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在线阅读 > 正文 楔子

楔子

知我情衷 2021-10-13 05:04:57
“三月初三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他说,“朕是在农历三月三时,纵马而过灞水,在水边第一次遇见了了你。阿珩,朕始终在盼着你,走到朕身边来。”入宫之后,她祖父为她取的名字叫“观若”。她不不懂得他为何叫她“阿珩”,那时她还我以为,而已带她入宫的内侍在他他说,“朕就是在三月三时,纵马而过灞水,在水边第一次遇见了你。阿珩,朕一直在盼着你,走到朕身边来。”。...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他说,“朕就是在三月三时,纵马而过灞水,在水边第一次遇见了你。阿珩,朕一直在盼着你,走到朕身边来。”

进宫之前,她祖父为她取的名字叫“观若”。她不懂得他为何叫她“阿珩”,那时她还以为,只是带她进宫的内侍在他面前报错了她的名字。

而后他就给了她封号,就是这个“珩”字。

随之而来的是几乎没有什么人能比肩的地位,华美的宫殿,无数的绫罗。

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有她最珍视的,她从没从任何人那里得到过的爱意。

他给了她一切,到头来还要说,是他一直在盼着她。

他说话的时候那样真心,神色看来又是那样的孤寂,一下子就打动了她。

时间倏忽过去,他同她说这些话,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她会朝着他走过去,这三年里的每一日,她都在努力的向着他走过去,直到今日。

及笄礼已过,她可以真正站在他身边,做他的妃子了。

黄昏已至,她的车驾自永安宫迤逦而出,一路向着含元殿行去。

昨夜他说,他会在那里等着她,令她不自觉红透了脸颊,耳上的秦珠轻晃,是她缭乱了的心绪。

从她进宫之日开始,教习她宫礼的嬷嬷每一日都在盼望着这一日,到后来她渐渐懂事,明白了她们说的意义,这也成了她的盼望。

车驾行至一半,忽而被行色匆匆的吴内官拦下,宫女替她掀开了车帘,那内官已然跪伏在地上,是最恭敬臣服的姿势。

“珩妃娘娘,含元殿走水。”

他说到这里,适时的抬起头,对上了车内年轻妃子焦急的眼神,“请娘娘放心,陛下并没有事,此时正在昭台宫中等着您。”

她就放下心来,朝着那内官笑了笑。

纵然她进宫已久,时日渐长,眉眼渐渐长开,还是时常令见到她笑颜的其他人感到惊异。

她已经对他们这样的眼神习以为常,她也希望自己是美丽的,希望自己能配得上他的等待,希望自己比别人更值得站在他身旁。

“只要陛下没事就好。”车帘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她没有机会看一看吴内官眼中的惋惜。

车驾在昭台宫门前停下,宫女扶着她下了马车,纵然纤纤细步,四周鸦雀无声,衣饰上的珠翠瑟瑟,仍然落进了每一个人耳中。

她走进了昭台宫的正殿,这其实也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是他和她说那番话的地方。

那一日他站在阶上,穿着明黄色的龙袍,那龙也不知道是什么绣成的,仿佛要从他的袍角上飞出来一般。

她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鞋尖,看着自己身上打了无数补丁的衣裳,甚至连礼仪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行。

今日他仍然站在阶上,她也仍然觉得他是高高在上的。

只是她已经换了金丝银线密密缝就的宫装,凌虚髻上的珠玉宝石亦可以将她的容颜照亮,三年匆匆过去,他的高高在上,于她已经不是那么遥远了。

她拜下去,学了三年的宫礼,她不再是当年灞水边浣纱的平民女子,不会再出一点错。

“臣妾永安宫珩妃殷氏,拜见陛下。”

他没有像平日一样下来搀扶她。他仍然站在阶上,伸出手,等着她向他走过去。“平身,来朕身边。”

她站起来,走到他身旁。三年来的期盼汇聚于此刻,他牵起了她的手,在内殿窗边的榻上坐下。

他的手是冰凉的,令她觉得有些奇怪。她问他,“陛下,含元殿是您的居所,怎会忽而走水?”

他没有答她的话,目光落在她如花的面颊上,“阿珩,你长大了。”

含元殿很远,他却在她身旁。

她忘了去顾忌其他的事,垂下如鸦翅的睫,“是,臣妾已经长大了,可以侍奉您了。我会像您说的,走到您身旁,永远陪着您。”

从承平十三年她十二岁入宫开始,学宫礼,学诗词歌赋,学琵琶古琴,学一切的一切,教习嬷嬷每一日都在教她如何成为一个妃子,就是在等着这一日。

他伸出手去,抚摸过她的耳垂,东珠耳环轻晃起来,他的手莫名的有了微微的颤抖。

他的声音也是颤抖着的,他的语气令她觉得心碎,“我们没有时间了,我们没有时间了。”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这句话重复两遍,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没有时间了。

前一日他为她举办了盛大的及笄礼,宣告着她的成年,也宣告着她即将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妃子。

这是她期盼了三年的新的开始,他给予了她一切,她也愿意把她的一切都给他,为什么没有时间了?

她抬起头,却发现他的眼中居然有泪,她从未见过他如今日一般痛苦的神情,只是片刻,也令她遽然心痛起来。

“再来一次,我们还是没有时间了。”

她的心也越发慌乱起来,“不过是走水而已,怎会是没有时间了呢?”

“您富有天下,即便没有了含元殿,也还有其他的宫殿。纵然您不想要其他的宫殿,也可以等着含元殿重建,臣妾会一直陪着您的。”

他望了她一眼,又望了窗外一眼。她也偏过头去。

恐怕并不是含元殿一殿走水那样的简单的。

皇城中浓烟四起,她可以望见皇城中地势最高的一角,夏日他们避暑所住的井梧宫也被团团的大火包围。

火势像是要吞没了一切,连天边的云亦被染红。不只是如此,连亘的火似乎离他们也越来越近了。

从进殿开始,她放了太多的注意力在他身上,居然连这样的异象都没有发现。

她来不及说什么,就先听见了殿外女子的哭嚎。

“臣妾仙居殿德妃钟氏求见!”

德妃已经是如今宫中品阶最高的妃子,她向来端庄威严,很是冷静。可是今日,观若听出了她声音里的一点凄惶。

后宫之中没有皇后,元后家族获罪,四年之前自戕于凤藻宫。

如今的凤藻宫中,只居住着元后已经失去了清醒神智的女儿安虑公主。

“臣妾拾翠殿颖妃严氏求见!”

“嫔妾甘露殿婕妤吕氏求见!”

“……”

她在这时候还是这样的傻,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今日是她同他在一处,为什么她们都要到昭台宫来求见他?

她伸出手,要为他拭去他眼角的泪,手却被他抓住。

他没有理会殿外其他妃嫔的哭求,殿中仍然只是他们两个的桃源。她问他,“您为什么要流泪?”

他方才说的再来一次,又是同谁的再来一次?

他还是没有答她,松开了握着她的手,离她远了些,“阿珩,再对朕笑一次。”

殿外渐渐响起了兵戈相击的声音,像是他们从前一起观赏过的以战争为意向的舞蹈,那时候她就不喜欢的。

女子的哭嚎声也从方才焦急变得有些凄厉,在她将要对他笑的时候,忽而消失了。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从心底何处而生的恐慌攫住了她的心,她努力的想笑,却笑不出来。

他的神情逐渐变的冷厉,像是每一次她弹琵琶错了音的时候,那一瞬间,他总是很生气的。

可是后来他发觉她会害怕,便不曾再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她。

但她总是能发觉的,平民之女,忽而踏在云上。她或许不聪明,但总是敏感的。

她此时也在害怕,刚刚被他握过的手拢在袖中,此时正微微的发着抖,他知不知道?

他或许知道,也或许不知道,他望着她的神情柔和下来,却已经不像是在望着她,而是透过她的脸,在望着另一个人。

他的眼中积攒着水汽,他几乎是有些祈求地说,“阿珩,再望着我笑一笑。”不知道他自己知不知道,他在她面前,已然卸下了那一层天底下最珍贵的身份。

她的手在袖中握成了拳,努力的笑了笑,是袁姑姑教会她的,宫中的妃嫔侍驾的时候应该有的笑容。

他的神情又冷下来,几乎是无声的叹了口气。“不像了,再也不像了。”

他每说一个字,她的心就更恐慌一分,她的手心都是绵密的汗水,她松开握成拳的手,捉住了榻上铺着的锦锻。

柔软的绣纹摩擦着她手心方才被自己掐出来的小伤口,混合着汗水,又疼又痒。

他没有再和她说话,转身进了内殿。出来的时候捧着一个紫檀木制雕着梅鹿迎春的锦盒,盒盖上镶嵌着一块红宝石。

这样的锦盒她也有一只,就放在她的永安宫里。

他越走越近,她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那只锦盒上,差一点就要以为这是从永安宫取来的东西了。

却忽然发觉这不是她的那一只,这上面的宝石是不规则的,没有她那只一样圆润的形状。

她的那只里面,放着这些年他赐给她所有的镶嵌红宝石的首饰,他说红宝石便如女子面颊上的朱砂痣,最是妩媚动人不过。

她的面颊上光净无瑕,并没有朱砂痣。可便如今日,她发髻上最重要的那支发钗,镶嵌的也是红宝石。

他在她面前打开了锦盒,里面只有如雪的丝缎。

在这时候,他的神情终于又有些像平日里与她相处的时候,他珍视她,仿佛她是琉璃,是瓷器,顷刻即碎。

“是叛军攻进来了。是晏家人。又是晏家人。朕这一生,成也晏家人,败也晏家人。朕没办法带着你一起走,也不能让你落在叛军手里。”

她的目光在他身上和他手中的白绫来回逡巡,她没办法一下子理解他说的话。

他也没有给她时间去理解,雪白的绫缎已经缠绕在她的脖颈上。

她倔强的不肯移开望着他的目光,泪落下来,打在他还没来得及发力的手上。

他的手颤动了一下,像是她的泪会灼人。而后反而更没有犹豫,收紧了缠绕着她脖颈的绫缎。

她下意识的挣扎起来,捏着榻上锦缎的手也越来越紧。目光中他的神色越来越狰狞,泪水渐渐模糊了她的视线。

“陛下……陛……下……”她的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声响,他就像没有听见一般,只把目光落在他自己的手上。

她的气息早已经衔接不上了,“熠……郎……”

她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也好像不是她自己的声音。他忽然停住了手。

鬓发散乱,发钗委地,她没有力气再望着他,只好用残余的片刻神智侧过脸去,想要捉住落在地上的那支发钗。

红宝石的光芒映照窗外的火光,闪烁在她眼中。原来红宝石不仅可以像朱砂痣,也可以像血。

“陛下,来不及了,叛军已经攻入含元殿,发现您不在里面,马上就要往昭台宫来了。”

“陛下,公主……”

她渐渐的失去了意识,世间事在渐渐离她远去,而后她听见了大火燃烧殿宇的声音。

她以为这已经是她能在人世间听到的最后的声响。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梦醒 第二章 将军 第三章 故人 第四章 用处 第五章 白绫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