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我成了敌国太子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入学

第5章 入学

东篱已南下 2021-10-14 16:09:10
程淼淼吸了吸鼻子,闻见一股陌生的气味。这淡淡的若隐若现的气味怎么……北戎帝也不卖关子了,一抬手让人撩开了红绸布,浓郁的气味更甚。“此乃波斯上贡的一物,不知道几位世子可不认得?能不能为大家分析解答一二?”北戎帝不动声色的将问题甩给他们,充满自信得像是他们就如这淡淡的若隐若现的气味怎么……。...

程淼淼吸了吸鼻子,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

这淡淡的若隐若现的气味怎么……

北戎帝也不卖关子了,抬手让人掀开了红绸布,浓烈的气味更甚。

“此乃波斯进贡的一物,不知几位世子可认得?能否为大家解答一二?”北戎帝不动声色的将问题甩给他们,自信得好像他们就如同井底之蛙一般。

但……事实确实如此……

除了程淼淼另外四人一脸生无可恋,好像在忍耐着似的,毕竟这物对于喜欢它的人来来说好比苍鹰见了赤兔,不喜欢它的人就是掩鼻避之。

指望他们四个来答题是指望不上了。

程淼淼摸摸圆鼓鼓的肚子,捻手捻脚走到圣前,拱手问道:“敢问此物有几何?”

北戎帝答:“区区三个而已。”

程淼淼心动更甚,以前在现代她为了勤工俭学,半工半读,这么贵的东西她都舍不得买,唯一的一次还是室友请的,那味道至今让人难忘。

程淼淼压抑心中的雀跃,对着北戎帝道:“陛下,若草民能答出这是何物,能否将另外两个一并赏赐与草民。草民甚爱此物。”

北戎帝一惊,半信半疑,想着这东西其貌不扬,也不知怎么食用,更有那难闻的气味,这么恶心的东西若是有人要也不错,这么一想一挥手“准了。”

程淼淼高兴极了,这才为大家一一解惑。

程淼淼清悦的嗓音响起“此物名为榴莲,又称韶子,也有其他地方叫做金枕头。

榴莲叶片长圆,顶端较尖,聚伞花序,花色淡黄,果实足球大小,果皮坚实,密生三角形刺,果肉是由假种皮的肉包组成,肉色淡黄,有粘性。是热带水果之王。”

那种异常的气味可使许多人“望而却步”,但也有许多人自从吃了第一口以后,就会被榴莲那种特殊的回味和质感所吸引,当然后面这句话程淼淼没有说,怕说了他们来跟自己抢榴莲。

榴莲浑身是宝,她可不想被不识货的人糟蹋了。

当程淼淼说出叫做榴莲的东西后,北戎帝脸色变了又变,一口气堵着咽不下去,想不到这蜀国来的人确实有两下子。

北戎帝招来内侍耳语几句,就见他退下去了。内侍连忙把得到的消息往太子行宫送去。

斐慎正怡然自得地捻起一枚棋子落定,内侍请完安后才对上座的太子和皇后道:“启禀娘娘,殿下,陛下说蜀国世子答对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哦?这蜀国人果真聪慧过人?皇儿你看,这……”皇后姿容端庄,举止文雅。从儿子凯旋归来后就一直陪着他,可见疼爱至极。

斐慎连首都不曾抬起,落子的速度也不见慌乱,只吩咐一声:“人无信不立。”

也就是表明了他的态度,既然答应了人家就该做到,不能出尔反尔。

皇后摆摆手“按照太子的话回复陛下,退下吧。”

内侍低头躬身应了声“诺”。

斐慎落下一白子后拿起一旁的茶盏饮了一口,俊美无畴的容色有些似皇后。斐慎不喜着官袍,一身白衣印染青竹的衣裾衬托得人飘飘似仙“母后,后日儿臣就要赴澜山书院读书,不能侍奉母后,还望母后照顾好自己,万事保重。”

皇后一想到还没多看几眼儿子就要分别,内心一阵酸涩,“从你修书回京说要与蜀国交好,让我们支持你,我跟你父皇一直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希望真如你所言蜀国人能带给北戎更多的契机。”

“你从小到大都是个有主见的,此行还有你两个胞弟,但愿他们能帮到你一些,澜山书院的院士是你皇祖母的恩师,只有他知晓你的身份,一切都为你安排妥当。”皇后说完擦拭了眼尾处的两滴清泪,万般不留儿的无奈展现得淋漓尽致。

“待儿学成归来,定会履行承诺。”斐慎眼底的动容转瞬即逝。

“有儿这句话,为娘也就放心了。”皇后心里的期盼疯狂见长,这么多年了,眼看儿子都十八了,再过两年就二十了,身边连个体己人都没有。

这可急死他们了,好在他能在这件事上松口。为人父母的哪个不为儿女的婚事着急,就盼着儿孙满堂,平常百姓在他这个年纪儿子都能打酱油了。

“为娘有些累了,回宫了,你也早点休息。”皇后揉揉太阳穴做出一副困倦的模样,实则巴不得插上翅膀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丈夫。

养了这么久的猪终于长大了,开始考虑拱别人家的白菜了。

一脸欣慰。

斐慎遣退了所有下人,盯着刻漏发呆,那天召开会议明知得不到所有人的支持,他还是做了。

事先修书给尚京的父皇和母后表明决心,还押上自己的终身大事。

用五位世子换来蜀国五年的太平日子,在其他人眼里这场不公平的交易他做了。

他现在隐隐觉得当初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那个看似娇弱的男子或许能带给北戎不一样的锦绣山河。

宴会上,程淼淼让人取来青瓷蝶,徒手开了一把盲盒,当榴莲打开时,浓烈的气味令人不适,当即就呕吐起来,就连北戎帝也是一脸菜色凝着她。

程淼淼把一颗榴莲里的果肉一一掰出放置在青瓷碟上,指尖沾染了一些程淼淼忍不住嘬了起来,喟叹一声“美味啊!”

众人“……”

宴会进行到一半,许多人受不住那气味,纷纷向北戎帝以身体不适告假,北戎帝也在宴会上丢了一句“后日去澜山书院报道”就急慌慌的离席。

出了宴会门口,另外四位世子脸色苍白的看着兴致勃勃的她,无力与她唠嗑几句,被各自的侍从扶着上了马车。

程淼淼则一脸茫然的目送他们离开。

临走前,程淼淼还不忘带走她那三个榴莲,在马车里她就打定主意榴莲皮留着煮水清燥降火,榴莲核就留着煲汤,到了北戎天气干燥,蔬果食用得少,榴莲皮正好派上用场了。

回到客栈,程淼淼献宝似的将榴莲献出来,阿丑捂着鼻子做出干呕状,在程淼淼不断劝说鼓励下终于捏着鼻子尝试了第一口。

程淼淼有些期颐“怎么样?好吃吗?”

阿丑皱着的眉头渐渐放松,“嗯……闻着臭,吃起来还挺香的,软软的,又黏又甜。”

“再吃一口,看看是不是越吃越香?”程淼淼似乎找到了两人的共同爱好,又分了一点给阿丑。

阿丑吃完眼前一亮,一脸欣喜,“怎么第二口比第一口还好吃?真好吃。公子你也尝尝。太好吃了,闻着臭,吃着香。”

程淼淼见她俩“臭味相投”很是高兴,“榴莲是好东西,今晚就吃这一个,还有两个要等熟了才可以吃。

皮跟核都要留着。明天把榴莲皮煮水喝,这核要留着煲汤的。”

“好,都听公子的。”阿丑笑嘻嘻的应道。

“对了阿丑,你还记得你姓什么,名什么吗?”程淼淼将她后日要入学的事告知了她,“学院里婢女,小厮,书童都要登记姓名的。”

“公子,婢子很小被家人当了死契,从我记事起就听人家喊我阿丑。请公子为奴婢赐名。”说着阿丑就要跪下。

程淼淼连忙阻止她下跪,“如果你不嫌弃就跟我姓程吧,叫暖暖如何?程暖暖。”

阿丑感动得直点头,“好,程暖暖,真好听,公子以后就唤我暖暖。”

“暖暖……”

“欸,暖暖在。”

两人相视一笑,在这陌生的国家彼此依偎,眼底的璨若星河久久不散。

第二日一早,晨露渐散,宫里来人带着他们去了一庄别院,五人被安排在距离澜山书院不远的缃芷苑里,五人各占一小院,一边墙上都留着一道半圆形拱门互通来往。

宦官甩了甩拂尘,尖细着嗓子,态度还算恭敬,“各位世子远道而来,以后这里就是各位的住处,离澜山书院也就五里路,各位世子好生歇息,奴告辞。”

“有劳公公了。”程术示意身旁的一小厮,小厮乐呵呵地递上一个沉甸甸的荷包。内侍笑得一脸褶子又交代了几句才离开。

一个大别院,五间小院,一间主卧配有两个耳房和一个厨房,算是不错,程淼淼挺满意的,但对于那些娇生惯养的世子们可就差强人意了。

爱住不住,懒得搭理他们。

程淼淼领着暖暖朝着最后一间走去,在角落的一处比较安静,正合她心意。

一间主卧里设置了湢浴,屋内陈设的家具简单明了。

一张床榻前就是茶桌,旁边还有案牍和香炉,袅袅生烟。身后就是一个大型书架,卧间与湢浴中间有一扇隔窗分开。

程淼淼又看了耳房和厨房,觉得改造成火炕的模式并不难。

屋前有一块空地,可以用来种些菜,程淼淼突然对未来在这里的生活充满期待。

隔壁大院里,比程淼淼那处院子更为豪华,假山,荷塘,花园应有尽有。

“殿下,以后我们就在这里安定下来了么?”

男人听后淡淡一笑,“谁知道呢?”

书童从没见主子笑过一时看呆了,爷本来就俊美非凡,这么一笑,蟾宫折桂,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那天下四公子居然没有爷的名字,要怪就怪爷常年佩戴面具,掩藏了风华霁月。

爷身材本就魁梧健硕,伫立在这间小小的书房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有些人生来就该睥睨天下,傲视苍生。

“吏部拟的新学子入学的名单还没送来么?”斐慎声音清爽冷约,与当初在林道上低沉暗哑的音质不同,这是他为了入学院时做的伪装。

书童从怀里掏出一份折子双手递上,“爷请过目。”

斐慎阅过之后勃然大怒,大掌一拍,桌子顿时四分五裂。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逃跑 第2章 见面 第3章 治病 第4章 商讨 第5章 入学 第6章 借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