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故人

第三章 故人

知我情衷 2021-10-13 05:05:11
观若明白,她是会看错了的。有那么长的时间,也没人同她说话的。他闯入她的小屋里来,一直到她死,他都也没离开了。她想她应当依法是死了,魂灵离开了了云蔚山间的那座小屋,回了她被困在昭台宫中的后三日。那个少年,她原来是我以为她会明白他再后来去了何处,原来是是追了有那么长的时间,没有人同她说话。他闯进她的小屋里来,直到她死,他都没有离开。。...

观若知道,她是不会听错的。

有那么长的时间,没有人同她说话。他闯进她的小屋里来,直到她死,他都没有离开。

她想她应当是死了,魂灵离开了云蔚山间的那座小屋,回到了她被困在昭台宫中的后一日。

那个少年,她原来以为她不会知道他后来去了何处,原来是追到了这里。

他们的面孔是一样的。

记忆中的少年郎的眉眼,和眼前的少年将军叠在一起,一样的鬓若刀裁,剑眉星目,丰神俊朗。

但他们的神态是完全不同的。

他迫着她抬起头看着他,目光锐利似箭,相比之下,观若被他的动作牵扯到脖颈的疼痛,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

他没有说话。她不敢说话。她觉得她活的的确荒谬。

在云蔚山的时候,他是知道她的身份的。

临死之前没有力气,她醒过来,还来不及寻求他要她死的原因,答案原来就在这里。

观若想起云蔚山繁星布满的夏夜,他们并肩坐在小屋的阶梯上观星。

她觉得他的眼睛像是星辰,因为它们同样的明亮。而今日她也仍然这样觉得,是因为它们是一样冷的。

夜色渐深,她觉得有些冷,空空如也的酒坛子滚下台阶,她的心却被烧的滚烫。她大概是有些醉了。

“广寒宫,既然叫广寒宫,那月亮上一定是很冷的吧?那星星一定也是冷的。”

“如果星星是冷的,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她离开了梁宫,没有人再来要求她的言行,她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管有没有逻辑,像山中的野草一样自由。

坐在她身边的少年转过头来,眼亮如星,也如她一样,有一张烧红的脸。

他对她笑了笑,“怎么,你要告诉我,其实你是这山间的精怪么?”

观若摇了摇头,“我不是山间的精怪。其实我是从前的梁帝的珩妃,我叫殷观若。所以在初相识的时候我说,你可以叫我‘阿若’。”

像她从前有的,寥寥无几的家人一样。

他忽而叹了口气,像是夜色里起的一阵凉风,在她的心间绕过几圈。

他的神色认真起来,“阿若,永不要告诉一个你并不熟悉的人你真正的身份和名姓。你要学会隐藏,才能在这乱世中活下去。”

他从前总说她天真,她的确是太天真了。她甚至还要反驳他,说他并不是她不熟悉的人。那时候她日日唤他“李三哥”,因为他同她说,他出身陇西李氏。

他说了,她就相信。可他其实也早告诉她了,这不会是他真正的名姓。

可惜那时候的她,听完了他接下来说的话,只懂得傻笑。

而原来他真正的名姓,是和他的身份捆绑在一起的。她今日知道了,他是太原晏家的三郎,晏既,晏明之。

是攻破皇城的晏将军,是她最害怕的晏家人中的一个。

晏既松开了捏着她下巴的手,他的力气太大,观若下意识的用手撑着地,防止自己向后摔下去。

真是奇怪,今日的一切都奇怪。含元殿前的广场上是不该有砾石的,却分明有一枚石子扎进了她的掌心。

她不想让自己在他面前显得过于渺小的欲望太强烈,使得它尖利如刀。

她的手撑在地上没有动,鲜血渐渐的染红了汉白玉的石砖。

但这些血与她临死之前呕出来的那些相比起来毕竟太微不足道,不至于令她过分慌乱。

晏既站起来,他看着她的眼神冰冷,与看着方才的德妃没有分别。

方才他向她走过来的时候,右手一直按在他的剑鞘上,若不是他的佩剑已然被他丢弃,恐怕她也会落得和德妃一样的下场。

“不过鱼目而已,如何与我姑姑这样的明珠争辉。”

是他今生作为晏将军的时候,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梁帝从前的皇后就是出身晏家的。所以,他恐怕的确是恨她的,也所以才要杀她。

已经是六月了,慢慢到了正午,日光越来越炽热。

纵然他们穿的都是夏衫,渐渐的也有人受不住暑热,晕厥过去的人越来越多。

观若的手似乎已经没有再流血了,一片暗红色凝固在汉白玉的石砖上,仿佛也要把她的手留下。她出的汗越来越多,只觉得掌心一片火辣辣的疼。

李玄耀摇着折扇,又在她们这群女俘中走了一圈,末了他说,“明之你对她既不感兴趣,反正时间大把,不如再为自己好好挑一挑。”

“既然是俘虏,不能轻易杀了,她们要跟着你我去河东郡,一去数百里,总得有些用处才是。”

乱世之中,像她们这样的女人,实在很没有用处。

她没有再听到晏既的回答,他们带来的仆从又走到了人群中间,要把她们赶回掖庭里去。

看管她的仍然是郑嬷嬷,她在石砖上跪的太久,一下子没能站起来。

郑嬷嬷伸手要扯她的头发,凌空横过来一把剑,“郑嬷嬷,将军待她如何,是将军的事情。将军留着她尚且有用,你最好也客气些。”

还是方才的那位邢副将。不过短短半日,他已经为她解了两次围,免了她更多的狼狈。

但她大约连说一句“谢谢”的资格都没有,她知道此刻已经没有什么能比她的命更贱。

得到她这样的人的感谢,并没有什么价值。

观若低着头,跟着郑嬷嬷以及其他与她同样狼狈的女子往掖庭的方向走。

从前梁宫的辉煌不复存在,处处都是残垣断壁,雕梁画栋燃烧起来,与民间的草屋没有分别。

被血腥之气包围,观若低下头,强迫自己不去看四周。

她在深宫中度过了三年的岁月,每一处的血,可能都属于曾与她相识,或是她曾见过的宫人。

前生她走过这些地方,心中只剩下恐惧和茫然,不曾有过这样的假设。

而此刻她的假设让自己很痛苦,她只好强迫自己不去想,强迫自己回想她在云蔚山中的岁月。

她忍不住在心中描绘了一下方才她所看见的他。

身材颀长,长身玉立,身披银甲,神色一丝不苟,的确很像一位将军。

观若闭上眼睛之前看见的人是他,醒来之后很快看见的又是他。她没有时间改变自己多少,但他却已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她想起她闭眼之前不久的事情,他从山中找来一棵青松,他把它移栽到了他们住的院子里。

他说,“青松四季常青,年年岁岁都如是。阿若,你和我也如是。”

他哪里懂得栽种树木,后来还是要她来看护。

但他说话的时候那样真心,带着如她一样天真的神色,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好像他们真有一辈子的日子要过似的。

太短暂了。

他说完这番话,没有多久,就要了她的性命。他其实明明可以不用这样骗她的。

观若忍不住停下脚步,回了头,想再看他一眼。

晏既仍然站在原地,面容沉肃,望着她们远去的方向。她对上了他的眼神,顷刻之间就被他眼中的冰冷所伤,慌忙低下了头。

是了,他是晏既,是晏将军。从来也不是她的李三郎。

他的眼中是不会有她的。

这一世,她会一个人好好活下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梦醒 第二章 将军 第三章 故人 第四章 用处 第五章 白绫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