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_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掌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牡丹花开(二)

第2章 牡丹花开(二)

清枫聆心 2021-10-12 15:28:11
“进去吧。”如珠玉落盘,已看不见那份慵散,声音的主人是真醒了。墨紫应着,端了茶,刚要去掀帘子。绿菊却伸出手替她打帘,嘻嘻一笑,往里就说,“姑娘,除了我。”两人进到里间,一个撩纱扎帐,一个倒开水倒茶。层层纱帐撩开,从云纸窗里透出的光,照着床里站起身墨紫应着,端了茶,刚要去掀帘子。。...

掌事

推荐指数:10分

《掌事》在线阅读

“进来吧。”如珠玉落盘,已不见那份慵懒,声音的主人是真醒了。

墨紫应着,端了茶,刚要去掀帘子。

绿菊却伸手替她打帘,嘻嘻一笑,往里就说,“姑娘,还有我。”

两人进到里间,一个撩纱扎帐,一个倒水倒茶。

层层纱帐掀开,从云纸窗里透出来的光,照着床里起身的那个倩影。乌月髻,新柳眉,杏仁眼,粉莲唇。面若桃花,肤如玉蚌。皓腕轻抬,妙目一转。真真是明月佳人来,艳丽非凡。

裘水云,裘府三小姐,又称三娘,正是这院子的主人。

墨紫坐到床沿,将盛水的玉杯递过去。

裘三娘细细漱了口,又接了墨紫准备的暖茶,喝下半杯,这才觉得睡疲的身子能展开些。

“绿菊,你进来了,那还有谁在门口守着?”裘三娘披了外衣下床,走到铜镜前,拿起木梳,慢条斯理梳发。

墨紫走去衣箱那儿,拿出套霞金粉云涛裙和遍地团花簇锦宽袖袍,送到裘三娘面前。

裘三娘看了一眼,眉心淡拢,“又不出门,挑那么艳的做什么?换一套来。”

“姑娘,门旁有客,多半还要请你往前头太太那儿去。这春衫是太太前些天打发人送来的,天要再热,就不能穿了。”墨紫低眉顺目,仍托着那套衣服,丝毫不动。

绿菊心下就忖,这墨紫真不怕姑娘的脾气。若是换了自己,哪敢多言。可也怪,在她瞧来,每回墨紫自作主张,姑娘还都是不说什么的。

“过了节气才送,真是作得好母亲。我要不穿,又有名头说我的不是。”裘三娘笑得嘲意眷浓。“绿菊,我知你守着门心里不舒坦。当着我的面,问你话,你也不像从前多赶紧回我。要不,明日我让白荷守门,你调回屋里来?”

绿菊一激灵,白荷是姑娘身边一等一的大丫环,因此姑娘这么说,当然是反话。

“好姑娘,千万饶了我。”她赶忙嘻笑着赔罪,上前拿过裘三娘手里的梳子,灵巧绾起云鬓来,“一刻前,安妈妈来敲门,说要见姑娘。我回了姑娘歇午觉,可她非要让我进屋瞧上一瞧,又说能等。安妈妈是太太身前的老人,我也不敢随便打发了她,这才进来的。”

“怪不得你这妮子在外屋叽叽喳喳的,吵得我少睡两刻。”裘三娘就喜欢绿菊一双梳头的好手,再说谁会真为这点小事发脾气。这院里头的四个丫头,算得上是她的心腹。除了才跟她半年的墨紫,其他三个从小就跟在身边。能力且不去说,绝对可以信得过。

“姑娘,您都听见了?”绿菊手上不停。

“模模糊糊,光听见你的声音。”裘三娘对绿菊说着,却从铜镜中看墨紫一眼。

墨紫竟像立刻注意到了似的,说道,“姑娘,听安妈妈话里的意思,怕是有贵客临门了。”

“好得很。”裘三娘再一笑,明丽如春光。

绿菊满腹不解,不懂两人打什么哑谜,却安守本分。不该问的,不问。论聪明能干,她是四个丫头中的最次。论守规矩,她则是最老实的,不绕肠子,不起花心思,唯姑娘的命令是从。

裘三娘这一声之后,屋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再没人说话。

绿菊梳完头,说声好了。

裘三娘这才说道:“绿菊,你出去让安婆子再多候一会儿,就说我正更衣。”

绿菊忙应着去了。

裘三娘拿过墨紫手里的裙子,自己动手就穿上了。

墨紫在旁边看着,没有上前伺候的意思。虽然她跟着裘三娘不久,该知道的,一点儿不比最细心的白荷少。

裘三娘不喜欢让丫头们伺候更衣这些贴身事,几年来在外行商,自己打理自己已形成了的习惯。

“等白荷和小衣回来,你就去打听清楚。”裘三娘拿出一面玉牌,“若有必要,出府也可。”

小衣,裘三娘身边另一个一等丫环。

“姑娘放心。”墨紫接过玉牌,放进比甲腰侧内袋之中。

“事情交给你,我自然是放心得很。别忘了当初救你时我说过的话。”不用人伺候,裘三娘动作很是利落,已然没有刚起床时千金小姐的娇柔。

“墨紫也说过,墨紫的命既然是姑娘救的,定当结草衔环来报答。只要是姑娘的事,就是墨紫自己的事,必竭尽所能。”墨紫怎么会不记得?这位裘三姑娘,硬是将昏迷的自己掐醒,让自己签字画押,答应当她的丫环以报救命之恩,这才肯让小衣去请大夫。

这事,除了她,裘三娘,还有小衣三人之外,白荷和绿菊并不清楚原委,只当她是裘三娘外面买回来的。

她因此捡回一条命来,但对施恩必要报的裘三娘,感激之情就不深了。

来自千年之后带着理所当然自由的灵魂,她本来并没有真打算履行那张契约。自恢复意识之初,已经反复思考过逃走的法子。但很快,她发现自己的穿越好像还有点复杂。以为是魂穿到这具受重伤的身体上,结果伤渐渐好起来之后,居然想起到这个时代之后的零星记忆碎片。不是本体残存的,能完全确认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从孩童起,一些面孔,一些场景,时不时跳进脑海里来。这些记忆虽然真实,却少得可怜。用她的大众知识,实在觉得像失忆。

简单地说,她能记得穿越以前全部的事,却记不起穿越后到重伤昏迷这些年发生了什么。每每抓住一个片断想往深处挖,头就疼得要裂开了似的。

两眼一抹黑,完全不清楚自己处于哪种处境,才让她不得不推迟了原先的打算。

裘三娘救起她的地方正处于一个叫玉陵的边界,就谎称自己是玉陵人,因战事失去亲人,拿随身破包裹里一对耳坠上刻的墨紫二字当了名字,随口编出个十八岁,说不想再提前尘往事。

跟了裘三娘两个月,见识了何谓巾帼不让须眉。就算不了解民俗风情,墨紫也知道这时代女子出门经商是十分罕见的。

然而裘三娘十二岁起,随父经商,已有八个年头。她早年丧母,由侧室扶起来的填房张氏虽不明着苛待,暗地里手腕颇多。她就靠一张巧嘴,哄得父亲疼爱,才常带出门去。因此,养得她性子重利轻情,且不把三从四德放在心上。自身不一般,对身边丫头们的要求也不一般。先能为她办事,再来才看身份地位。

所以,墨紫想,至少遇到这样对于礼教不太在乎的商家女,总比落在贫户或者官爵大宅里要好一些。

因为在现代所学的拿手技能派不上大用场,充其量理科出色,能算能写,较普通的丫环婆子不知道精明多少,所以很快就得到裘三娘的重用。凡是棘手的,皆交由她去打点。

绿菊以为是主子信任,墨紫则看穿了裘三娘这是要把花在她身上的诊金和药费榨出来。

榨就榨吧。倒是裘三娘,上要斗母亲,下要斗弟弟妹妹,争家产,藏私房,那个忙乎。

而她,借丫头的身份,大树底下好乘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牡丹花开(一) 第2章 牡丹花开(二) 第3章 牡丹花开(三) 第4章 牡丹花开(四) 第5章 牡丹花开(五) 新文《慢春风》上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