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我成了敌国太子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 治病

第3章 治病

东篱已南下 2021-10-14 16:08:55
从出发到达到昨日斐慎沿路跟着三千精兵行进中不被意外发现,那天下午白天驶至太行山下,想来也巧,他躲在深山中,倏然离处传来声响。高度警惕性极高的他曾一度产生怀疑自己何时曝露了行踪。足尖一点儿一个旋身就跃到了附近的一颗茂盛松树,脚步声愈来愈近,喘气喘息声,丝毫不似习武之警惕性极高的他一度怀疑自己何时暴露了行踪。足尖一点一个旋身就跃上了附近的一颗茂密松树,脚步声愈来愈近,喘息粗重,丝毫不似练武之人脚步轻盈。。...

从出发到今日斐慎沿途跟随三千精兵行进不被发现,那天夜里行至太行山下,说来也巧,他躲避在深山中,倏地不远处传来声响。

警惕性极高的他一度怀疑自己何时暴露了行踪。足尖一点一个旋身就跃上了附近的一颗茂密松树,脚步声愈来愈近,喘息粗重,丝毫不似练武之人脚步轻盈。

斐慎藏身在树上,向下睥睨着跑五步歇两步的清瘦男子,说是跑其实在他看来跟走差不多,男子跑累了单手支着一棵树短暂缓了缓又继续。

斐慎瞠目见男子的穿着打扮很快想到此人莫不是那五个傀儡之一?俊脸微微扬起眉梢耐心十足的跟了一路。

脚步凌乱,虚弱无力,身影单薄,他……一只手就能捏死。

再加警惕性极弱,他在身后跟了他一路他还没发现,斐慎又给他加了一条,就在他摇头之际,眼前的人儿“咚”的一声晕死过去。

斐慎叹了口气,行至他身旁蹲下,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探了探脖颈处的脉搏,还好,人没死就是有些虚弱。

刚才离得远看不清这人的样貌,这时走近了才发现这人容貌清丽,小脸稚嫩,只是脸色苍白了些。

已知晓此人身份定不会放任他在此,于是单手一拎,抓着他腰间的革带就将他甩在肩膀上,一路扛回去。

人轻得跟扛着一袋棉花似的。

暗卫见自家主子扛回一个男子还有些惊讶“殿下,这是?”

斐慎将肩背上的人动作不算温柔的放下交由他们“估计是想逃跑,体力不支晕死过去。”

林一暗卫嗤笑一声,“蜀国男子当真如传闻般体弱。”

“可不是嘛,你看他,跟个病秧子一样,好像随时就会咽气了一样,说不定这还没到北戎呢,人就嗝屁了!”另一名暗卫也忍不住揶揄。

他们本就是粗鄙之人,私下里更是粗话连篇也就当着自家主子的面才稍稍收敛了些。

站在一旁阴沉着脸,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好了,送他回去。这几天都把人看好了。还有去查查另外几位有什么动静?”

“是。”两名暗卫顿时严肃认真起来,调侃归调侃,他们的本职工作不能忘。

这不,一查就将另外几个人抓了个措手不及。

众人再次感叹主子的神机妙算,料事如神!

一路向北戎国快速前进的其中一辆马车里,程淼淼昏昏欲睡,肚子里空空如也,饥肠辘辘,但这几日晕车的厉害,食不下人也渐渐憔悴很多。

阿丑可急坏了,端着一碗白粥跪坐在马车里轻声劝道“公子再食些粥水吧,快进城了,等进了城寻个大夫瞧瞧。”

这几日的连续奔波也把阿丑累坏了,程淼淼看着阿丑眼底的一片青黑有些心疼“阿丑,别管我了。你快去歇息了,这几日你都没好好睡过一觉。”

阿丑淡淡一笑,哪有主子不舒服,婢子去休息的道理?纯真的脸上堆满比往常认真的笑“能伺候公子是婢子的福分,奴婢不辛苦。”

阿丑将粥水一点点送进程淼淼的檀口,喝了些粥胃里暖洋洋的,浑身暖和了些。“还有多久到北戎?”程淼淼哑着嗓子,又喝了一口粥水。

“再过两道关卡就到了,天越来越冷了,也不知那边有没碳火可以烤暖。公子您受不住寒,定要当心身子。”阿丑替她将裘被往身上裹了裹。

倏忽,程淼淼美眸一睁,她怎么把最重要的事忘了?

这一路走来,住过的客栈和大平房,驿站都是用碳火烤暖屋子的,没有火炕,是这个时代没有还是北戎没有?

按理说,北戎地处北边,用火炕的地方多的事,但人们似乎从没提及这项利国利民的事。

在蜀国也没有见过这里也没有。思及此,程淼淼心中有了些论断。

转头对阿丑道:“阿丑,等进了城你帮我打听一件事。这件事要偷偷的不能让人知道,还有帮我买些宣纸和炭笔。”

阿丑一脸认真,“公子请说,婢子一定不让人知道。”

“我想问的是这北戎国可有火炕这种东西?”

“什么样的?婢子从没听过呢!”

“晚上睡觉床是热乎的,再冷的天气睡在火炕上也不会冷。”程淼淼简单解释了一番,并没有跟她细说火炕的制作细节和火炕带来的诸多好处。

“咦,有这种东西吗?公子真厉害,见多识广,什么都懂,奴婢虽然不知公子说的是什么,但奴婢保证帮公子打听清楚。”

“此事不得不得声张。需小心行事。”程淼淼小声叮嘱。

阿丑点头捣蒜,就差竖起三根手指来发誓了。

到了傍晚,进了瑜城,终于在一家驿站里休息,阿丑跟同行的护卫长说明了情况后,出门寻了一位大夫过来给自家主子看病。

这名大夫年纪有些大,头发花白,左手时不时捋了捋花白的长须。

老大夫搭着手摸脉有一刻后,皱着眉头,微眯着眼道:“这位贵人身子骨太弱,可是常年药不离身?月事久滞迟缓,这几日又劳累过度,元气损耗颇大,如不好好调养,恐难有子嗣。”

小丫头一惊,想不到这个在大街上被她随手拉来的大夫这么厉害,竟然立马就瞧出了端倪,要是此人能调理好公子的身子那就太好了。

程淼淼还算淡定,身着男子服侍躺在床榻上,隔着帷幔就知她的女子身份看来此人医术不错。

老者收回脉枕,转头对小丫头道:“可有你家贵人平时服用的药?”

“有有有,在这呢!”小丫头连忙将药包拿出来给大夫看。

老者在那堆干燥的药材中随意抓了一把放在鼻尖嗅了嗅,很快辨认出药材。“这些药都是一些寻常滋补的药,算不上名贵,常年服用虽说不会对身体有大碍,但也与你的病无用。”

小丫头听后着急了,急得快哭了,“那老先生,您快给我家主子看看,家主这病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嗯……我先开服药医治你家贵人的眩晕之症,还有你家贵人的顽疾并非一日就能好,须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老先生,可有法子医治我这顽疾?若能医治,晚辈感激不尽,只是若是药材太过名贵,以我等之力恐怕难以承受。”

程淼淼心里还是想尽快医治好这具身体的,但要是药材太名贵了也只能再等些时日了,等她赚了钱再治病了。

“我这里有三副药方。晕车之症一日一服。两碗水煎成一碗水。还有这第二副药用的是普通药材,需连续服用半年才能消除你体内的寒症,一日两次,一次三碗水煎成一碗水服用。”

顿了顿,老者又指了指上面写了各种名贵药材的药方“这是在那副药的基础上再一步医治的,能彻底根治好你的体弱之症,让你恢复常人的身子。只是这药材难得,我手里还差一味药材和一位药引,其他的我倒是有,卖于你也无妨。”

“可晚辈并无足够的钱财来……”

程淼淼话还没说完就被老者打断,抬手摆了摆“医者父母心,你此刻无银日后赚了钱还于我也不迟。”

“那晚辈给您写一张欠条。”程淼淼不是那种贪图便宜之人,既然人家肯相信她,她也不会辜负对方对她的信任。

老者听后满意的笑了笑,“一万两白银,这欠条你果真要写。欠的两味药材,半年后也可以一并给你。”

“是的,老先生。”程淼淼素手掀开帷幔下床,在宣纸上落笔。

“还未请教老先生尊号?”程淼淼提笔写了一半问道。

老者见她是个实在人,将自己的名号报上,司徒月华,人称赛华佗。

司徒月华将宣纸接过一看,字体隽秀飘逸,颇有闲云野鹤,洒脱自然的意味。“程淼?”

“是,但还请司徒前辈帮晚辈隐瞒女子身份,出门在外多有不便。”

司徒老者了然,点点头,“借据我先收着,半年后我在尚都,你可凭此信物到南风客栈找我。”说完将一半月形的玉佩递上。

程淼接过应了声好。

送走老先生,阿丑扯了扯程淼淼的衣袖忍不住嘟囔:“公子怎么这么容易轻信他人,要是他是个江湖骗子怎么办?那可是一万两的借据啊!”

程淼淼笑了笑,曲起一根食指轻轻敲了敲阿丑的额头调侃:“到时我就把你卖了抵债,谁让你找来个神棍诓我这么多钱?”

阿丑噘着嘴不说话了,心里担心急了,真怕主子被人骗了把她卖了。眼珠子顿时一酸,就要哭出来了。

程淼淼微微叹了口气,这小丫头怎么这么不经吓。“傻丫头,就算我被骗也不关你的事,你真心为我好,我知道的。说说你从哪找来的神医吧。”

“就……就是我在边问人火炕的事,问着问着就在街上碰到了。他说是走遍天下的游医,医术高超,是他让我带他来的。”

“哦?竟然是这样?”程淼淼沉思片刻,对阿丑道:“要是我的病真让你误打误撞找人治好了,我许你一个愿望。”

“公子说的可是真的?”阿丑眼眸发亮。

“真的,比真金还真。”说虽说许阿丑一个愿望,倘若有天她真的不在了,也一定会安排好阿丑的去处,替她寻一门好姻缘,不让她受苦。

待司徒月华拿着游医幡布和药箱离开后隐藏在暗处的两道身影随之跟了上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逃跑 第2章 见面 第3章 治病 第4章 商讨 第5章 入学 第6章 借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