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白绫

第五章 白绫

知我情衷 2021-10-13
在梁宫中的时候,纵使观若去哪里,都有一大群人前呼后拥,但是她但是听过许多比这更不好听的话。在就的时候,听着自己被人那样诅咒之,是会会觉得伤心的。真的听的太多,渐渐地的也就不在乎了。锋利无比言语像是小刀,在她身上留下的过许多微小的伤疤,但她了去尝试过窒息在开始的时候,听着自己被人那样诅咒,是会觉得难过的。实在听的太多,渐渐的也就不在意了。。...

在梁宫中的时候,纵然观若去哪里,都有一大群人前呼后拥,可是她还是听过许多比这更难听的话。

在开始的时候,听着自己被人那样诅咒,是会觉得难过的。实在听的太多,渐渐的也就不在意了。

锋利言语像是小刀,在她身上留下过许多细小的伤疤,但她已经尝试过窒息与绝望的感觉,这些不能杀死她的伤痕,不会再令她伤神。

在含元殿前的时候,她的手心嵌进了一颗石子。

掖庭里什么也没有,她把石子取了出来,从衣裙上撕下布条,将右手包好。

没有药物,再小的伤口或许也会对她造成严重的影响,她要活下去,要逃出去。

第二日天色刚明,她们就被郑嬷嬷推醒了。白日行军的时候她们这些废妃多少还能有一点体面,可以坐马车继续休息一阵。

尽管不知道行进的未来是哪里,多多少少,也是短暂的安宁。毕竟日光之下,禽兽也要披上衣冠。

观若不会不知道每一个夜晚军营里在发生什么。

吕婕妤说的话也算不上是什么诅咒,这原本就是会降临到每一个女俘身上的命运。

她前生的运气实在太好,居然从没有人过来打扰过她。她只是受了些皮肉之苦,就被眉瑾带着逃离了这里。

观若记得在云蔚山的时候,每一次她同他说她有多幸运,他总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他总说她傻,她是傻,她读不懂。

那时候她以为他是不相信她,如今想来,未尝不是在嘲笑她傻。

“阿若,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不是羡慕你的‘幸运’,是羡慕你经过了这么多的痛苦,仍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仍然能每一日都是高高兴兴的。”

这就是在嘲笑她傻吧。她总是把某一个人,当作可以安心的吾乡。

观若和吕婕妤并不同车。今日她特意地拖延了自己上车的时间,借机四处观望。

眉瑾只是普通的宫人,不可能有马车坐。但是她很有可能会走在某一辆马车身旁。

梁宫陷落已有四日,观若站在马车前寻找眉瑾,望见了许许多多熟悉的面孔。

蔺昭容,孔贵嫔,慧嫔,周贵人……她们都没有死在宫乱里,可如今看来,一个个神情灰败,宛如行尸走肉一般被人推着向前走。

观若也不能再等了,要找眉瑾总还有别的机会,若是引起了守卫的注意,以为她存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便不好了。

每一辆马车上都有两个人,昨日她是和金更衣一起的。

金更衣与观若一般的年纪,原来是拾翠宫康美人身边的奴婢。康美人年纪大了,往常梁帝去拾翠宫,都是金更衣侍驾。

她们原本是形影不离的,可康美人死在了宫乱里。

马车的帘子被掀开,进来的人不是金更衣。

“和我同车的人是金更衣,你上错了马车了。”

金更衣年纪小,被宫乱的情景吓得失了神了,常常一整日都不会说话,观若也正好可以考虑她自己的事情。

“金更衣?”吕婕妤轻笑了一下,“金更衣已经死了,死在昨日的夜里。殷观若,你不会永远这样幸运的。”

观若拢在袖中的手不自觉的收成了拳,侧过脸去,不愿意面对着吕婕妤。

马车行走起来,车帘轻晃,可以看见外面的一小块路面。

她不想被吕婕妤的话牵着走,困在这样的地方,活着未必就会比死了更幸运。

更何况金更衣日日困在自己的惊惧里,几乎已经要失去了清醒的神智。

她知道这种感觉的,在她从军营里逃出去,独自一个人住在云蔚山的时候,她反而夜夜都梦见自己在昭台宫里。

绝望一层一层包裹着她的心,她也恨不得就死在梦里。

还好,后来她终于不再做噩梦了。

“本宫在和你说话,殷观若。”可笑的颐指气使。

观若干脆闭上了眼。

吕婕妤越发有了几分气急败坏,伸手来拉扯她。“殷观若,你别装死!”

观若一把把她的手甩开,直起身子来坐好,冷然道:“吕婕妤,你既然仍然自称‘本宫’,想必仍然当自己是梁帝的婕妤。”

“本宫是梁帝的珩妃,你要以下犯上吗?”

她好像就是要逼出观若的这句话来似的,“珩妃?是哪一个‘珩’?殷观若,你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你究竟是因何见幸于陛下?”

“你觉得你生的美么?是因为你这张脸?不错,是因为你这张脸,因为你这张脸从前很是肖似晏家的那个贱人而已。”

观若的后背不自觉的靠上了板壁,她需要一点力量,才能让自己坐稳。

又是晏家……她们口中的晏氏贱人……是……晏皇后。

吕婕妤的话像是一条无形的白绫,暗处有一个人走出来,将这条白绫绕上了她的脖颈,还没有到收紧的时候。

“你知道晏氏贱人的闺名是什么吗?是晏衡。他日日唤你阿珩,究竟是哪一个‘衡’?”

暗处的那个人似乎还只是在试探,只用了三分力气。

“承平十三年陛下在灞水边遇见了你,对不对?你知道他是从何处回来的么?是昭陵,是晏氏贱人埋骨之地。”

“陛下诛灭了晏家百余口人,却还保留了她的封号,将她以皇后礼葬进了昭陵,他百年之后的长眠之所。她会睡在他身旁。”

“就是这样的情意,乍然见到与晏氏年轻时有七分相似的你,你说他会如何做?整座梁宫,恐怕只有你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替身了,殷观若。”

那只手的力气在逐渐的加大,窒息感接踵而至,观若别过了眼去,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她下意识的将手放在脖颈上,想要扯开那条并不存在的白绫,而一切的挣扎,不过都是徒劳。

“不像了,再也不像了。”

“再来一次,我们还是没有时间了。”

“不过鱼目而已,如何与我姑姑这样的明珠争辉。”为他要杀她的原因,更添上一条。

观若觉得自己已经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板壁不能给她力量,她需要扶着窗棂,才能让自己勉强坐稳,不在一个存心要欺侮她的人面前失态。

她早该猜到了。

梁帝总是在她面前说起一些她根本就不知道的事情,末了还要问她她还记不记得。她都未曾经历过,怎可能会记得。

她从前不是没有听过这样的流言,可是永安宫是坚固无比的堡垒。流言在风中,绕过几圈,渐渐的就消散掉了。

在梁宫中生活,最开始的时候每一日她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令她无比依赖的旁人叫她不要听,不要去想,她也就真的没有去深究了。

因为是替身,因为她已经不那么像她,所以可以轻易的抛下,白绫绕颈,不剩丝毫怜惜。

观若一直都没有说话,吕婕妤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马车却猛然间停下来,观若死死的抓着窗棂,才没有让自己重重的摔在马车的后壁上。

吕婕妤却没有防备,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很快扶着肚子开始呻吟起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梦醒 第二章 将军 第三章 故人 第四章 用处 第五章 白绫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