了那个问题。

  “你已经知道答案了,还需要问什么?”转身,背对宫如玉,面向旬阳,轻声答道。

  “你要离开北域了?”

  沉寂半响,宫如玉突然问道。

  “不错!”

  “为何?”

  “无趣!”

  沉寂,沉寂,只余下冰封崖上,风雪的肆虐。

  “何为有趣,什么又是有趣。”凝视,紧紧地盯着柳无伤的背影,宫如玉轻声问道。

  目光灼热,仿佛要看透,那傲岸身体之下的心,到底想了些什么。

  “我不知道。”豁然,转身。

  “那你怎知无趣。”宫如玉凝视着柳无伤,淡淡地说道。

  “因为我心在这里已经慢慢倦了。”看着宫如玉的双眼,柳无伤轻笑一声,叹了一口气。

  “一定要走?”良久,宫如玉叹声。

  “不一定,只要你能找到让我感觉有兴致的事情。”似笑非笑,柳无伤微微摇头。

  雪纷飞,旬阳照,整个冰封崖上,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辉。

  “有趣的事情?一城被灭,数万百姓被屠戮一干,这算不算有趣的事情。”双目一凛,宫如玉轻声说道,柔和的话语,却包含着无边的杀气。

  一城被灭,挑衅,是挑衅自己的北域帝国。

  “一城被灭?好狠的手段,不过那是你北域帝国的事情,关我什么事情。”听到这话,柳无伤,微微一愣,随即,轻笑一声,摆了摆头。

  “的确,这是我的事情,但是你不是说,想要找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么,为了调查此次惨案,我北域帝国倾尽全力,而且享誉中原的高手,顾苍生等人,也将协同我北域一起调查。”宫如玉看着柳无伤的双目,慢慢说道。

  “的确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但是为何找上我?”柳无伤,点了点头。

  “因为,就在三天前,我手下的两大高手,死了,死在了一柄剑的下面,而他们留下的消息,则是你,柳无伤杀了他们。”右手从怀中,掏出了一层沾满了鲜血的锦绣,三个字,柳无伤,闪烁着金银色的光芒。

  无语,沉默。

  柳无伤,看着这三个字,就知道,这绝不是假物,北域特有的金银双气,绝对不会有外人习得的。

  “我没有杀他们。”在面对这个如同铁证一样的证物面前,柳无伤轻轻摇了摇头。

  “我自然知道不是你杀了他们,因为,若是你出手,他们绝对不会有时间留下这件证物,其实我很奇怪,五年前你一直生活在这冰封崖上,一心练武,为何会被人栽赃陷害,莫非是你以前的仇人?”宫如玉点了点头,随即将锦绣,重新放回了胸怀之中。

  “仇人?为什么非要是仇人,素未平生,便不可以栽赃陷害了么?这需要理由么?”柳无伤轻笑一声,伸出右手弯腰,轻轻抚摸了一下地面上的白雪。

  “的确,不需要理由啊!不过现在,你认为这件事情,还无趣了么?”宫如玉也是轻笑一声。

  手下两大高手被杀,北域帝国的尊严被挑衅,为何还能笑的出来?

  因为没有人,能够挑衅北域,没有人!

  一抹杀气,稍纵即逝。

  “很无趣,很无趣,当有趣的事情,牵扯到了自己的身上,就自然无趣了,看来我已经上了你的贼船了。”站起身来,苦涩一笑,但是眼中却充满了兴致。

  “迟早的事情而已。”宫如玉笑道,的确,既然对方已经将柳无伤确定为陷害之人,那么柳无伤就绝对不会安稳度过。

  “哎,苦恼啊,罢了,罢了,帮你一次好了,就算还你这五年给我运送生活物资的恩情罢了。”柳无伤叹声而笑。

  “那我是否该欣喜?”宫如玉眉头一挑。

  “的确,你当然该欣喜,有我来帮你,难道你还不欣喜么。”理所当然,柳无伤点了点头。

  “谜一样的你,我发现,我越来越欣赏你了,越来越对你感兴趣了,柳无伤。”宫如玉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自然,我这么强大,潇洒,英俊,聪颖的人物,若是不欣赏,就是没眼光,不过可惜你不是美人,我可不希望一个男人,对我感兴趣啊!”转身,面向旬阳。

  “真是厚脸皮,我也该走了,帝国之中,还有许多事物等我去处理,你若调查此事,可以前去西南方向那被灭的一城之中,查看一下。”转身,留下一句提示,化作一阵金银流光,宫如玉朝着帝国都城,疾飞而去。

  “真是奇怪啊,来到这个世界,我根本就没有和任何人打过交道,算来算去,从我来到这冰封崖,绝对不超过百人见过我,但是直接将我设定为目标,有意思的敌人啊!”看着化作金银流光,离去的宫如玉,眼中光芒一闪,柳无伤轻声自语,双手环抱,右手手指,轻轻敲打着手臂。

  “罢了,罢了,先去那被灭之城,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微微甩了甩头,柳无伤轻叹一声,身化白色流光,朝着西南方向,直飞而去,只留下一个寂寥的冰封崖。

  ——————————————————————————————————————————————————————————————————————————。

  “嗯~~诡异的气息!”身停,神色变化,柳无伤骤然停下身形,双眉紧皱,环顾四周。

  阴森的树林,巨大的树冠,屹立在大地之上,将旬阳的光芒,全部遮挡在外,黑色的阴霾树林,只留下斑斑点点透过缝隙而落下的阳光。

  蚊虫的嘶鸣之声,树叶之间摩挲的沙沙声。

  愈发显得诡异。

  “装神弄鬼!无胆之辈!哼!”双目骤然睁大,一抹精芒,闪过眼中。

  ‘杀戒’现。

  铮!

  一声金铁轻鸣悦耳之声,乍然想起。

  右手抬起,浑身真气运转,猛然向下挥动。

  剑随手动。

  一道银白色的剑气,透过剑尖之处,朝着阴暗的树林之中,击杀而去。

  “轰!”“啪嗒,啪嗒!”

  听着剑气轰击之声,以及树木倒地之声。

  柳无伤面色没有丝毫缓解,反而变得越加的阴沉,越加的凝重。

  气息,没有消失。

  反而变得更加的强大了。

  愈来愈浓厚了。

  诡异,寒冷的气息。

  “下面!”浑身一颤,柳无伤心头闪过一个念头。

  刚刚想到,双手猛然挥击地面,借着推力急剧后退。

  “轰!”巨响传来,一阵弥漫的烟雾。

  “喝,鬼影无双!”一声低沉,一声轻喝,烟雾之中,一抹黑色之光,迎面杀来。

  诡异的黑气,伴随着黑色的光芒。

  一切拥有生机的植物,接触到黑气之后,迅速的枯黄,化作飞灰。

  如风,诡异。

  如电,迅捷。

  伴随着破空之声,黑色之光,急杀而来。

  “喝!”轻喝,‘杀戒’入手,白色光芒,冲天而起,将整个阴霾的森林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阴冷的杀机,透体而出,紧紧地盯着眼前那未知的敌人。

  剑气出。

  圣洁之中,夹杂着凌冽寒冷杀气。

  将那黑光,击散。

  剑势不退,迎面击杀而去。

  诡异的身形,冷漠的眼神。

  在望去,是飘零的虚幻,是无情的冷漠。

  “柳无伤,天机记载:灭魔第四人,杀,杀,杀!”

  黑气透体而出,将那迎面击杀而来的剑气吞噬。

  冰冷的双眼,注视着柳无伤。

  仿若是九幽之中的幽冥。

  莫名之下,柳无伤竟是感到背脊微微发凉。

  “汝是何人!”天机记载,灭魔第四人?什么东西!柳无伤眉头微皱,手中‘杀戒’紧握。

  天兵武玄经,运转到极限,真气回荡在全身经脉之中,以应对强敌。

  阳光,透过树叶的空气,照耀在来人的面颊之上。

  清冷的面孔,冷漠的目光,紧紧注视着柳无伤。

  “死人,无需知晓。”

  张口,却是说不出的狂傲。

  “死人?好一个死人,我倒要看看是谁先死。”目光一聚,冷哼一声,柳无伤‘杀戒’紧握,浑身真气流动。

  “无需废话,动手!”

  “自信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能让你生,也能让你死。”

  黑色死寂的诡异气流。

  狂暴而又平静,两者相互矛盾,却又相伴相生的剑气。

  决杀的眼神,紧张的气息。

  一触即发。

  (欲知后事,请看第二章:化身!)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未来,过去,现在的剑者 第二章化身 第三章 神秘的高手 第四章 中原之人 第五章 莫名的袭击 第六章血色妖月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